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平凡的荣耀》郝帅在实习考核想上厕所是为什么 男主从实习生到副总经历了什么

2020-09-14 14:20:27
A+ A-

《平凡的荣耀》郝帅在实习考核想上厕所是为什么

孙弈秋空降金宸资本,让大家误以为他背景深厚,实则孙弈孙的老妈只是一家酒店的清洁工,目前还看不出有太大的能量的话,那么,郝帅却是货真价实,靠着父亲的关系才得于进入金宸资本,当上实习生。

不过,郝帅的经历还是颇有亮点的。

他在大学就得到风投资本的青睐,投了他三次,只是,很不幸,三次都创业失败了。

但郝帅却也因此有了比其他进入金宸资本的实习生更有实操的经验,这使得他一进金宸实习,就被单独派往杭州工作,他也为此洋洋自得。

郝帅脑袋瓜很聪明,但整个人有点悬浮。他聪明,却被他用来在其他人面前抖机灵,比如他总能得到不知从哪渠道得来的消息。

他貌似吊儿郎当,实则内心虚弱,有他的软胁。

在紧张严苛的实习考核中,他的表现出乎意料。因为压力太大,他的表现与平时的潇洒劲儿判若两人,完全失去之前的轻松,紧张到想上厕所,令在场的所有考官错愕之下,哄堂大笑。

在考官们的哄堂大笑中,我却觉得郝帅挺可怜的。

郝帅为什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呢?这是因为,他有一个对他十分严苛的父亲。

从他的回忆中,我们能看出,郝帅的家庭是很中国的传统式严父慈母型。

打小,他的父亲对他除了严厉,还是严厉,不是凶,就是吼。

中国很多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人,自己当孩子时,父辈受当时条件的限制,所有精力只能用于生存,对孩子没能有多大的耐心,父母对他们管饱就行,很难也没有那种能力去关注孩子的内心。

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自己成为父母后,又将父辈的那一套放在自己孩子的身上,给你吃饱穿暖,就是对你的莫大恩惠。且因为自身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因此,对孩子更是有成龙成凤的高要求,指望孩子为自己光宗耀祖,让自己面上有光。

他们赶上了中国30多年的经济起飞,赚到时代的红利,这更让他们自信心爆棚,认为自己的想法绝对正确。

在他们看来,父辈在孩子面前就要有绝对的权威,孩子既要拿出好成绩,还要听家长的话,按他们的意思去做正确的,“以前我们父母也是这样对我们的”是他们最喜欢说的话。

所以你看郝帅和郝帅的父亲,两人说话就像一对冤家,根本没能好好说话,好好沟通。

郝帅的母亲是个慈母,有着母亲的温情,但她也无法左右郝父的在家庭中的威严。

在实习考核的关键时刻,郝帅的父亲不仅没能给自己的儿子打气和鼓励,反而加倍给他压力,更兼语言暴力,说他是废物。

抱怨儿子之前屡次失败给他惹麻烦,让他花钱。放话如果这次实习考核没过,以后就别想折腾了,老老实实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他要抱孙子。

极大的心理压力,让一向貌似轻松的郝帅在关键时刻失了分寸——越害怕失败,越容易自乱阵脚,闹出在考核时想上厕所逃避的笑话。

郝帅的父亲责骂郝帅时,郝帅的母亲在一旁说了一句公道话:但凡你和儿子能正常说几句人话,他也不至于这样。

是啊,中国很多父母跟郝帅的父亲差不多,明明想法是好的,偏要说得让人心里堵得慌。

记得在《怒晴湘西》中,男主陈玉楼在怒睛县探险九死一生才回到家中,他的老父亲明明很关心他,特地让仆人去叫他来见自己。

儿子遵命进屋,恭敬地说:父亲,您找我?

正常说“我找你来,有事要交待你”,这不就行了?可他父亲偏不,开口第一句是:“你不是也想找我吗?”

一句话呛得儿子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你说这些老男人不爱孩子吗,也不是。

但就是没法和孩子平等交流,一开口,就是一副想压你一头,我是你爸爸,我是长辈,我说的才是对的姿态,令人不想听,也不爱听。

理解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但都什么年代了,我感觉他们的心理并没有与时代同行,没能与时俱进,他们的教育观念还停留在上世纪。

我表姐夫和他的儿子也是这样,打小不能好好和儿子说话,一开口就像要呛死你,搞得他儿子一看他就烦。儿子长大以后,能避开他爹就避开。而他父亲为此也倍受打击,觉得儿子算是白养了,对老子没有恭敬。

根本是自作自受。

其实现在大家都懂得,孩子小时你怎么对他,等你老了,他就怎么对你。如果你平时对孩子总是一副又吼又骂的作派,又怎么指望你的孩子在你日渐老去时,对你升起柔情呢?

郝帅说父亲根本不了解自己。

郝帅的父亲确实为儿子做了不少,内心也肯定是爱儿子的,但是这种爱的表现,令人难以接受。

明明想要儿子好,却将儿子推得更远。

同样是爱,其实可以换一种方式,一种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好好说话。

郝帅算是天生乐观的孩子,才扛得住他父亲动不动的语言暴力和不合时宜的严厉。

换一个闷葫芦型的孩子,不被这样的父亲整出抑郁症来才怪。

男主从实习生到副总经历了什么

初入职场的实习生们:“未到终局,焉知生死”

最终通过考核的只有4个实习生,分别是

啥也不会但踏实肯干的高中毕业生孙弈秋

复旦大学本硕连读研究生、精通英日语、曾是互联网金融峰会特约撰稿人的高思聪

大学期间创业即获得3次天使投资、聪明却有点“滑头”、家庭背景实力强的郝帅

实习期间就十项全能、几乎无可挑剔的唯一女实习生兰芊翊

虽然都如愿留在了公司,但从实习生转正的路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都经受着不同程度的“历练与折磨”。

高思聪:能人职场第一步,是磨掉自己的锐气。

高思聪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他的问题在于,过于自负。他本想加入能源组,却被分配进科技组,组长不仅没有交代给他任何有技术难度的工作,反而一直晾着他,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些工作,却都是数据录入、装订等非常基础的工作,而在高思聪眼里,自己都不应该做这些。他主动将数据做了分析,主动写报告,但都被上司无情地给当面撕碎了。

他撕碎的,不仅是一份文件,还有他那颗自大、高傲的自尊心。

身居职场的我们都深知,工作无时不刻都被一些看似没有过多价值的杂事所充斥,也就是高思聪眼里的那些基础工作,但就像他的组长说的:难道我来做吗?基础的工作也需要人做,那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况且,从工作本身而言,也是一种对基础的夯实和心性的磨练。

所以,还是期待学霸高思聪的成长。

兰芊翊:女孩又怎样,字典里也从来没有“认输”两个字。

兰芊翊即幸运又不幸。不幸的是,她被能源组的马总看中了,马总性格强势、暴躁、时常暴跳如雷,很显然,他想要的实习生,是一个优秀又听话的,而兰芊翊,是一个更加想要遵从内心、有自己的判断的人,在这一点上,根本不是马总期许的好用的实习生。

小兰被排挤、被打压,端茶倒水,还要解决最难的案子,被骂出办公室也早就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但幸运的是在她无助、脆弱的时候,总有一些光明的指引者。比如女强人余总就教她:受到攻击时,第一件要想的事,不是伤心、愤怒和委屈,而是要想对方,这么做的目的。要是不想认输,就不要让他得逞。

所以,无论有多委屈,她都默默忍受着。如果能熬过去马总这一组的“折磨”,相信她会变得非常强大。那些打不死我们的,终将使我们更强大。

孙弈秋:尽管“人傻无能”,但却足够努力,还有个好领导。

高中学历的孙弈秋,连英语都不会,就因为妈妈的“神秘关系”,空降到大型上市投资公司。从刚进公司的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到转正后的略知一二,但对职场法则却几乎认知度为零,观众无时不刻都在为这个学历最低的实习生捏一把大汗。

但好在他足够努力,刚实习的时候,组长吴总对他丝毫不待见,扔给他一本单词就结束了,到转正后,他还每天写着小卡片背单词。有工作机会的时候,也毫不懈怠,抢着去做;工作过程中更有自己的洞察和记录,虽然有些方式未免有失偏颇,但最后阴差阳错也还是帮到了公司。

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好伯乐。

他的领导吴总表明对他非常严厉、不看好,但其实对他非常好,实习后分组是他主动把他要回4组的,想想别的组,应该没人会要他;别的实习生犯错小孙背锅,吴总气不过还是给他争回了道歉;小孙不会喝酒,吴总上去就是一个“大满贯”。

虽然小孙同学的原先自身条件是最差的,但转正后的条件却是很优质的。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失败,相信小孙同学一定能逆袭的。

郝帅:比起家族实力,更应该在乎的是,自己实力的提升和夯实。

郝帅是一个有理想、有想法、有背景也有实力的年轻人,他能为了自己想做的项目不惜拍女生照片被误会成“骚扰”,也能冲破童年阴影重拾演讲台上的自信,能快速分析出项目的价值和亮点。

目前来看,郝帅的实习生活应该算是4个实习生中最不错的了,但郝帅也遇到了难题,想接近风控中心的“女魔头”潘总弄清楚项目被驳回的原因,却被反套路了一把,哈哈哈哈。

但这个角色的人设相对还是挺讨喜的,笑点满满,而且总有一种魏大勋本色出演的即视感。

你以为只有实习生的日子不好过吗?不,老员工才是最难的。

“咆哮式”副总:“无谓的希望才是最害人的”

吴恪之的“咆哮”,太深入人心了,他对下属的发疯似咆哮,让人跟着下属瑟瑟发抖;而他的领导和上级给他的施压,又让我们开始心疼他。

他是同期员工中升职最慢的,是被称为“常年副总”的背锅领导,本性正直嫉恶如仇,不想做一个普通的职员,不想升职加薪,只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投资人,有理想的职业人。

对于老吴来说,他想通过自己的职业,帮他人实现理想,而不是单纯地帮自己和他人赚钱。这就是他刚见孙弈秋时问,“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这,就是老吴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

所以在可以升职的项目和自己感兴趣的项目中,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所以,他为了谈成项目可以点头哈腰、一口接一口不在乎身体地干下一杯又一杯酒;他可以拱手把项目让人不邀功;他可以成为公司万年的“背锅侠”,老吴太不容易了,既要坚持自己,又要保证公司利益,还要帮助他人实现理想。

真正的职场生活真的有这么残酷糟糕吗?

答案是肯定的。《平凡的荣耀》呈现出了一个个鲜明的职场人物群像,煲了一锅“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励志成长职场剧,甚至我们就处在剧中某个人物角色的那个阶段,刚好可以对号入座。

剧情贴合多数人的社畜体验,疲于奔命、压力山大,走路要脚步飞快,聊天要言简意赅,电脑上同时开着五六个窗口,脑子里同时运转着两三套流程。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一个会接一个会,刚拿起座机,手机就响了,对付完客户刚坐下还没喝口水,领导就过来了,“跟我去见个人”。而老板,永远只看结果,过程最多给你3分钟阐述,理由都是你的,跟他要的结果没有关系。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尤其是每天深耕在职场中的社畜们。

职场女性,是职场中乃至整个社会上更难的一种存在。

在兰芊翊身上,我们看到了她从一开始在金宸资本的生存就要面对社会对性别的隐性歧视问题。又一次,他和高思聪在地下停车场相遇,高思聪说“这不是女生该干的活”;当实习生被派出去做市调,高思聪又说,“他们怎么能把你(唯一的女生)也调出去了?”。

这种看起来是怜香惜玉的问候,但在今天早就已经不符合女性渴求得到平等对待的需要了。

这种思维在深层次仍然认为女性从属于男性,处于男性的保护对象,而在现代社会,真正对兰芊翊造成压力或者说阻碍现代职业女性晋升和平等地位追求的,正是像高思聪这种无论是学历、情商和智商都在同样高水准的男性。

职场精英并没有性别区分,同样的能力在职场中,男性并没有任何性别优势。

但职场中的女性所遇到的问题并不止于此。

余总在平衡家庭与工作的方面也受到了屡次困扰,谁去幼儿园的争执问题多次发生。

有句经典台词,说:职场妈妈是罪人,如果宝宝生病,请假对不起老板,不请假对不起孩子。

所以职场妈妈更需要家人和公司两边的理解支持,互相协商共同承担家庭责任,共同照顾孩子,职场也应该给予职场妈妈更多的理解与支持,毕竟,都是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的人。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