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旗袍美探》案情一般女主角都撑不起剧 但剧中的旗袍很美

2020-09-16 10:10:00
A+ A-

《旗袍美探》案情一般女主角都撑不起剧

《旗袍美探》整部剧,为了衬托女主角,旁人成了彻头彻尾的“工具人”。但光靠女主的矫揉造作,真的撑不起整部剧。美探美探,顾名思义,那就是美人探案。可这整部剧的探案情节,不能细看。

01全员“工具人”

《旗袍美探》当中的女主角苏雯丽,是民国时期,国外归来的富家小姐。

打扮精致华贵,带着一股浓浓的上海口音,行为举止傲娇造作,却好像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她回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查她妹妹的死,为此,她开了一家侦探社。

没有她不知道的,没有她弄不来的东西。随时随地,想出现在哪,就出现在哪。技多不压身,胆子又大。

为什么会说这部剧全员“工具人”呢?因为到目前为止,除了女主角,旁人并没有什么详细的表现,比如男主角。

看到最新一集,我依旧只知道,男主角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破案不成,每次都被苏雯丽抢先的探长。

用处就是拦着苏雯丽不让她破案,然后又不得不跟苏雯丽撞上,抓人救人的作用。

对男主角的介绍,还不如女主角苏雯丽身边的帮手小桃子多。

男主角都如此,更别提旁人了。案子一破,“工具人”自动退场。

整部剧,只剩下女主角苏雯丽独自美丽。整体布局失衡,女主角初次登场固然惊艳,但只看女主角,看多了就不好玩了。

不停的换妆,不断的小动作,能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强调,只是一个调味品,还是要有旁的东西支撑,才是一部完整的剧。

这种探案模式的剧,《民国奇探》就处理得很好,三人组的来历,交代清楚,非常平衡。

男主角是主力,另外两人在旁配合。不似《旗袍美探》,只单独打造女主一个人。男主角的存在感,略弱!

02探案越来越敷衍

整部剧的探案过程嘛,只能用越来越敷衍来形容,细节没处理好。

比如第一个案子,女主角苏雯丽的胆子是真大。大晚上的,一个人去跟踪。说什么“真正的凶手都是在夜色的掩护下行动的。”

结果范靖羽出事,被人追杀。追杀的两人遇到苏雯丽,楞是没有怀疑。

正常情况下,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出现在一个漆黑破旧的街道上,难道不奇怪?

只能说,为了女主角能够顺利找出真相,必须要无视女主角,让女主角把人带走而已。

还有第二个案子,前面铺垫了好多的布局。唐太太的外甥跟唐月如的心上人长得一样这个设定,我还以为是有什么深意。

结果什么深意都没有,身份不同,他们俩也没到大家都不能分辨的地步。最后突然间就告诉大家,唐太太的死,是唐月如联合心上人做的。

因为唐月如不满亲妈的遗嘱,就跟心上人联合起来,准备害人。这个案子,是真潦草。

第三个案子,又比较拖拉。安子熊的存在,就是拖进度条的存在。

突出冯楚越的无耻吗?那可以借由主角的口,多说些被冯楚越威胁的人,借此也能达到效果。

其实,完全可以安排安子玉认识苏雯丽即可。这样,苏雯丽就有了帮忙的理由。一路查下去,查到陈爱莲夫妻的过往。

杀人凶手的戏份反而少,偏偏要去查无关紧要的人。最后一两句话交代杀人凶手的事情,粗糙且敷衍。

03轻喜剧,也没见喜在哪

网上很多人说,这部剧就是一部轻喜剧。但就算把这部剧当做轻喜剧,也没见喜在哪啊?

苏雯丽性格古怪造作是真,但真没啥喜剧成分在其中。作为一个笑点很低的人,看不出半点欢乐的地方。

而且,一部探案剧,打造成轻喜剧,整体风格也不符合吧。《旗袍美探》旗袍,美是有了,那么探案呢?

但剧中的旗袍很美

《旗袍美探》淡化了年代背景,观众只能大概知道故事发生在1930年代,而从第一个镜头开始,《旗袍美探》极力放大和凸显的都是民国风情,美术、置景和服装组都相当用心,但它拍摄的只是一个片面的民国。开篇呈现的是民国上海繁华的那一面

开篇呈现的是民国上海繁华的那一面

细心的观众也会注意到,民国探案剧男女主角的身份常常是“巡捕”。为什么是叫做“巡捕”而不是“警察”?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开始在通商口岸划定居留区,设立租界。1845年,英国人在上海建立第一个租界。1854年,上海英租界成立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警政机构——上海英租界巡捕房,其职责主要是维护租界的治安,保护西方人利益。男主角是中央巡捕房探长,暗示故事发生在租界

影视编剧把主人公的身份设为巡捕,也就意味着故事的发生地是在租界,民国的“乱世”与租界无关,就像《八佰》中一河之隔的战争与租界无关,凸显民国风情也就理所应当了。这是讨巧的写法,也是避重就轻的写法。但这一点不仅仅是《旗袍美探》的问题,我们也不必苛责。

《旗袍美探》翻拍自澳剧《费雪小姐探案集》(Miss Fisher's Murder Mysteries),然后把故事挪到民国,做了本土化改编。人物关系、人物性格以及案件,大抵还是以澳剧为蓝本。案件模式也是观众很熟悉的大案件套小案件,苏雯丽为妹妹伸冤贯穿始终,平均每两集一个独立的小案件。

破案效率大大提升,剧集的节奏很快,这是优点。但也因为节奏太快了,所以对案件的刻画基本都是粗线条和梗概式的,没有太多复杂的本格推理的内容。悬念的揭晓基本都在最后关头,要么是人物愚蠢地自己露出马脚,比如第一个案件杀人凶手竟然把掺了砒霜的糖包放办公室;要么是经由美探之口,通过台词揭晓一些关键细节,比如第二个案件。很多关键信息都是靠台词交代

观众的推理参与感不强,基本就是看个热闹。好在《旗袍美探》也有热闹可看。案件虽然不够缜密,但也不至于漏洞百出,并且得益于制作上的投入和用心,还是营造出了不错的悬疑感。

《旗袍美探》的“探”一般,剧集的核心魅力在于“旗袍美”上。之前的民国探案剧,都是由男性担纲第一主人公,女性角色主要是辅助作用。《旗袍美探》则让女性角色挑大梁,果然赋予了千篇一律的民国探案剧不一样的美学气质。

马伊琍饰演的苏雯丽构成了《旗袍美探》这部戏的“戏眼”。苏雯丽这样的角色不仅在民国剧里少见,在中国电视荧屏也很少见。她首先是个白富美。从巴黎回来后,住豪宅,开豪车,出手阔绰,随便送人都是豪车。女主角有钱到让男主角咋舌

她又嗲又作。讲话嗲嗲的,姿态娇滴滴的,很会撒娇。但如果你以为苏雯丽是个啥也不会的花瓶,那又大错特错了。她在法国常住,见过世面;她受过高等教育,知识渊博、逻辑缜密;她思想开化,秀外慧中,人格独立;她善良、正义并且对弱者有同理心……动与静、俗与雅、嗲与强、作与真等看似相反的气质,在苏雯丽身上融为一体。马伊琍也出色地诠释了这个角色丰富的气质。有时她讲话那做作的口吻让人联想到《我的前半生》中前期的罗子君,但苏雯丽认真探起案来,她又是《在远方》中独立强大的路晓鸥。而跟这两个角色相比,苏雯丽身上还有一股“媚”,苏雯丽几乎每一集都要换上不同的旗袍和洋装,修身的旗袍将角色的婀娜与风韵,体现得一览无余;马伊琍本身就是上海人,苏雯丽偶尔说上几句软糯婉转的上海话,也极衬这个角色的软糯娇媚。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