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弗洛伊德女儿获赠迪士尼股票 系影星芭芭拉·史翠珊赠送

2020-06-16 09:48:32
A+ A-

【弗洛伊德女儿获赠迪士尼股票】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跪杀”,身后留下6岁的女儿吉安娜。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5日报道,吉安娜13日在Instagram上发布持有迪士尼股份证书的照片,并在照片下称:“感谢芭芭拉·史翠珊,因为您,我现在成为迪士尼的股东。”吉安娜未公布获赠的股份数额,但据多家美媒报道,迪士尼股份升值劲头强,在过去10年累计收益率为370%,截至15日股价约为每股115美元。

弗洛伊德女儿获赠迪士尼股票是怎么回事 迪士尼股份过去10年累计收益率370%

除芭芭拉·史翠珊之外,好莱坞还有不少名人伸出援手,美国歌手坎耶·维斯特近日向吉安娜以及同样遭到警方暴力执法伤害的两个黑人家庭捐助200万美元。此外,美国得克萨斯南方大学也宣布给吉安娜全额奖学金,让她能够顺利升学。专门为吉安娜设立的筹款网页目前也已筹得超过200万美元善款。

弗洛伊德女儿获赠迪士尼股票是怎么回事 迪士尼股份过去10年累计收益率370%

据《TMZ》6月14日报道:芭芭拉·史翠珊送给吉安娜的这份礼物价值连城,虽然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股,但按照目前股价来看,迪士尼目前每股115美金。

弗洛伊德女儿获赠迪士尼股票是怎么回事 迪士尼股份过去10年累计收益率370%

延伸阅读:

推倒雕像、下架视频,“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示威活动正发生变化

从5月底至今,“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在欧美多国街头持续蔓延,从街头游行示威、与警察对峙,到推倒雕像、下架视频,示威者们抗议的方式也变得更加多元。

连日来,从美国内战南方邦联将军到17世纪英国奴隶贩子,从比利时殖民时期国王到英国首相丘吉尔,多地历史人物雕像被推倒;

HBO南北战争题材电影《乱世佳人》、英国知名喜剧《小不列颠》等影视作品相继被“下架”;

美国谷歌公司,准备将其程序中“黑名单”和“白名单”一词,用更加“种族中立”的词语替换掉,以支持美国黑人的反种族主义的运动。

愤怒的民众,开始了一场种族主义的历史清算。

推倒雕像

6月6日晚,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小群示威者拉倒了一座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将军的雕像。南方邦联曾在美国南北战争中支持奴隶制。

几日来,这一幕开始在世界多地上演。

6月7日,英国布里斯托的示威者用绳索拽倒了17世纪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铜像,并将其淹入河中。科尔斯顿作为当时英国皇家非洲公司的最高行政副总裁,在12年的时间里,直接经手贩卖超过8.4万名黑奴。

6月8日,美国又一座南方邦联作战军官约翰·B·卡斯尔曼的雕像被拆除。

6月9日,比利时殖民时期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被拆除。利奥波德二世曾将刚果划为自己的私人领地,在他统治时期共有1500万黑人遭受迫害。

当日,英国17世纪著名奴隶贩子罗伯特·米利根的雕像也被连根拔起。

就连“女王”也未能“幸免”……

英国利兹市维多利亚女王雕像在9日,被涂鸦上“谋杀犯”和“奴隶主”等字样。维多利亚是19世纪的英国女王,她在位时是英国最强的“日不落帝国”时期,建立和占领了很多海外殖民地。

哥伦布的雕像,同样被推倒沉湖。

6月9日,美国弗吉尼亚州,约千名抗议者,聚集哥伦布纪念碑前,在雕像上放火,随后将其推倒在湖里。

现场抗议者表示,哥伦布是一名大屠杀者,他并没有发现美洲大陆,我们需要戳穿这个谎言,必须推倒雕像。

“下架”视频

除了推倒雕像,影视圈也开始蔓延开一场清算种族歧视旧账的运动。

6月10日,美国知名影视流媒体平台HBO MAX日前下架了奥斯卡经典电影《乱世佳人》,原因是美国种族关系紧张之际,有不少美国民众认为,这部影片宣扬种族主义,涉嫌种族歧视。

HBO MAX发布声明说道,“《乱世佳人》是时代的产物,但不幸的是它描绘了部分美国社会存在的种族偏见”“在对其历史背景进行讨论并对其中的一些特定描述加以谴责之后,这部影片未来会重回平台。”声明还补充说,“想要创造一个更加公正、平等和包容的未来,首先要承认并去了解我们的历史”。

就在《乱世佳人》被下架之际,美国派拉蒙电视网9日宣布停播一档于1989年首播的真人秀电视节目《警察》(Cops)。

据美联社报道,5月底,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针对警察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时,该节目被暂时停播,而现在派拉蒙电视网的最新决定则意味着永久停播。

此外,网飞公司及BBC旗下平台也宣布下架知名喜剧小品系列剧《小不列颠》,原因是因为剧中白人演员在扮演黑人角色时涂了“黑脸”。

这波“下架”风潮,不仅在美国,也扩散到日本。

近日,日本NHK的一档国际新闻节目中,播放了一段丑化黑人的动画片,被观众和网友怒批“种族歧视”,美国驻日本临时代理大使也批评该节目“有冒犯性”。

在受到强烈批评后,NHK9日删除了这段动画,并发布致歉声明表示:“播出时欠缺考虑,向感到不愉快的人致歉。”

屏蔽种族歧视词语

为支持美国非裔的反种族主义运动,谷歌公司也有新举措。

根据多家国外科技网站报道,美国谷歌公司旗下的Chrome浏览器开发团队,准备将其程序代码中所有的“黑名单”和“白名单”一词,用更加“种族中立”的词语替换掉,以支持美国黑人的反种族主义的运动,消除程序代码中潜藏的隐性种族主义。

报道中重点提及了两个将被移除的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词语——“黑名单”(Blacklist)和“白名单”(Whitelist)。

其原因是这两个词语会加重人们对于“黑是不好的,白是好的”这种有种族主义之嫌的认知,并建议将这两个词更换为“屏蔽名单”(Blocklist)和“允许名单”(Allowlist)。

历史旧账

能否一推了之、一删了之?

尽管反种族主义的波澜再起,但历史的顽疾能否一推了之、一删了之?

有人认为,美国种族主义的历史由来已久,明显地摆在那里。要清算这笔历史欠账,也不是搬走雕像就可以一了百了的。

而关于演艺圈的清算种族歧视旧账运动,则有人认为“你过去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不论是红极一时的明星,还是留名影史的经典,都无权获得豁免。”

对此,您怎么看?

英媒回忆弗洛伊德一生:从“我会改变世界”到“我无法呼吸”

“我会成为一个大人物,我会做与众不同的事,我会改变世界的。”这是弗洛伊德少年时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多年后的某一天,他被捕时一句“我无法呼吸”引发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反种族歧视示威。从“我会改变世界”到“我无法呼吸”,他的一生都经历了什么?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0日刊文完整回顾了弗洛伊德的生平。

曾梦想“改变世界”的非裔青年

弗洛伊德1973年在北卡罗来纳州出生,成长轨迹与许多在贫困与暴力中艰难成长的非裔美国人不无相似。

弗洛伊德年少时,父母分居,母亲找了新男友,带着孩子们定居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贫困社区。

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快报》采访他的家人与儿时好友得知,在附近的街上看见被枪杀的尸体,或是听说年轻女孩在小巷中被强奸,都是不足为奇的常事。

弗洛伊德一家由于需要养育五个孩子,生活比周边邻居们更为困苦,常以香蕉和美乃滋三明治果腹。不过,弗洛伊德的弟弟感怀,当年家中虽然不宽裕,但家人之间充满爱意。

尽管生活中充满暴力与贫困的挣扎,弗洛伊德的童年似乎带着明亮的底色。

8岁时,他的理想是成为最高法院的法官。

他的小学老师近日公开了弗洛伊德当年的作文,他以童稚的字迹写道:“当人们说,‘法官阁下,他抢了银行。’’我会说‘坐下’,如果他没抢,我会让守卫释放他。然后我会用锤子敲桌,全场每个人都会安静下来。”

字里行间流露着小弗洛伊德对公正与正义的追求。那时没人能预料到,30多年后,他将以悲剧性的陨亡,激起全世界对公义的呼唤。

作为家中长子,弗洛伊德是家族的骄傲,他是兄弟姐妹间第一个从高中毕业、升读大学的。在中学时期,他专注打橄榄球与篮球,从不在街头惹事生非。

同学记得弗洛伊德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会成为一个大人物,我会做与众不同的事,我会改变世界的。”

当年的篮球队教练形容他是个乐观快乐的“平常人”。如今,缅怀他的亲友称身高1米93的他为“温柔的巨人”。

走入歧途的“温柔巨人”

在弗洛伊德身上,能看到许多出身贫苦的非裔美国人的影子,他们奋力通过教育与工作,脱离暴力与贫困的原生环境,但却一再遭遇生活的痛击。

弗洛伊德曾以成为职业运动员为目标,显露有望跻身NBA的潜力。他还是个业余嘻哈歌手,与当地知名的嘻哈音乐人结为好友,曾经登场客串演出。

然而,他在体育圈和音乐圈的朋友与前辈一个接一个因枪杀、毒品滥用、车祸、疾病等种种原因离世。

那个在大学球队表现出色的“温柔巨人”,因不明原因从佛罗里达州的大学辍学。他回到母亲身边分担家计,同时在得克萨斯州一所大学修读社会学。

此前他心中一直绷紧的弦似乎突然断了,以往坚守的信念也被抛弃。不知为何,弗洛伊德不再打球了,最终也没能获得大学学位。

1997年,24岁的弗洛伊德因贩卖低于一克的毒品而被捕。接下来的十几年,他将因盗窃、贩毒、私闯民宅等罪名多次进出监狱。

2007年,他伙同其他五人入室抢劫,当着一名幼童的面,用手枪扇打屋内一名女子。

弗洛伊德因此入狱四年,他在服役中开始笃信宗教。出狱后,他热心为教会服务,并与当时的女友生下了小女儿。

此时,他的口头禅变成了劝人向善的“上帝是好的”、“阿门、阿门”。

“无法呼吸”的人生尾声

2017年,当时深陷毒瘾的弗洛伊德渴望戒毒、在职业上取得进展,以争取女儿的监护权。

于是,他从休斯顿搬到了美国中西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这里以多元和包容闻名。

但即使是在以多样性为傲的明尼阿波利斯,歧视有色人种的政策依然隐藏在包括警察执法的社会各个层面。当地居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形容在这里遇到的是“带着微笑的种族主义”。

弗洛伊德在当地教会的协助下成功戒毒,痛改前非。他在当地餐厅和夜间音乐俱乐部打两份工,生活似乎又变回了彩色。

老板和同事们记得他穿的制服干净精神,他喜欢咧开大嘴微笑,见到常客就会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有时他会随着音乐起舞,以笨拙的舞姿逗大家开心。

不过,弗洛伊德的新生活也并非一帆风顺,母亲在2018年去世,大受打击的他飞回休斯顿参加葬礼。母子两人关系亲密,弗洛伊德还在身上刺上了母亲的名字:“Cissy”。

今年席卷全美的新冠疫情,在弗洛伊德身上添上重压。他丢掉了两份保安工作,成了疫情期间数百万失业美国人中的一员。

4月,他被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但其后的尸检报告未将此列为他的死因之一。

根据统计数据,在新冠病毒引发的美国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中,非裔受到的打击比白人更重。

美国白人与非裔在2020年的收入差距,竟与1968年时相差无几。当年马丁·路德·金遭遇刺杀、民权运动如火如荼,经过50多年后,美国仍在种族经济不平等问题上停步不前。

种族不公是落在弗洛伊德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像他一样生活在底层的非裔身上,早已落满了稻草。

在当地一家夜间俱乐部El Nuevo Rodeo Club,弗洛伊德曾与44岁的德里克·肖万共事。俱乐部的老板说,每逢周二晚俱乐部举行热闹的专场音乐会时,两人都会负责安保工作,但他们或许素未谋面。

弗洛伊德与肖万生命轨迹的再次相遇,被一段惊骇人心的视频记录下来,在世界各个角落激起反种族主义的怒火。

5月25日,白人警官肖万在拘捕弗洛伊德时,跪在他脖子上长达8分46秒,导致其死亡。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弗洛伊德绝望地呼唤着母亲:“妈妈,妈妈,我无法呼吸。”

弗洛伊德从小到大,或宏大或微小的梦想,在那一刻全都戛然而止。

“改变即将到来”

美国近年频频出现非裔美国人被执法人员杀害的案件。

“我无法呼吸”这句话,2014年7月在被捕时去世的纽约小贩埃里克·加纳也曾说过。患有哮喘病的加纳当时被白人警察用胳膊勒住,反复说“我无法呼吸了”,直到失去知觉。

迈克尔·布朗、奥尔顿·斯特林、菲兰多·卡斯蒂利亚、特伦斯·克拉彻……受害者的名字被示威者一一写在标语上,贴在白宫门前栅栏上。

数百名示威者躺在首都华盛顿特朗普酒店前的热浪滚滚的柏油马路上,在8分46秒内齐声高呼“我无法呼吸”。

除了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等主要城市举行大型示威,数百万人走上街头,反对种族主义执法。

示威者表示,已疲于听见非裔人士因种族性执法致死,迫切要求改革。“解散警队”、“停止给警队拨款”成为示威中常见的口号。

民主党人近日在国会推出改革警队的法案,法案内容包括建立全国性的警察执法不当数据库、禁止使用锁喉动作、在执法时佩戴肢体摄像机等。但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会否支持这一法案,目前仍不明朗。

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偏激的左翼民主党人想要削减经费或放弃我们的警察。对不起,我想要法律与秩序!”

白宫则表示,如果减少警员数量,街上只会充斥“混乱、犯罪与无政府主义”。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非裔总统。他日前表示,弗洛伊德之死掀起的抗议浪潮,代表着“对数十年来未能改革警察执法,以及更广泛的刑事司法制度的沮丧”,而打击非裔族群的暴力“很多时候来自本该服务和保护你们的人”。

弗洛伊德的葬礼上,响起了美国民权运动中的标志性歌曲《改变即将到来》(A Change is Gonna Come)的歌曲。

“生活是如此的艰辛,但我惧怕死亡,因为我不知道,穹顶之外还有些什么。虽然已等待了很久很久,但是我知道改变会来的。”

无论会否得到联邦层级的政府支持,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社会运动,有望掀起一系列地方政府的警务改革实验。

来源:综合环球网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郭一楠 CK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