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隐秘的角落》故事原型 原著作者宁波人还是浙大学霸!

2020-06-28 11:35:21
A+ A-

《隐秘的角落》故事原型

最近,有一部开局便收获豆瓣9.2高分的神剧,直到现在仍然高达9分的好成绩。

它就是《隐秘的角落》。

就在今天,《隐秘的角落》再次以另一种方式上了热搜——剧中朱朝阳的原型就是作者本人。

从影视剧开播之初,便已经有人注意到这三个孩子中的C位“朱朝阳”,

有人说,在影视剧里朱朝阳刻画的太真实,就像我们身边的某一个正在经历着的孩子;也有人剧情仿佛就是偷窥了自己的中学时代。

而这些言论,在媒体采访到剧本原著《坏小孩》的作者紫金陈时,仿佛一切都已经明了了。

——很真实吗?

——因为朱朝阳,小说里这个角色就是照着我自己写的,小说里的父亲朱永平,我也是照着我的爸爸写的。

——这不是编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亲身经历。

——老实说,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一辈子的。我现在30多岁的,骨子里仍然会自卑,性格还是会有缺陷。

——如果我还是那个穷苦软弱少年,这些永远都将是秘密,我不敢轻易揭开自己的伤口。

或许,作家这个身份,给了紫金陈一个宣泄的出口。

所以有了故事中,单亲家庭、父爱不公、校园欺凌等等,让人看到揪心的种种桥段。

阿德勒曾说:幸运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著名女星王子文曾经在一档节目中,透露过自己的原生家庭。

“我和爸妈没事从来不联系”

“独立都是被逼的,因为没有人会关心”

这是王子文在作为主持人的网络综艺《女儿的男朋友们》时,说过的自己的经历。

她用平淡的语气,讲出了与父母的现状,也讲述了如今独立的成因。

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分开,组建了新的家庭。

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是孤零零的单独行动的一个人,很少会被人顾及,很少会被人惦念。

那时小小的她只能安慰自己道:最起码能收两份压岁钱了。

我们不清楚,尚在孩童时代的王子文经历的什么。

才会那么的敏感、那么的小心翼翼的去观察父母,去获得那份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宠爱。

也不知道她在经历了多少次的希望过后,才会用“两份压岁钱”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瘦瘦小小的她坐在演播厅中,看着荧幕中嘉宾的女儿,是那样的活力满满,那样的爱笑爱闹,可以肆意和男友高调秀恩爱,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用羡慕的口吻说到:您女儿一看就是没有太多童年创伤的孩子,自信又有魅力。

而王子文自己,即使现在已经名利双收、事业有成,也依然是那个童年时期,敏感、自卑而又小心翼翼的女孩。

或许,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这个创伤,我这辈子都带着。

在听见这句话时,即使不是粉丝的我,也不由得心里一阵心疼。

有人说,人这一生,就是要学会和解二字。

和这个世界和解、和他人和解、和自己和解。

可是,总有些人、有些事,成为心中那一道不可愈合的疤。

即使能佯装成痊愈的样子,可是那种痛、那份伤害,却一生都无法放下。

海德尔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们只能自己去构建自己生命的意义。

最近正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逆袭+惊艳的52岁伊能静便是最好的见证。

伊能静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身为家中第七个女儿的她,仿佛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出生不久后,父亲因为母亲没有生出儿子离了婚,而伊能静也成为母亲怨气的发泄出口。

“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会过得好一点”

一句如锥心利器般的话语,伴随了她的整个童年。

而“罪人”伊能静也将这份自责深深的根植在内心,找不到自己的存在价值。

她就像是一块烫手的山芋,辗转于各个亲戚家,甚至还被送养去别人家。

也是从那时,她在心中立志“不要向浮萍,一定要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13岁,她随母亲一起去到日本;14岁,孤身一人回到台湾,开始半工半学;16岁的她被星探发现,终于有了逆风翻盘、出人头地的机会。

如果说事业上的成功,让她改变了命运。

那么,两段婚姻也让她治愈了爱情和人生。

18岁与庾澄庆相恋,一起走过了22年的长跑,但最终在成长过后,被伊能静亲手了结。

而在之后的时光中,她遇到了那个包容治愈的秦昊。

这个比她小9岁的秦昊,却用自己的全部身心保护着她的单纯、呵护她的天真,用实际行动告诉她,那份沉默但真挚的爱情。

或许就是这份真挚的爱、这个温暖的家庭和两个暖心、体贴的孩子。

让最初便打上原生家庭的烙印的伊能静,成为沙漠中盛放的玫瑰、成为人们喜爱的“乘风破浪的姐姐”。

也许出生的时候,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也许死去的时候,我们不能选择灵魂的归宿。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那就是每个人都可以顺着自己内心的声音,朝着自己笃定的方向前行,把握自己的命运航线,冲破命运的枷锁。

正如《黄金年代》中说到的那般: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选择怎么爱怎么活。

家庭没法禁锢某人一生。

“好的人生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个状态;是一个方向,不是终点。”

一辈子是好是坏,最终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原著作者宁波人还是浙大学霸!

“爬山吗,朋友?”

这几天,一个关于“爬山”的段子在朋友圈火起来。这个梗源自刚上线不久的网剧《隐秘的角落》,开头一段爬山戏,一下子就把观众震到了——女婿和岳父岳母一起爬山,在山顶拍照时,女婿假装帮两个老人摆姿势,然后猛地一推,两个老人就这样跌落山崖。

这桩突如其来的命案,被对面山头的三个小孩子意外拍进了相机里,故事就这样展开。开播以来,《隐秘的角落》口碑爆棚,目前的豆瓣评分仍高达9.0分。大家对这部剧不吝赞美之词。有人夸故事,有人夸摄影,当然,还有不少人夸秦昊、王景春、张颂文和几个小孩的表演。总结起来,就像一位网友说的,“知道我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国产剧了吗?”

好剧离不开好故事。《隐秘的角落》改编自推理小说《坏小孩》,作者紫金陈,是浙大毕业的理工学霸,被很多推理迷奉为“大神”,甚至有“中国版东野圭吾”的称号。他创作的“推理之王”系列,除了《坏小孩》,还有《无证之罪》《长夜难明》。

2017年,改编自《无证之罪》的同名网剧就火爆一时,如今《隐秘的角落》又成“神作”,也让小说《坏小孩》火起来,全网断货,加印都来不及,预售都排到了下个月中旬。

《隐秘的角落》原著《坏小孩》

不得不说,紫金陈就是一个“爆款发动机”。

紫金陈本名陈徐,宁波人,1986年出生的他,毕业于浙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因为大学在杭州城西紫金港校区,所以取了“紫金陈”这个名字,意思是“紫金港的陈同学”。浙大毕业后,紫金陈在杭州工作、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2017年底,他决定开剧本公司,才举家离杭回到宁波定居。

虽然《隐秘的角落》为了突出年代感,取景地在广东湛江,但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剧中反复出现的“宁市”“杭市福利院”,对应的城市正是宁波和杭州。

紫金陈写作,喜欢把故事放在自己熟悉的城市,比如《无证之罪》的故事就发生在杭州,而这一次,他把《坏小孩》的故事搬到了自己的家乡宁波。

小说比网剧更压抑

《隐秘的角落》不长,只有12集,刚刚过去的周末,我通过网络平台充值点播,提前追完了大结局。

《隐秘的角落》海报

刚追完剧,我立马在微信上“逮住”紫金陈,半夜进行了电话采访——他是“夜猫子”,习惯午夜写作,越晚思路越清晰。

《隐秘的角落》会火,对紫金陈来说,还真的有些意外。

“改编得相当好!我的两部小说,《坏小孩》和《长夜难明》,版权是签给爱奇艺同一家公司,两部剧的改编拍摄进度差不多,我们理所当然都更看好《长夜难明》(剧名《沉默的真相》)。甚至那个剧还没播,出版社已经提前对《长夜难明》加印,但《坏小孩》并没有,导致现在不够卖了。”紫金陈说,“原因很简单,《长夜难明》悬疑中带温情,这个故事更讨人喜欢。《坏小孩》彻底暗黑,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样的故事。”

网剧《隐秘的角落》已经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而原著小说《坏小孩》更甚。小说讲的是三个“一点都不善良的小孩”,上门女婿张东升隐忍数年,因妻子外遇提出离婚,一气之下设计杀死岳父岳母,不料却被几个在远处玩耍的小孩无意中拍下。让凶手没想到的是,这几个孩子把他给设计了……

小孩最后以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骗过所有人。这样的暗黑青春故事,注定有争议。

很多人读完《坏小孩》,除了佩服作者强大的推理和逻辑能力,也会发出灵魂拷问:“这样的少年之恶,真的可能发生吗?”

“小说毕竟是小说,是对生活放大的艺术。我只是把这个‘恶’写极致了,才能给世人敲响一记警钟。”

小说里有一句“成年人眼里,孩子永远是简单的,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孩子的诡计多端,哪怕他们自己也曾当过小孩”。紫金陈说:“这就是现实中的人性。在我看来,孩子是没有好、坏之分的,大人也一样,善恶本就在一念之间。很多人回头看,自己十几岁青春期都有过阴暗的想法,但绝大部分都不会去行动。家庭温暖的缺失、学校教育的失察、爱的不公平才可能让人性深处恶之火的种子点燃。而且小孩和大人不同,他们缺乏社会经验,不了解他人痛苦,作恶时可能更肆无忌惮。所以,我写的不是一个反社会的人格,而是人性,是希望人们能去反思,未成年人犯罪的恶之果,源头在哪里。”

当初写《坏小孩》就是为了赚钱

说起书名,还是紫金陈老婆取的,“我写完这个故事,把梗概讲给她听,她脱口而出,这不就是‘坏小孩’嘛。我一想,嗨,简单明了,拿来当书名正好。”

2013年,紫金陈正在为自己下一部作品不知道创作什么题材而苦思冥想的时候,老婆宣布怀孕了。突然要做爸爸,让他终于有机会把目光转到了孩子世界,“对哦,未成年人犯罪在推理小说界,很少有作品涉及,那就干脆写一下这个。”

紫金陈向我回忆他2013年的创作状态,“不瞒你说,我当时写书的第一目的,就是赚钱。”紫金陈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一旦受访,从来都是相当坦诚。

大学毕业后,紫金陈进入证券行业工作。2012年,他突然觉得一成不变的生活挺没劲的,于是在老婆的支持下,辞职在家写作。《高智商犯罪》是紫金陈写的第一部推理作品,2012年在天涯连载后,被众多网友“惊为天人”。按网友的说法,“这部小说一出炉就奠定了紫金陈在推理界的地位”。

不过,2013年这一年,他一直在摸索写作题材,全年没有一分钱收入。好不容易找准方向,开写《坏小孩》时,人生陷入低谷期,“没有收入,压力还是非常大的。我记得,2013年底,为了全家能好好过年,没办法,我提前向出版公司预支了2万元稿费。”

2014年他迎来了爆发的一年,很多小说都卖出了版权,银行卡数字开始噌噌噌往上涨。买房、买车,一个理科学霸靠写小说过上了“逆袭人生”。到了2017年《无证之罪》热播后,他的小说版权开始卖出天价数字。

靠数学写推理小说

像产品设计一样搞创作

《隐秘的角落》里,奥数天才朱朝阳靠推理步步为营,网上有不少人惊呼:“奥数好的孩子太可怕了。”

其实,无论是《坏小孩》,还是《无证之罪》,紫金陈的推理小说都有一个特点:开头就坦白了凶手是谁,却依然能让你欲罢不能追到底,吸引读者的是小说强大的逻辑和严密的推理,书中清一色会出现数理化天才,这和紫金陈本人是理科学霸分不开。

“我的奥数其实不算很好,只得过全国竞赛的三等奖,县里倒是拿过几次一等奖。但我非常喜欢数学。”紫金陈说,“网友的梗真是太好玩了。其实奥数好,是意味着逻辑能力强。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大部分还是通过小时候的奥数锻炼出来的。老实说,如果没有数学,可能我也写不出来现在这些推理小说。我个人还是建议小孩有兴趣的话,可以学学奥数。数学好的小孩,做题是很快乐的事情。”

第一次遇到作家讲自己的小说是靠“数学”写出来的。“我还想说,我的小说是像产品一样设计出来的。我把自己写小说是当成产品经理来做的。选材、人设、桥段,都是像做产品一样设计出来的。所以我总是在嫌弃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就像手机厂商,2020年看着2019年造的手机,怎么那么烂。”

紫金陈不断在挑战自己的写作可能性。写惯了“高智商犯罪”,最近他有一本新作出炉——《低智商犯罪》。最后,他还透露,自己还尝试写起了软科幻小说,依然是讲现实故事的犯罪小说。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经历”

不管是网剧《隐秘的角落》,还是原著小说《坏小孩》,三个孩子里面,大家都聚焦在第一主角“朱朝阳”身上。尽管有网友质疑朱朝阳在小说里的一系列动机是否合理。但无可否认,朱朝阳的人物背景故事,给人一种无可挑剔的真实感,就像学生时代每个班级都会有的少年。甚至有人说,剧情像在偷窥自己的中学时代。

真实吗?紫金陈笑笑:“因为,朱朝阳,小说里我就是照着自己写的。小说里的父亲朱永平,我也是照着我的爸爸写的。”

《隐秘的角落》里,朱朝阳是学霸,数学天才,痴迷奥数。紫金陈说:“我也是,初中时,我的成绩特别好,在学校里排名,基本不会排第二名的那种。”小说里,朱朝阳很矮,梦想长高,床头常常放着一本《长高秘籍》。“我也是,我记得那本《长高秘籍》是通过《故事会》买的,汇款过去十块钱买来的。”朱朝阳在学校遭同学排挤。“我也是,少年时代非常孤独。因为个子矮,性格又唯唯诺诺,好欺负,放学路上经常遇到小流氓收保护费。”

朱朝阳父母离异。“我也是。9岁那年,父母离婚,我跟了妈妈。爸爸就像朱永平一样,重组了家庭,生下另一个小孩。你看朱永平是开水产厂的,那是我爸真实生活里的行当。算不上富豪,但在镇上算是相对富有的。相比之下,我妈当时带着我生活,我们母子的日子就很穷。爸爸从新家庭里,有时候会偷偷给我一点钱。可想而知,妈妈始终对我爸是有怨恨的,这种心态又会影响到孩子。我小时候是非常典型的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

小说里,有一个桥段,朱朝阳考了全班第一名,去看父亲朱永平,坐在旁边看老爸打牌。后妈和她的女儿进来了。小姑娘完全不知道有朱朝阳的存在。问老爸这个哥哥是谁?朱永平红着脸撒谎说,牌友方叔叔的侄子。这个桥段,几乎成了小说中朱朝阳一夜转黑的导火线。

紫金陈毫不避讳:“这不是编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亲身经历。所以我非常理解和懂得单亲家庭成长孩子的心理。老实说,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一辈子的。你看现在我的物质条件好了,但我30多岁了,骨子里还是会自卑,我明白自己有性格上的缺陷。我很会对自我进行分析,我也知道原因,但是这种原生家庭对个人造成的影响,我没有解决办法。”

故事里,单亲家庭、父爱的不公、校园欺凌、青春期的困惑……紫金陈一股脑儿通过“朱朝阳”,统统倾泻在了笔下,读来让你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我还是那个穷苦软弱少年,

这些永远都将是秘密”

现实中的少年紫金陈,没有遇到普普,也没有遇到严良,当然更不可能发生网剧中的犯罪。

他就像童话结局里的朱朝阳,努力读书,考上了浙江大学,靠自己改变了命运。

紫金陈

《隐秘的角落》热播后,最近,紫金陈的同学群吵个不停。初中群、大学群,统统都有人跳出来祝贺,“反响比三年前《无证之罪》那次大多了,连八百年没有联系的同学,都来和我聊天了。”

我问他,那初中同学能认出你其实是“朱朝阳”的原型吗?

“完全没有,谁还记得这个。年少时就是这样,你觉得是天大的事,在外人看来,可能根本不值一提。人的记忆总是偏向自我的。其实我现在回头看自己青春期遇到的问题,一切都是小事,所以这也是我特别想借机会和少年们谈谈的。我特别理解问题少年的无助,我自己经历过,身在其中是非常痛苦的。很多时候,我们与恶的距离可能就一步之遥。但是,只要你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有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没有过不去的坎,一切都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改变的。”

紫金陈和他六岁的女儿

那你爸妈呢?我又继续追问。“我妈追网剧了啊,和我一起看的。她一直说很好看,她就是小镇普通中老年妇女,不会有那么多脑筋去想文艺和现实间的联系,这超出了她的认知范畴。”紫金陈说,“小时候我和我爸的关系,就是用金钱来维系的,那时候肯定会有怨恨。现在长大了,我已经能理解我爸,包括他和我妈的离婚。我的心态完全放开了。现在的我,比我爸有钱,我也不再害怕,把自己年少时的痛苦经历说出来。其实,就是刚才讲的,一个人只有自我强大了,所有曾经的苦难就会变得云淡风轻。但如果我还是那个穷苦软弱少年,这些永远都将是秘密,我不敢轻易揭开自己的伤口。”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