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信条》主要讲了啥剧情 《信条》究竟讲了个啥

2020-09-08 13:26:28
A+ A-

《信条》主要讲了啥剧情

世界存亡危在旦夕,“信条”一词是唯一的线索与武器。主人公约翰·大卫·华盛顿和罗伯特·帕丁森穿梭于全球各地,开展特工活动,力求揭示“信条”之谜,并完成一项超越了真实时间的神秘任务。

这项任务并非时间之旅,而是时空逆转!电影由罗伯特·帕丁森和约翰·大卫·华盛顿将出演影片的两位男主角。而伊丽莎白·德比齐则将出演女主角。目前,尚不知晓帕丁森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是朋友还是敌人,三人之间是不是有三角恋。

电影讲述了两个故事的时间线,一个是正向的时间,另一个是逆时针旋转的时间。两个敌对的科学家试图跨越过去,但陷入了红颜灾难阴谋。其实,从去年年底,《信条》释出第一版超前预告片开始,观众的期待值就被这部神秘的大片,吊到了嗓子眼儿。

在2019年12月20日,发布的第一支中文版预告片中,出现了精彩的追车戏。

其中男主开着的SUV明显是在倒行,并且提前预知了前车的紧急刹车,在前车还未做出刹车动作前,就已经提前变道,避免了车祸的发生。还有预告片中出现了这样的一幕,男主来到一所房间,面对着玻璃上的还在冒烟的弹孔,轻轻地说这一切还没发生,紧接着地上的枪才开始射击。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男主已经处在未来时空,现在来到了现行时空,那么未来时空就会自然凌驾于现行时空之上。

《信条》究竟讲了个啥

诺兰这部新片的观影门槛确实比《盗梦空间》和《星际穿越》都高了不少,再加上其中有很多诺兰没有点明的细节和设定,第一遍看的小伙伴或许在看完之后脑袋里面还有不少疑问。

时间穿越到底怎么回事?

主角们到底要干啥?

他们跑去这里干什么?又跑去那里干什么……

别急别急,这就是小万出场的时候了!咱来给大家捋一捋,《信条》究竟讲了个啥?

首先我们明确一个概念,《信条》的核心是不是“时间穿越”?

是。

从大的概念上来讲,诺兰在《信条》中讲的就是非常滥俗的改变时空→回到过去→影响未来→拯救世界的故事,和至尊宝拿出月光宝盒或者复联超英们回到过去是一样的。

但诺兰并不是简单地“我们来拍一个时间穿越”,而是仔仔细细为穿越这件事设计了具体的每一个步骤和深度逻辑,第一次给了回到过去这件事一个“解释”。

影片中实现“穿越”的关键道具正是旋转闸门,根据片中的解释,这种黑科技是未来人教给反派的,通过这个装置,可以将人或者物体“逆向化”。

首先,在普通人的正常世界中,时间线是从“现在”指向“未来”,人也是从“现在”指向“未来”。

经过旋转闸门,人变成从“现在”指向“过去”,在时间流中变成逆流而上的动作(所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倒放)。

逆流而上回到“上游”(过去)之后,再次经过闸门的逆向化,人回到指向未来的状态,完成整个“穿越”的动作。

在诺兰的设计中,“回到过去”这个概念被拆解成了三个具体的动作:转向,逆时间前进,再次转向。

而整部影片在最后高潮戏之前的大部分剧情,都是基于这三个步骤在进行展示和说明。

比如后半段男主一行人在女主凯特受伤之后,利用反派仓库中的旋转门将她逆向送回一周前,但回到一周前的他们无法再通过同一个旋转门转向,于是只能前往奥斯陆机场使用另一个旋转门(因此和一周前的自己相遇)。

在理解了这个设定的基础上,就可以分得清影片中的“正向动作”和“逆向动作”同时存在的问题了;

也可以理解什么时候需要氧气面罩,什么时候不需要(只有处于逆向状态才需要,第二次转向之后就不需要了)。

那么,我们来稍稍梳理一下男主的故事线。

从一开始,男主接到任务,前去调查逆向子弹,然后将目标锁定在俄罗斯寡头安德烈身上。

为了接近安德烈,必须通过他的妻子凯特。

为了争取凯特的支持,男主决定帮她偷出存放在奥斯陆机场仓库的一幅画,接着在仓库遭遇了神秘人的袭击。

故事发展到这里,基本线索还是很清晰的,几乎就是一个常规的谍战片故事,虽然出现了逆向的对手,但并没有特别影响到对于故事的理解。

接下来是影片的“对称轴”:男主在高速路上夺取了装有钚-241的箱子,但被安德烈抢走,随后导致女主受伤,安德烈集齐了“算法”,世界危在旦夕。

这是影片的中点,后半段故事进入对于“逆世界”的大量展示,结构上也和前半部分对应。

男主一行人为了救女主,选择穿过旋转门。

这时候有一个小插曲,男主想要夺回箱子,于是在逆向时间流中开车去阻止箱子被夺走,结果反倒促使了反派得到箱子。

因为“What happened happens”,已经发生的就会发生,无法改变。

对称轴之前的追车戏和对称轴之后的追车戏,是正向和逆向的同一件事。

随后男主逆向回到奥斯陆,与前半段的奥斯陆机场也是同一个事件的不同方向进入。

接下来是最终高潮戏,反派准备回到10天前(也就是片头袭击歌剧院那一天)自杀,同时毁灭世界,于是男主一行人也回到10天前阻止反派。

在最后关头拆除了“算法”,故事完结。

第一部分的动作戏对应结尾的大战,前半段的奥斯陆机场对应后半段的奥斯陆机场,中点前的追车对应中点之后的追车,《信条》完成了一个类似三重套娃的结构。

在这整个过程中,还有几个关键的问题,比如,“逆向回到过去”并不能改变过去。

正如男主无法在逆向的状态下夺回箱子,在逆向的时间中,人的行为更像是“注定”的,因为人的行为是从“结果”指向“原因”,所以“原因”是必然会产生的。

“回到过去”的人无法改变过去,而只能“解释过去”。

比如男主回去争夺箱子,只是解释了那辆突然出现的车,解释了箱子为何被夺走。

回到奥斯陆机场,也只是解释了黑衣人的真实身份;

以及最后回到10天前,也只是解释了安德烈为何失踪,以及跳下船的人是谁。

诺兰在这里非常严谨地规避了“祖父悖论”可能带来的逻辑混乱:如果我们回到过去杀掉自己的祖父,那我们就不会出生去杀掉他。

诺兰通过“What happened happens”原则,认为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

因此,对于整部影片来说,未来人也无法回到现在毁灭我们。

另一个问题,是“回到过去”之后,会出现两个自己的矛盾。

在最后的高潮戏中,出现了两个女主;

同时,因为最后的荒原大战和片头的歌剧院袭击是同时发生的,所以在歌剧院和荒原中,也同时出现了两个男主和两个尼尔。

按照影片中的解释,两个自己只要不发生直接接触,就不会发生湮灭,因此在奥斯陆机场中男主和全副武装的自己打斗是安全的。

但诺兰并没有明确说明,在同一个时间线里,两个个体如何共存的问题,我们只能单纯理解为,他们只要不相互碰面就好。

在《信条》中,诺兰实际上将“回到过去”做了更精确的细分,在这部影片里,时间并没有“倒流”,而是主人公在“倒退”。

所以整个故事仍然是线性往前发展的,这对于习惯了时间倒流、改写过去类型科幻片的观众来说,可能并不太容易在第一时间理解。

相比起《盗梦空间》展示的套层结构,《信条》展示的结构本身其实并不复杂,但显然时间的套层比起空间的套层更加抽象。

而诺兰在这个结构中采用的全新的理解和看待“时间”的方式,确实足以给观众们带来独特的观影体验。

当然与之而来的,是对于各种拍摄方式和技巧的更新和尝试,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信条》的价值并不是讲述了多么“复杂”和“烧脑”的故事。

而是在挑战观众们观影习惯的同时,以诺兰自己的方式探索了更丰富的表达可能。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