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隐秘的角落》原著结局是什么 和原著《坏小孩》对比有何不同

2020-06-22 11:19:26
A+ A-

隐秘的角落原著结局

《隐秘的角落》获得口碑、评论的双丰收,逻辑严密的故事、出色的导演和演员,将观众带入了一个奇诡的环境中,也将其原著《坏小孩》推到了观众面前。

那么,《隐秘的角落》和原著作品《坏小孩》相比,有什么不同呢?导演通过《隐秘的角落》暗示了哪些深层结局?

毕竟连作者紫金陈都说结局有很多暗示,可以结合小说原作来理解。因此,《坏小孩》和《隐秘的角落》的细节和不同,也着实有必要对比一番。

1、反类型的紫金陈

其实在谈《隐秘的角落》和《坏小孩》之前,有必要说一下紫金陈这个作者。

紫金陈是国内少有的“反类型”罪案推理作者。为什么说他是反类型?因为紫金陈的每一部作品绝对是属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范畴,他似乎格外擅长发现隐藏在一些背后的深层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让人心内发凉、大受震撼。

从他的作品名字就可以窥见一斑:《谋杀官员》《坏小孩》《长夜难明》《无证之罪》等等,每一部的作品都看起来是“反套路”,但是紫金陈还不是一个为了反套路而反套路的人,他的每一部作品,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逻辑,都是严丝合缝的,这也就造就了他的作品的真实感和震撼感。

2、人设的不同

科普完紫金陈,我们再来看《隐秘的角落》和《坏小孩》。

从人设来讲,《隐秘的角落》从审核以及拍摄难度来讲,重点有所调整。

《隐秘的角落》张东升无意是核心的人物以及最重要主角,但原著《坏小孩》则将重点更多的放在三个孩子身上:孩子心理的变化以及行事原因等等。

最大的改变还在于人物关系的调整。

《隐秘的角落》中张东升是杀人凶手,严良是从福利院逃出来的孩子;而在原著《坏小孩》中人物关系完全不同:

严良是数学系的博导,张东升则是严良的学生,妻子徐静也是严良的亲戚,两人的相识还是严良牵的线;

另一个关键人物朱朝阳也是完全不同的性格:《隐秘的角落》中朱朝阳是一个性格内向、学习很好,备受同学孤立的人物;而在《坏小孩》中,朱朝阳对数学格外感兴趣,虽然也受到了同学的孤立,但是他有自己的“反抗”行为,比如偷偷放屁诬陷给同学。

但与此同时,他也面临着同学的栽赃陷害和老师的讨厌:死对头叶驰敏摔坏相机,和老师报告说是朱朝阳干的;叶驰敏把水扣在头上,然后哭着说是朱朝阳干的······

种种细节,作者紫金陈通过看似简单的事情,去描述了小孩子之间的尔虞我诈;也铺垫了主题:

“成年人眼里,孩子永远是简单的,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孩子的诡计多端,哪怕他们自己也曾当过小孩。”

《隐秘的角落》中的严良和普普在原著《坏小孩》中也是工具人丁浩和普普,当朱朝阳首次听闻丁浩父母杀人的事情时,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从不知道,进而产生了警惕心;而丁浩的回答也很有意思:

“大概老师想保密,不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有个同学是杀人犯的儿子吧。”

除此之外,与《隐秘的角落》相比,《坏小孩》里出现的每个小孩都格外不单纯,不仅心思深沉,而且都表现出了不同于常人印象中的“恶”的一面。

3、结局的反转

《隐秘的角落》大结局没有实现完全的反转,这也是因为审核的因素,也是因为小孩之一是严良,而严良还需要在紫金陈的犯罪宇宙中再次出现,他是没办法“死亡”的。

比如迷雾剧场之一的《沉默的真相》,便是根据紫金陈的《长夜难明》改编的,主角之一便是廖凡主演的严良。

而原著《坏小孩》的结局则更加令人胆寒:

朱朝阳利用了张东升、普普和丁浩,牵制住这三个人完成了他的复仇计划;但这一切知道最后的最后才有严良揭开:只有严良发现了朱朝阳日记的秘密,所有的日记是在几天内集中完成的,而不是每天完成一篇。

而朱朝阳凭借着这篇完美的杀人日记,将所有罪责全部推到了死人身上,只有他自己独善其身,完美脱罪。

但是严良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

这才是最令人感到阴冷的地方。

小孩坏起来到底会坏到什么程度呢?可能是成年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因为在小孩子的身上,除了单纯,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不懂得真正的善和真正的恶,很多时候是凭借自己的心情和情绪去做事情。

在这一点上,一个坏小孩可能比一个成年的变态杀人犯还更恐怖。

4、映射的现实

其实无论是《隐秘的角落》还是《坏小孩》,都在试图探讨一个社会难题:未成年犯罪。

未成年奸杀同班同学,未成年人残忍杀害邻居小孩,未成年人将小孩直接推下电梯······社会现实中不乏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案件。

但目前无论是法律还是媒体方面,有时候对于行凶者未成年人的保护都超过受害人。

未成年人犯罪到底该如何量刑?这是一个引起诸多人深思的问题。

这是最高检2019年的未成年犯罪白皮书中的数字。虽然为未成年预留通道的初衷是好的,但在此过程中,是否出现了钻漏洞的现象?未成年人是否真的是无意识的?

如果遇到朱朝阳这种从一开始就计划并预谋好的“坏孩子”应该怎么办?

就像2019年10月份,大连14岁男孩杀死11岁女孩后,在社交聊天中说“警察草率”,并且明确知道“14岁”是一个衡量标准。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其不满14岁而无法入刑。

令人叹息!这也是《隐秘的角落》和《坏小孩》的恐怖之处,因为故事不一定是“故事”。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