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清平乐》怀吉徽柔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怀吉徽柔”历史上真有渊源

2020-04-28 10:25:33
A+ A-

《清平乐》怀吉徽柔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清平乐》根据小说《孤城闭》改编而成,主要讲述的是宋朝宋仁宗时代的故事。在看这部电视剧之前,一直以为皇家有百般好。看了这部电视剧之后,才发现皇家也有很多无奈。

皇家的一言一行,都会直接影响到百姓的生死。皇家的每一个人都没有私事,只有国事。甚至他们的婚姻生活,都可能会成为巩固政治的牺牲品。

这部电视剧非常的精彩,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是宋仁宗和曹皇后以及张贵妃之间的三角恋了。有人觉得养成系的恋爱更甜蜜,也有人觉得先婚后爱的方式很不错。

阿旭却认为剧中最吸引人的点,其实是徽柔和怀吉这条线。这两个人本来是小说当中的主角。可能是为了让背景看起来更加的宏大,所以最后两个人成了副线。

因为家里面穷的缘故,在怀吉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入宫中,成了宦官。那时候的他一定不知道,未来他会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吧。

不得不说剧组真的是非常的用心,怀吉和徽柔的演员已经换了好几个了。在最新的剧情当中,最终版本的怀吉上线了。怀吉的扮演者叫做边程,是一个长相特别温柔的小哥哥。

官家的儿子最兴来出生了,官家让怀吉去照顾最兴来。怀吉就这样成了仪凤阁的宦官,和徽柔住在了同一个空间当中。这是两个人感情进展的大好机会。

徽柔特别的黏怀吉,经常和怀吉呆在一起。怀吉虽然觉得不合适,可也没有办法拒绝徽柔的请求。于是乎两个人经常黏在一起,就连徽柔入睡都是怀吉在哄着她。

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实在是太美好,不过这个时候徽柔还小,两个人还是朋友。徽柔睡觉总是不踏实,怀吉就要去给徽柔添一些安神的香。

刚刚起身的时候,徽柔却突然抓住了怀吉的手。还淡淡的说了一句:哥哥别走。徽柔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酥酥的撩动人的心弦。估计怀吉这个时候的内心也是相当不平静的吧。

可是怀吉身为一个内侍,还是应当有分寸。他告诉徽柔,这样不合规矩,让徽柔不要这么叫。怀吉实在是太温柔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存在。

从小身边有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也难怪徽柔长大之后会看不上李玮。怀吉让徽柔乖乖睡觉,徽柔却不愿意。徽柔害怕他一睡着怀吉就离开了,她就感受不到怀吉的存在了。

怀吉表示只要自己和公主说话,徽柔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说完这句话,徽柔就闭上了眼睛。然后抓着怀吉的手,两个人就开始聊天了。

两个人的相处实在是太甜了,简直就像是情侣一样。怀吉对徽柔来说一定是非常特别的存在。如果怀吉不是宦官的话,凭借怀吉的才华,一定能够得到官家的赏识。

徽柔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怀吉在一起了,就不会有之后的悲剧发生了。不过虽然结局是非常凄凉的,但是过程也是特别甜蜜的。

真的很期待接下来的精彩剧情,期待着两个人之间的甜蜜互动。只是现在的这个徽柔实在是太小了,嗑糖总会有一种罪恶感。期待着任敏版徽柔的上线,相信一定很精彩。

“怀吉徽柔”历史上真有渊源

除了晏殊、范仲淹等“背诵并默写”文人天团的出场,电视剧《清平乐》中还交代了不少历史背景,其中由新的角色“董淑妃”董秋和引出了北宋花鸟画的改革领军人物——崔白,他的《双喜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是举世无双的国宝。根据小说的设定,董秋和在进宫嫁给官家之前,和宫廷画师崔白是恋人。由于感念公主徽柔和怀吉的爱情,故而创作了这幅《双喜图》。

历史上,兖国公主夜扣宫门,是在嘉祐五年。《双喜图》的创作时间为1061年,原画有题跋“嘉祐辛丑年崔白笔”,也就是公元1061年,在公主夜扣宫门的一年后。崔白进入宫廷画院时已经年逾花甲,但这段时间线上的“巧合”,无疑给了小说作者很大的遐想空间。

崔白(1004-1088),字子西,濠梁(安徽凤阳)人。据史书记载,崔白“尤长于写生”。《宣和画谱》中卷十八说他“殆有得于地偏无人之态”,才能兼具形神,“体制清赡,作用疏通”,体现出与院体截然不同的野趣与盎然的生机。在崔白之前,北宋花鸟画风格长时间被“黄筌富贵”垄断,徐熙、黄筌、黄居寀的绘画风格流行一时,小说中也写到了在宫中众多画师几乎全部都在学习,模仿黄居寀的风格和技巧,也只有崔白才敢说才会说“画禽鸟未必总要勾勒堆彩,偶尔混以没骨淡墨点染,也颇有野趣。”

在进入画院前,崔白到处游历写生,形成自己的画作风格,即便这样他也已经是一派大师了。王安石在《纯甫出僧惠崇画要予作诗》中说:“一时二子皆绝艺,裘马穿赢久羁旅;华堂岂惜万黄金,苦道今人不如古。”王安石给予“二子”即惠崇和崔白以高度评价。

崔白一生作画甚丰,仅《宣和画谱》就记载有241幅,但传至今日,已经真迹难寻,目前可确认为崔白画作真品的有《寒雀图》《双喜图》《竹鸥图》三件。

绢本设色画《竹鸥图》,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这幅《竹鸥图》是崔白的写生作品,纵101.3厘米,横49.9厘米。《竹鸥图》中的那只白鸥逆风逆流,涉水前行,水滨的竹和草都可以看出风吹之劲。从这幅画可以看出,崔白善于描写生动的花鸟生活,而不是一幅静止的画面。虽然这幅作品从题材上来讲很普通,但是画家却赋予了这一平凡的主题不凡的艺术个性,可见他对物象的描绘把握之准确、画艺之高超、技法之熟练。

《双喜图》是崔白最负盛名的代表作,它曾经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宋人双喜图》,一度被人们认为是宋代某个无名氏的作品,后来直到20世纪才有研究者于画面右侧树干上发现有“嘉辛丑年崔白笔”的墨笔题款,由此人们才知道这幅画是北宋花鸟大师崔白的作品。而根据题款上留下的年份又可以得知,《双喜图》是崔白晚年绘画风格成熟时期的作品。

这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唯一一幅崔白作品《寒雀图》。隆冬的黄昏,一群麻雀在古木上安栖入寐。画家在构图上把雀群分为三部分:左侧三雀,处于静态;右侧二雀,处于动态;而中间四雀,则成为画面的重心,将左右加以平衡。

崔白的革新对北宋宫廷花鸟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从画院中人到院外的文人士大夫画家,从者甚多,他们从“黄家富贵”一统天下的风格中走出来,开始崇尚新意,深入写生、写实,这种趋势到了后来的宋徽宗赵佶那里,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