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隐秘的角落》最后一集什么意思?朱朝阳最后时刻“悬崖勒马”

2020-06-22 11:37:56
A+ A-

《隐秘的角落》最后一集什么意思?

最近一部悬疑剧横空出世,开画9.1的高分让它提前预定了今年最佳华语电视剧的位置,这部剧便是改编自小说《坏孩子》的悬疑剧《隐秘的角落》。

在注水剧严重的今天,这部只有12集的网剧可谓良心,每一集都有高能每分钟都是干货。再加上这部剧对于人性大胆地探讨细节的描述,演员们精湛的演技,让这部剧想不被看到都难,所以即使这部剧开了超前点映,大多数观众也愿意为它买单。

这部剧的大结局从表面上来看,算是比较大圆满的:杀人犯张东升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严良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并重回福利院,普普哮喘发作被张东升送进医院、弟弟也得到了治疗,老陈光荣退休安享晚年,朱朝阳直面自己向警方坦白了事情的始末。

但是实际上在大结局中,导演隐晦地讲述了这个故事最终的结局。

就像张东升在临死之前对朱朝阳说的那句话一样:“你可以相信童话”,屏幕前的任何一个观众都会选择相信这是一个童话,但是事实结局却隐藏了六点细思极恐。

第一:朱晶晶坠楼的原因不是意外,张朝阳和普普隐瞒了事实。

实际上朱闪闪坠楼的直接见证者,只有朱朝阳的普普。电视剧中,所有人都看到了朱闪闪是自己踩断了桌子角失足坠落,但是大结局却隐晦地告诉观众,朱晶晶在坠楼前有过挣扎。

普普最后留给朱朝阳的那封信,信中她写到事情的真相她连严良都没有告诉,而严良所了解的坠楼原因其实和观众是一样的,那就是自己坠楼,所以真实情况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第二:普普、严良以及老陈三个人其实都没能活下来。

电视剧开场动画是三个小人被追杀,最后却只剩下一个躲在黑暗里。其实就三个小人可以理解为朱朝阳、严良和普普,最终只剩下了朱朝阳一个人。当然这不是强行解读,关于普普和严良的死其实也有很多细节透露。

普普当时哮喘发作,张东升在叫救护车时其实就已经心生退却挂断了电话,张东升当时在被算计的情况下早就失去理智,不想再跟她们扯上关系,实际上在之后的剧情中再也没有真真切切地出现过普普,都是借别人的口在说她;

在学校开学的大礼堂,严良仿佛天外来客,以一个校外人的身份出现在大礼堂的走廊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驱赶甚至只是一个侧目,唯有朱朝阳注意到了他。实际上那时候严良已经死了,那不过是朱朝阳的幻想。这个细节不由让人想到了《我不是药神》最后那个画面,死去的吕受益、黄毛也在人群中目送程勇。

所以严良的死也就意味着老陈在湖中救起严良也是“童话”,因为当时老陈伤势还没好走路都不方便,根本不会那么轻松地从湖里捞起严良,还成功救活了他。

第三:朱朝阳最终还是变成了第二个张东升。

朱朝阳是整部剧中黑化最明显的,到后来他所做的每一个决策,其实都只是为了自己做过的事情不会暴露。张东升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一切可以重来”,朱朝阳也说希望当时没有给严良和普普开门,但是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所以即使爸爸去世了,朱朝阳还能开心地跟妈妈说这次又是第一名,仿佛只关心自己的成绩,一切都不重要;甚至在最后的床上博弈,朱朝阳和张东升都穿了白色的衬衣,也暗示朱朝阳变成了第二个张东升。

所以这部剧的大结局远没有表面那么完美,但是每一个观众依然可以选择相信童话。

朱朝阳最后时刻“悬崖勒马”

朱朝阳最终逃离了火海,但他们决定抓住张东升,叶军在调查朱朝阳的情况的时候,发现了张东升的异常,而在六峰山的监控中,他发现了三个孩子与张东升三人同时在场的画面。严良再次见到自己父亲时,心境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与朱朝阳一起约张东升见面。严良担心朱朝阳会受张东升欺骗,于是想要用自己的生命为警示,让朱朝阳一定要做个好人,千万不要走上不归路,幸好叶军和陈冠声及时赶到,救下了朱朝阳和严良,虽然事情到这里落下了帷幕,但等待孩子们的审判却刚刚开始。

秦昊、王景春等人主演的悬疑剧《隐秘的角落》在6月18日晚迎来了超前付费点播大结局(普通会员目前只能看6集),当前豆瓣评分稳居9分之上,说明该剧口碑并未崩塌。有人说,《隐秘的角落》抬高了国产悬疑剧的天花板,这个褒奖不算夸张,从叙事、美术、摄影到表演,《隐秘的角落》都真正做到了提高天花板的水准。

该剧评分居高不下。

该剧改编自悬疑小说家紫金陈的《坏小孩》。原著是一部基调阴暗的小说,其主题是小孩人性之中不为人知的“恶”,不免让人联想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戈尔丁的著名小说《蝇王》。

小说讲述的是,张东升因不满妻子提出离婚,将岳父母推下悬崖,恰巧被丁浩(剧中改名为严良)、普普、朱朝阳这三个孩子用摄像机录下来了。三个孩子要挟张东升拿出30万元交换记忆卡。与此同时,朱朝阳将同父异母的妹妹朱晶晶从高楼推下,朱晶晶坠亡。一边是张东升在不断撒谎,一边是朱朝阳为了掩盖秘密在撒谎,谎言最终把孩子带往邪恶……小说以朱朝阳的“堕落”折射人性的深不可测,更以孩童的“堕落”折射社会、家庭、学校等环节爱的教育的缺失。

显然这个故事不能直接网剧化了。《隐秘的角落》保留了小说的主干叙事,把三个孩子人性中晦暗的部分从表面上都剔除得一干二净。如何不正面书写孩童之恶,又能隐晦地暗合小说主题,考验的其实是编剧细节营造的能力。编剧必须能够骗过大多数观众——让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光明的故事,但编剧又得在细节埋下伏笔——让迷影观众可以领悟到更深层次的用意。做到了前一点,那么它是一部8分剧,又能做到后面一点,《隐秘的角落》才配得上一部9分剧。

原著《坏小孩》。

剧中一再引用数学家笛卡尔死亡的两个版本,一个是美丽的真相(与公主相恋,是美好童话),一个是残酷的事实(被公主背叛,抑郁而死),朱朝阳问作为数学老师的张东升,他相信哪个版本?同样地,《隐秘的角落》也有两个版本,取决于观众相信哪个版本。在表层这个版本里,三个孩子单纯、天真、善良,朱朝阳没有成为第二个张东升,他最后时刻“悬崖勒马”,剧集有一个相对光明的结尾。但在隐蔽的版本里,编剧以诸多细节暗示了朱朝阳的“黑化”。

朱朝阳在离异家庭成长,父亲另组家庭,他一直渴望父爱。他一直是乖孩子、好学生,因为成绩是他获得父亲认同的唯一方式。在朱晶晶死亡后,朱晶晶的生母一直怀疑他,让朱朝阳没有料到的是,父亲也怀疑他。父亲请他吃甜品,送他泳镜,他开心得不得了,结果他意外发现父亲在套他的话、在偷偷录音。他假装不知道,开始用窝心煽情的话让父亲心生愧疚。

这里观众可以有两个解读。朱朝阳那些窝心的话究竟是他“懂事”,还是他开始撒谎,并最终走向“腹黑”?只看到表层叙事的观众会相信,朱朝阳是善良的,但下一个镜头的细节——一只苍蝇落入乳白色的甜品里,隐晦地传达了主创者的真正看法。既是朱朝阳对父亲的信仰坍塌了,也是朱朝阳的纯洁被玷污了。

苍蝇落入乳白色的甜品里。

这就是细节的魅力。省却了它并不会影响剧情的主干叙事,但类似细节存在,就让剧情存在“歧义”,并拥有更丰富的阐释空间。在朱朝阳身上,编剧编排了不少类似细节,从而实现剧集正能量外壳底下,与小说的主题暗合。

《隐秘的角落》一开始就告诉我们张东升杀人了,这是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很显然,它不是一部以悬念营造取胜的本格推理剧,而是以案件刻画人性、反思社会问题的社会推理剧。此前很多社会推理剧最终都拍成了粗浅的“社会问题剧”,症结在于问题先行,人物只是反映社会问题的道具,他们在案件中缺乏有说服力的动机。《隐秘的角落》规避了这一窠臼,它依然在人物塑造上下功夫,在人物细节上下功夫。寥寥几个精彩的细节,让观众一下子了解人物的情感和动机。

张东升先杀害岳父母之后又杀妻,简直罪无可恕。但这个角色也不是那种纯粹的杀人恶魔。在外人眼里,他一直是个好好先生,他也一直很认真地扮演这个角色。但他的好,一直是“讨好”。剧集一开篇那场满月酒的几处细节:红包是妻子桌底下偷偷塞给张东升的——经济权掌握在妻子手上,“你开我车吧”——车也是妻子的,饭桌上别人提到“男人没有野心就不算男人”——暗示他无能,均揭示了张东升在家庭中的弱势地位。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妻子和家庭给的,妻子离婚他会一无所有,所以他总是竭力讨好妻子和岳父母,一旦发现自己被他们抛弃了,他便走向疯魔。

男主角的家庭地位低下。

如果说本格推理聚焦的是案件本身的悬疑,那么社会派推理聚焦的则是人心的悬疑,它的魅力在于让观众看到,一个人是怎么一步步走入他现在的命运牢笼的。再复杂的案件,都是人心构造出来的,因此人心可以比案件更复杂,社会推理派的可看性也不一定会逊色于本格推理。

一部成功的悬疑剧,谜面的设置、细节的铺陈与人物的刻画缺一不可。当前市面上不少悬疑剧都可以做到自圆其说,谜面挺复杂、人物挺像那么一回事,但观众也只是将剧集当做打发时间的消遣,看完了也就看完了。《隐秘的角落》比它们多出的那一点点的东西,就是无所不在的细节。细节营造出了真实感,也让观众关注人物命运,悬疑剧也才能从虚拟进去现实,让观众反思——该如何避免“朱朝阳”成为下一个“张东升”?我们有解答了吗?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