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电视剧《清平乐》徽柔和怀吉吐露心声 被抓现行遭婆婆下药李玮掌掴

2020-05-13 12:09:00
A+ A-

电视剧《清平乐》徽柔和怀吉吐露心声

“留君不住君须去,秋月春风闲度,桃花零乱如红雨,人面不知何处。”《孤城闭》小说的结局,不到40岁的梁怀吉佝偻着身体,而那道宫禁之门内,因为没有了那个明媚而刚烈的女子,更成为了一座死城。

《孤城闭》小说的结尾,梁怀吉和徽柔公主,生死两相隔,看过小说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个让人心生怅惘的结局。

电视剧《清平乐》播到了近60集,徽柔公主终于认清了曹哥哥的真面目,即将下嫁给自己厌恶的李玮,而她和梁怀吉的旷世之恋,也会渐渐的拉开了帷幕。

《清平乐》保留了徽柔公主和梁怀吉的感情,而且剧中也还原了原著小说《孤城闭》中的很多名场面。

比如怀吉说愿意做公主的影子,徽柔公主对怀吉说:影子在地上,怀吉在心里。还有怀吉看着曹哥哥在雨伞上提诗向徽柔表达爱意,梁怀吉那猝不及防的掉下来的眼泪。而之后徽柔公主下嫁,两个人才真正的成为了彼此的依靠,不可分割。

只是,看了电视剧《清平乐》,很多观众都觉得,真的看不出梁怀吉有多爱徽柔,所以他猝不及防掉眼泪,观众觉得还是挺突兀的,而被梁怀吉的眼泪惊到的徽柔公主,刚慌里慌张的说怀吉不喜欢这样的公主,她就再也不理曹哥哥了,转眼间却又有了和曹哥哥亲吻的一幕。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徽柔之所以选择依赖怀吉,并且将情感寄托在怀吉的身上,除了怀吉自身很优秀外,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和怀吉相比,李玮是粗俗的,而且公主已经下嫁,她再也不可能像在闺阁之中那样,有机会接触优秀的男子,所以,她必须死死地抓住了怀吉这根救命的稻草,送荷包,也不吝于向怀吉说情话。

而怀吉方面,原本他就是隐忍、恬淡的性格,在他的心中,他和徽柔的身份就是云泥之别,所以,怀吉对徽柔的爱,真的是太复杂,他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能得到徽柔的回应,就像怀吉和官家说的那样,他只是希望徽柔快乐,能快乐一时就是一时。

在那个深宫中,徽柔爱怀吉,是无可奈何的别无选择;而怀吉爱公主,却是深沉绵长。

小说和电视剧之间,差别真的是挺大的,往往有些心理的东西,演员是没有办法诠释的,就像怀吉为何会对徽柔一往情深,在小说中,其实怀吉是无数次地问自己,孑然一身、无所依靠,在那个深宫中,钱财毫无意义,再加上淡泊名利的性子,怀吉甚至不清楚自己活下来的真正意义,直到他遇见了徽柔。

其实不仅仅是怀吉,还有张茂则,他们都是爱上了一个最不可能的人,但是,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仿佛才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张茂则甘愿以身犯险,只为了捍卫曹皇后的威严;而没有那么强攻击力的梁怀吉,他能做的,只是给徽柔公主最深度的陪伴。

《清平乐》这部电视剧,虽然梁怀吉和徽柔公主的感情,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凄美,就像很多粉丝说的那样,真的是在一堆玻璃渣中找糖吃,想要看两个人发糖,真的是极其不容易的。

而且,虽然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但是以现在的眼光在看这段爱情,总是少了一丝凄美,多了更多现实的考量。

不知道《清平乐》会给怀吉和徽柔怎样的结局,或许也会像小说中最终的那个情景,孤身一人的梁怀吉,面对着紧锁的宫门,佝偻着身躯,残喘苟活,靠想念那个把他放在心里的明艳女子而虚度光阴。

“阶上雪,庭前月,犹在残梦中明灭。燕分飞,音尘绝,懒顾年华芳时歇。”曾经那个恬淡的少年,终究被一段得不到的爱情,消磨得不成人形,只是,他真的后悔吗?

被抓现行遭婆婆下药李玮掌掴

《清平乐》自从张妼晗这个唯一拿了“宫斗剧本”的宠妃下线之后,整个后宫最大的冲突矛盾,便转移到了徽柔与曹评的初恋纠葛。

公主与曹评的私相授受可并非是“初恋那点小事”,而是牵扯到公主的声誉,以及更会影响到整个曹家,曹丹姝的命运,甚至是十三团练,乃至整个朝堂。所以今晚播出的剧情中,赵祯撞破了与徽柔偷偷私会亲吻的曹评,盛怒之下也让曹评认识到自己的愚蠢和渺小,哭着跪求姑父承诺远离公主,断情保命。

但是,用如此方式让徽柔看到曹评的不值得,却并不能让徽柔真正的心悦诚服,反而是让徽柔觉得自己彻底的失败。

甚至于,徽柔虽然看清了曹评的心,却也仍旧选择护着他,不惜对爹爹说:“你若毁了他,我便杀死你唯一的女儿!”

一句话,不只是徽柔的刚烈,还在于她向自己的父亲发起最后的抗议,用公主之尊来让官家妥协,给她最后一个体面的回忆,而不是彻底断送了自己那段初恋的美好。

然而,最新上线剧情中可见,已经妥协并嫁到李家的徽柔,日子越发过的郁闷不堪,甚至一直单独居住,并且在李家只信任怀吉一人。

这一切在李家夫人眼中,显然成了不合规矩不成体统的行为,忍无可忍闯入徽柔的寝室,兴师问罪一般质问儿媳徽柔,为何不爱李玮,反倒是让怀吉一个下人陪伴?

在李夫人眼中,徽柔不肯接受李玮坚持单独居住,是对李家的一种藐视。甚至开始对怀吉发火发难,最新上线剧情中可见,怀吉被李家下人打到鼻青脸肿,嘴角都有淤血,而原因是怀吉拼死阻拦李家夫人给徽柔下药!

从李夫人满口粗鄙的话可见,她已经将怀吉视为眼中钉,对着怀吉和公主大骂,甚至还用“乌龟壳”来刺激自己儿子李玮,让儿子好好治一治徽柔和怀吉。

这个李夫人,不但是最笨人蠢心肠也不够好,徽柔单独居住她没法子,就想到了给儿媳下药这样卑鄙的举动,甚至对着公主大喊:此举是婆婆调教儿媳,便算是到了官家那里,也不怕!

婆媳矛盾一触即发,徽柔听不了婆婆如此诋毁和侮辱,顺手拿起一个茶杯,怒气冲冲的猛然砸到婆婆额头!

而婆婆被砸,更是发疯一样的辱骂徽柔“贱人,贱人”,徽柔则冲上去跟婆婆扭打一团。此时的李玮终于发火,一把推开徽柔不说,并怒气冲冲的责问徽柔:为何打我娘?

已经被气疯的徽柔,根本无法控制情绪,打完了婆婆又开始打李玮。加上李夫人在一旁疯狂辱骂公主,又哭又闹又指责,李玮忍无可忍掌掴徽柔。

显然,在徽柔和婆婆这次动手的矛盾中,不单纯是因为李夫人下药逼迫,还在于李家暴打怀吉,怀吉已经被打到鼻青脸肿,而且李夫人又在辱骂怀吉宦官的身份,更是侮辱徽柔跟怀吉的关系。

每一点都牵连到怀吉,这是公主不能忍的!所以她才会心疼怀吉,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怀吉,怒而暴打李玮,甚至砸伤了婆婆。

嫁到李家的徽柔,已经非常可怜。怀吉是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也是唯一可以懂她的人。李夫人暴打怀吉,就等于在打徽柔的脸,怀吉是徽柔跟婆婆矛盾的导火线之一,但归根结底,还是赵祯的一意孤行酿出了悲剧。

而被李玮掌掴的徽柔,隔天回到后宫哭诉,并且说什么都不肯原谅李玮,更是不会再回李家。

面对这种僵局,曹丹姝依然拿出她那套大方隐忍的说教,宽解徽柔让她听话回家,甚至还跟徽柔解释,说驸马已经知道错了,力权徽柔放下矛盾,回婆家过日子。

然而,曹丹姝的规劝也就罢了,毕竟她是皇后不能在公主嫁人这件事上,过多的反驳官家。关键是看赵祯的态度,面对徽柔如此大哭大闹,赵祯看着眼前唯一的女儿如此受气又委屈,甚至都有些疯狂。

但赵祯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将徽柔送回了李家。

就算是苗心禾已经忍无可忍,心疼女儿主动跪倒向赵祯求情,却也于事无补,赵祯还是拒绝了母女的哀求。

显然,在徽柔嫁到李家这件事上,赵祯不但是一意孤行,更是坚决不会动摇和妥协。按理说这是赵祯唯一的女儿,如此受辱并且在婆家被欺负,赵祯如何舍得又如何允许?

然而,在官家的心中,他即便疼爱公主却也不得不为公主筹谋,徽柔不可能一直任性下去,总要过正常的婚姻生活。而且从赵祯的状态来看,他已经白发丛生,而且胡子都白了,并不能护着徽柔太久,徽柔将来要依靠的,还是夫家。况且既然公主已经嫁了,怎能和离?岂不成了大笑话?

哪个父亲愿意看到女儿如此婚姻和生活?赵祯虽然很难很心疼,却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官家,也是有苦难言,万般无奈啊。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