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都美竹撕吴亦凡后首晒美照:心若向阳 无谓悲伤

2021-07-30 09:02:06
A+ A-

和解?都美竹撕吴亦凡后首晒美照:心若向阳 无谓悲伤

最近一段时间,都美竹和吴亦凡事件引发热议,7月29日晚上,都美竹终于在和吴亦凡风波后,首次晒出自拍美照:“心若向阳,无谓悲伤。微笑向暖,年华未央”。

和解?都美竹撕吴亦凡后首晒美照:心若向阳 无谓悲伤

照片中,都美竹化着淡妆出镜,披散着长发,穿着的抹胸装,冲镜头比划剪刀手,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前报道

吴亦凡事件通报详情:“决战”千字文系写手编撰

脱粉上热搜!警方通报吴亦凡事件后 粉丝纷纷脱粉

近日,网友都美竹在微博上爆料,称某明星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与他发生关系,受害者包括其在内超8人,甚至还包括未成年女生。

而吴亦凡对此则表示了否认,称“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并表示,“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为此,吴亦凡被十余个代言品牌解约。

吴亦凡、都美竹各执一词,均坚称对方说谎,而网络上的截图爆料一个接一个,让人看不清真假。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7月22日从北京朝阳警方获悉,针对网络上流传的说法,警方经调查,确认吴亦凡经纪人曾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聚会,被收手机后,10余人共同玩桌游饮酒,酒后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留宿,并发生性关系;今年6月,都美竹为提升自己网络知名度,先与朋友在微博上进行炒作,后与网络写手共同策划,并由网络写手撰写“决战”千字文进一步炒作;期间,有诈骗嫌疑人冒充受害女性、都美竹及吴亦凡工作室,分别与吴亦凡、都美竹双方进行沟通,索要300万元钱款,而实际上吴、都二人就此事并未直接联系。

目前,该诈骗嫌疑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2020年12月

吴亦凡与都美竹唯一一次见面曾发生性关系

据警方调查,2020年12月5日22时许,冯某(女,28岁,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女,18岁)到吴亦凡(男,30岁)家中参加聚会。期间,参加人员手机被收走,统一保管。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发生关系时,都美竹已经满18周岁。

当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

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前几天,二人里联系较为密切,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二人保持微信联系。

2021年4月后,因吴亦凡拒不回复都美竹微信,都美竹感到自己被冷落。6月,都美竹开始在网上发布与吴亦凡相关信息后,吴亦凡将其微信删除。

2021年6月至7月

都美竹为提升网络知名度开始炒作“决战”千字文系网络写手撰写

据警方调查,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遂由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微博账号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

6月3日,吴亦凡发文称“没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当日,都美竹发文:“就这样吧,各自安好吧。”

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3篇炒作博文。其中包括都美竹称吴亦凡与其交往期间,和自己周围的许多女生有染;都美竹称自己准备报案;都美竹称有未公开证据。

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男,31岁)为谋取利益,主动联系都美竹,经商议后,共同策划并由徐某撰写“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过微博账号陆续发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前期发布的博文为都美竹微博账号带来大量粉丝,在徐某找到自己后,都美竹便邀请徐某来北京,继续为自己进行包装。

而徐某也曾向警方表示,其看到都美竹涨粉挺快,认为只要自己帮她包装,都美竹未来肯定能成为大网红,到时候自己还可以当她的经纪人。

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在网络上流传最为广泛的“决战”千字文,系徐某与都美竹通过网络聊天内容为素材,再包装、编撰而成。而都美竹提供的“素材”其中却包括他人虚构的内容。

2021年6月至7月

幕后“操纵者”分饰三角进行诈骗

2021年6月,仅有初中文化的23岁男子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随后,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亦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美竹的信任,并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获取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

7月10日,刘某迢利用获取的信息,先是冒用都美竹名义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邮件,声称要网曝吴亦凡黑料。在与吴亦凡律师取得联系后,向吴亦凡方以双方达成和解为名,索要800万元赔偿。最终,谈到300万元。随后,刘某迢将自己和都美竹的银行账户一并发给吴亦凡律师,意图让吴亦凡律师将300万元,分别转至两个账户中。

7月11日,为暂时平息事态,吴亦凡母亲分两次向都美竹账户转账50万元。而这50万元在都美竹眼里,是吴亦凡“莫名其妙”打过来的“封口费”。

50万元钱款全进了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见自己未得到钱款,便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

2021年7月17日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让其签“认罪书”吴、都二人实际从未直接联系过

随后,刘某迢假冒并使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吴亦凡工作室名)微信号,自称系吴亦凡律师,与都美竹协商达成300万的和解赔偿,否则索回50万元。

都美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亦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名改为“seven”提供给都美竹。因支付宝限额原因,都美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至此,吴亦凡律师认为其已经给了50万元;而都美竹则认为,吴亦凡先是莫名其妙给自己转账了50万元,又以签署“认罪书”为要挟,索回钱款。

7月17日都美竹在网络上晒出转账记录,并控诉吴亦凡让她签“认罪书”。

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而在整个过程中,吴亦凡、吴亦凡律师和都美竹都从未就此事建立过直接联系。双方所谓的“联系”,都是刘某迢为实施诈骗,利用“DDX”、冒充都美竹微信及冒充吴亦凡工作室而来的。期间,刘某迢与都美竹在联系的过程中,因怕暴露自己男性身份,均只使用文字进行沟通。

2021年7月18日

吴亦凡母亲报警称遭敲诈“操纵者”被警方抓获其余网曝行为仍在调查中

2021年7月14日,北京朝阳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吴某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当时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工作中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男,23岁),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同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了解到,到目前为止,都美竹本人,及网络上所有控诉吴亦凡“迷奸”等事的事主,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警方进行报案。

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责任编辑:郭一楠 CK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