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美竹和吴亦凡之间发生了什么 都美竹吴亦凡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2021-07-23 11:42:19
A+ A-

都美竹和吴亦凡之间发生了什么

近日,都美竹爆料知名男艺人吴亦凡性丑闻一事引爆舆论。双方也拿出诉诸法律、决一死战的劲头。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有关调查的情况通报。根据警方的调查,2020年12月,吴亦凡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让人意外的是,经过警方调查,这起风波竟牵出了一名诈骗嫌疑人刘某迢。他首先冒充被吴亦凡欺骗感情的女性骗取都美竹信任,获取都美竹手中的交往信息。接着以都美竹的名义与吴亦凡律师联系协商赔偿,最后再冒充吴亦凡工作室与都美竹协商赔偿,并在都美竹账户收到50万元转账后向都美竹索要退款。

都美竹和吴亦凡双方都没想到,在这场“战斗”中,竟然都被人骗了。

交往:

都美竹赴约酒后与吴亦凡发生关系

警方的调查首先证实了都美竹与吴亦凡确实有过一段交往。

2020年12月5日22时许,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的冯某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18岁,女)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

当晚,大家都交出手机统一保管后,都美竹与十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6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此后二人保持微信联系直至2021年4月。

警方对双方交往过程的通报不长,但信息量不小。都美竹赴约前接到了MV女主角面试邀请。赴约时,都美竹已年满18岁,并非未成年人。警方没有认定存在“灌酒”行为,但都美竹的手机确实被收了。都美竹酒后留宿与吴亦凡发生了关系,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

曝光:

网络炒作提升知名度

今年4月,吴亦凡不再回复都美竹消息后,都美竹向好友诉说自己受到了冷落。

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在后来警方调查时,都美竹表示曝光的目的是为了涨粉,提升自己的网络知名度。

随后,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微博账号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了3篇炒作博文。

在都美竹曝光自己与吴亦凡的交往后,各路人员也嗅到了利益的味道,找上门来。其中一人是31岁的网络写手徐某。

7月13日,徐某主动联系都美竹,想帮她炒作。双方一拍即合。

办案民警表示,徐某根据都美竹的叙述等素材进行包装渲染,大笔一挥撰写了“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费心力写文案,徐某并没有收费,他看重的是长远利益:想把都美竹炒红,今后当都的经纪人。虽然文案中有些内容经过包装加工,但都美竹还是从7月16日起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陆续发布这些文章,其个人微博也涨粉到400多万。

骗局:

一诈骗嫌疑人冒充身份骗了吴亦凡都美竹

随后的事态变成了都美竹与吴亦凡工作室的对撕。

都美竹微博晒出与吴亦凡工作室“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沟通聊天记录、和解协议以及收到50万元的转账记录。都美竹认定这是吴亦凡给自己“下套”,想以敲诈勒索犯罪把自己送进监狱。随后表示已经陆续向吴亦凡方退款并宣布“决战”。

而吴亦凡一方也不甘示弱,直指都美竹造假,工作室根本没有“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微信号,也从未收到都美竹退款,并已向警方报案。

双方都言之凿凿,晒出“证据”,到底谁在撒谎?警方22日发布的通报解释了这其中蹊跷。

根据警方通报,7月14日,吴亦凡的母亲向北京朝阳警方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朝阳警方当天便受理此案。在警方的调查中,这场风波的一个关键人物刘某迢浮出水面,他所扮演的角色更是出人意料。7月18日,刘某迢落网。

23岁的男青年刘某迢家住江苏南通,初中学历。今年6月,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突然产生了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刘某迢首先自称是被吴亦凡欺骗感情的受害人联系都美竹,要与都共同维权,由此赢得了都美竹的信任。他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在声援都美竹的同时套话,并拿到了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聊天记录等。

办案民警表示,拿到来自都美竹的第一手材料后,刘某迢开始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电子邮件,声称只想解决问题,不想把吴亦凡搞成第二个罗志祥等。工作室看到后,将代理律师的联系方式发给刘某迢,以期沟通此事。7月10日,刘某迢仿冒了一个都美竹的微信号,打着都美竹的名义与吴亦凡方律师商量赔偿和解,达成了300万元的和解协议。

刘某迢的本意是借都美竹之名骗吴亦凡的钱,便将自己的账号以受害人家属的名义发给对方律师。但律师只认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不得已,又注册了“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微信号,以吴亦凡一方的名义与都美竹联系,要来了都美竹的账号发给吴亦凡律师,并将律师拟定的和解协议转发给都美竹,希望达成这300万元的和解赔偿。

7月11日,吴亦凡的母亲为了息事宁人,先给都美竹的账号打入50万元。

钱进了都美竹的账户,刘某迢忙活半天一分钱没拿到怎么能甘心?警方表示,为了骗钱,刘某迢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而都美竹在看到协议后,认为是圈套也拒绝签署协议,刘某迢随即想到了新法子。他以吴亦凡工作室人员名义跟都美竹联系,说不签协议就要退还50万元。都美竹同意退款,刘某迢将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更名改姓,伪装成吴亦凡律师的账号提供给都美竹。都美竹自以为退还给吴亦凡的18万元其实都进了刘某迢的账户。

都美竹吴亦凡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在7月22日晚,北京警方终于出了吴亦凡事件的通报,通报中写得非常的详细,本以为吴亦凡与都美竹各执一词,肯定有一个在说谎,万万想不到,双方居然说的都是实话,只因为从天而降一个诈骗犯。

警方通报里可以证实都美竹说的事都是真的,但是有不少添油加醋的成分在,都美竹与吴亦凡相识是因为对方以选拔“mv女主角”的名义邀请都美竹去酒局,酒后都美竹留宿于吴亦凡家里,二人发生关系后,第二天都美竹在他家里吃完午饭自己走的;

这里可以证明吴亦凡第一次澄清所说的是假话,当时吴亦凡工作室表示与都美竹只见过一次,没有发生关系,这是扯谎,后来吴亦凡与都美竹一直保持频繁联系,还给都美竹打了3.2万元,都美竹也收下了,再过不多久,吴亦凡就不搭理都美竹了;

这里警方并没有提到灌酒和失去意识发生关系,也表示都美竹没有报案,而且已经走访了酒局的证人,对于收手机一事,吴亦凡方否认,但是警方走访后表示是真的。

在6月都美竹第一次发文是炒作,是想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于是才与自己的闺蜜刘某合计,将文章发了出来,当时她发文后很快就进行直播带货,介绍口红和要观众刷礼物,这行为和她的初衷是吻合的;

可能是这一个月来尝到了流量的甜头,于是7月份都美竹再发了三篇文章,比之前更引起了不少关注,这时有个专职写手找上了都美竹;

为了利益几个人商议后,决定由写手代写十几条文案,陆续由都美竹的账号发出来,这时的进展还很正常,就在热度越来越高时,事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警方的通报里来看,都美竹从来也没想过从吴亦凡那里要钱,她只是想利用吴亦凡来帮自己提高名气,吴亦凡方面也没有什么动作,毕竟两人真的有交往过,只是装模作样的混过去;

但是就在此时,有一个骗子找上了都美竹,一人假扮三个角色,首先装作女性受害者获取了都美竹信任,并套了她不少话,借此联系上了吴亦凡的工作人员,并且对其进行敲诈勒索。

就是这个骗子,让事态走向了一个质变的道路,骗子与吴亦凡方面达成了300万和解的协议,并发了自己的账号和都美竹的账号过去,然后再以吴亦凡工作室的名义骗了都美竹,也达成了300万的和解协议。

最终是吴亦凡妈妈只打了50万给都美竹的账号,骗子一分没捞到,于是转过头想骗都美竹,就假冒工作人员要求签了协议打剩下的,那份协议就是都美竹发得很有漏洞的“认罪书”,都美竹就不肯签;

于是骗子就借机叫她退钱,但是因为限额的原因,只退了18万,骗子得手了18万,但是此时的吴亦凡方面已经以敲诈勒索报警了。

所以都美竹发出来的录屏信息是真的,只是这个人是骗子不是吴亦凡的工作人员,这里跟都美竹发出来信息不符的是,都美竹当时开价是800万,后来砍到了200万,但是这里警方通报是与都美竹达成300万的协议,中间出入有100万的误差;

而且有一个问题是,都美竹一直打着要为所有的受害女性讨公道的说法,当初要800万也是说包含自己在内的8个人分,既然她的初衷就是为了提高名气,那这其他受害者到底还存不存在?

同样在7月22日晚,在警方发布通告后,都美竹这边也发文回应了;

而从都美竹最新发布的内容来看,受害人依然是存在的,但是她这次没有了写手,用的是手机备忘录写的。

这其中万万没想到,因为骗子和写手撰稿的檄文,挑起了几十位女性包括圈内小偶像,都站出来想为都美竹讨公道,曝光了吴亦凡的行径,这件事一下子就闹得无法收场,吴亦凡也代言掉光,被业内封杀,最终是骗子被警方抓住,并且宣布吴亦凡有无涉及染指未成年人一事,正在调查中。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