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大波浪乐队:点燃黑暗中的心跳 他们的经历还需要了解这些

2020-10-12 11:24:11
A+ A-

大波浪乐队:点燃黑暗中的心跳

对话大波浪之前,新专辑的蓝,令人印象尤为深刻。

如同克莱因用蓝色当做绘画的创作对象,而非颜料,此次的蓝色在大波浪音乐里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化身成一段人声,一个节拍,一个鼓点。在音乐的这张脸上,大波浪有了格外特别的表情和神态,蓝色即是某个情绪,某个瞬间。

对于成立了5年的大波浪而言,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乐队成员的血液更换为创造注入了新能量,最新阵容为主唱李剑、鼓手石璐、吉他张一航、贝斯兰野。

延续了以往新浪潮和电子舞曲的动感,大波浪的新专辑《蓝色的脸》还加入了后朋克自省式的音乐表达,伴随心跳同步的节拍,更是直击内心的黑暗深处,也许这个角落隐藏着孤独、阴郁、绝望等等,常年躲在皮相底下的这些情绪早已麻木不仁。大波浪合成器音乐自带的“脉冲疗愈法”,将包围这群僵硬的病症患者,躯体的律动会溶解常年的冰封,逐渐正视它们才是与之共处的最佳办法。

主唱李剑自述,内心的痛苦情绪无法与人述说,凭借音乐为出口,有了这张新专辑《蓝色的脸》。这是一张很私人化的音乐作品,却真实的写照了生活在重压之下人们的情绪,大抵孤独都是相同的,只是形状千变万化罢了。

在第二轮巡演开始前,我们和主唱李剑聊了聊音乐,聊了聊孤独,聊了聊舞台下的大波浪。

1.

这次把大波浪的音乐颜色定义为忧郁的蓝色,难道作为音乐人的大波浪也和大家一样"丧"吗?这种"丧"从何而来?

“丧”是一个非常消极的状态,你或许因为一些困难麻烦难以解决,因此一时变得很“丧”,或许你因为看待事物观念与大多数人不同从而造成“丧”的性格。“丧”并不值得宣扬推广,长此以往,“丧”会给你带来巨大的身心伤害,从而导致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

波浪创建以来,随着创作歌曲数量和团队运营管理琐碎事宜的增加,导致我的“环形心境障碍”变的愈加严重,并深知其中的痛苦。就是在“环形心境”状态下,我完成了第二张专辑的10首作品,因此把专辑命名为《蓝色的脸》。

《蓝色的脸》主要是希望能引起社会群体对隐形心理障碍患者的关注。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平时的正常交往中是难以被发掘的,或者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一些心理障碍。希望社会中潜在的隐形患者,在失控之前能够正面面对自己的心境,并且及时有效地进行自我调解,以来避免“病变”的出现。

心理障碍是多方面导致的,其中包含: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等。这些单独的症状是可以相互组合的,组合之后的症状,会使你在高兴的时候比普通人的高兴还要兴奋数倍,同样,难过的时候也会产生轻生的极端想法。

症状持续周期短的话还可以自我救治,医学上称之为“环形心境障碍”。但是如果症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消除,就会发展成更加严重的“双向情感障碍”。这个时候你有必要去一趟医院,积极配合治疗。而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抑郁症”就相对比较单纯了,“它”只是让你安静的坐着,让你什么都不想做,“它”会告诉你:“算了吧,就这样吧,你什么都不行,你没有任何希望”。

单纯的丧并不是我想传递的,这些更多源于我对生活的理解,社会问题,人际关系,乃至我们的生存模式,歌曲只是构成了我情感的归宿。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我又不想妥协,用歌曲表达出来反而更有些魔幻现实主义的意味,显得有趣一些,也希望更多有这样想法的人在现实中看到些许美好。

2.

在如今电子成了最流行的音乐兴奋剂或者麻醉剂,为何大波浪却选择它变为一剂冰冷清醒的解药或者毒药?比如歌词中唱到“我宁愿死去也不愿苟且而生”,“根本没有这个病”。

电子乐是当今时代的产物,就像摇滚乐是上世纪60、70年代的产物一样。

当今社会全球经济一体化,节奏快,现代人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和反思。当年轻人工作一天之后,他们需要放松,需要发泄,所以电子乐就成了他们最爱的音乐之一。我在YouTube上发现,当下的音乐没有太多针对性,大部分都以爱和浪漫为主题,音乐类型轻松,使人们在紧张的工作学习之余能够得到放松。

而我深受上世纪70年代末后朋克乐队的影响,加上内心性格特点,除了表面上把传统乐器改为电子乐器以外,其实质内核并没有随波逐流。音乐体现社会的针对性比较多,这就形成了大波浪音乐风格的特点,也是我内心的写照,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

3.

看了你们上半年的巡演照片,舞台很特别诶,带着蓝色面具游走在舞台上,视觉化的呈现对于大波浪的音乐来说是很重要的表达方式吗?

大波浪的音乐大部分都是比较抽象的,视觉的呈现主要是在音乐的抽象中带来一些具象的表演。这样对于观众来说更容易想象大波浪音乐所表达的含义,也能更多的体现我在音乐中无法表达的另一部分的情感。

4.

同样是电子舞曲,有的乐队是复古怀旧的回潮,但大波浪的新专辑却给人是满满的未来感,如何看待大波浪身上的未来特质?

波浪的第一张专辑《The Big Wave》是非常带有复古情怀的一张专辑,因为毕竟喜欢的还是70年代末的后朋克,这些潜移默化影响了第一张专辑的风格。之后通过多年演出和自我认知,在第二张专辑《蓝色的脸》中,运用了现代音色,后期缩混制作也运用了当今的手法,在听觉效果中带着现在或者未来感,但其实中心思想没有发生改变,大波浪依旧是独树一帜的。

摄影师:@木小瓷哥哥@耀羊阳_后期:大洁

5.

新加入的鼓手璐璐很可爱呀,她的加入除了打破大波浪全男生阵容以外,还有什么变化?

在现场表演方面,石璐的正式加入给大波浪带来最大的变化是节奏部分在现场比之前提升很多倍。新成员张一航、兰野的加入,同时也使大波浪在现场变得更加稳重!

在创作方面,大波浪即将打破之前由我个人创作的局限。今年年底,新团队所有成员将做进行一次为期三个月的封闭式集中创作的项目计划。在这三个月内,我们将共同创作未来新的方向的歌曲,相信不久的将来大波浪一定给大家呈现出耳目一新的感觉。

6.

其实看你在舞台上很带劲很骚气,为何会说自己“孤独,无助,绝望”?你认为消解孤独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首先,一开始来自于荷尔蒙促使我对这个行业浅薄的认知。其次来自于前成员缺少双向反馈。我在长期的自我内心压抑下产生了心里障碍,先是发展为环形心境,最终导致双向情感障碍。25岁之前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孤独、无力,更不会感到绝望。那时候有着用不尽的正能量,就凭借荷尔蒙的力量,遇见困难我可以从容调整。

但随着乐队慢慢进入正轨,遇见的问题也会越来越难以解决,再加上前成员缺少反馈的问题,我只能和自己较劲,长久以来,导致心理障碍。这些年来从“无知”到“看见”,在从“看见”到“看清”,这已经不容易了,但我恨我自己干嘛要“看清”,即使“看清”了也不能“看透”。毕竟个人能力有限!

当我“环形”到兴奋状态的时候,“他”告诉我消除孤独的最好方式因该是提升自己,反之“环形”到低谷的时候,“他”告诉我最好的方式是不要“看见”。

7.

新专辑《蓝色的脸》加入了新浪潮、后朋、电子舞曲的元素,如果接下来大波浪的音乐要进行突破创新,最想玩儿的是什么元素?

新团队在这半年多的磨合中已经基本确认新的创作方向,这个方向大概是——我们的年纪告诉我们:我们需要提高自己,用复合现在这个年纪的经历去叙述一些更加具象的情感。生活中经历了痛苦,欢乐,经历了能解决的难题以及一辈子也解决不了的难题以后,我们更加沉淀,曾经年轻的荷尔蒙也告诉我们,无论怎样这件事情都会坚持下去。所以我认为最想玩儿的风格和元素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想传递的情感表达。因为音乐仅仅是我们用来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而已。

8.

在上半年的第一轮巡演中,最开心的事儿是什么?

全新的大波浪四人阵容,一个新的起点,并且我们磨合的非常顺利。

9.

第二轮巡演即将要开始了,如果你想对乐迷说点什么也行,不想说的话那就推荐一首自己喜欢的歌吧:)

推荐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歌词蕴涵着一个人的成长。大波浪五周年,我们同样在成长。谢谢陪伴大波浪走过这些岁月的所有朋友!爱你们!

他们的经历还需要了解这些

大波浪乐队正式成立于2012年,是当下国内最具代表性的新浪潮、电子舞曲乐队之一。他们用极具个性与感染力的音乐,配合张力十足且富于艺术性的舞台表演,成功征服国内外各大音乐节的现场。2016年大波浪乐队发行了首张同名专辑《THE BIG WAVE》,同时开启主题为“你看见太阳了吗”的34站全国巡演。同年他们更是以一场名为“不只是想象”的摄影展入足时尚圈,“时髦人都听大波浪”从此成为他们的时尚代码。2018年大波浪再次席卷全国,发行第二张专辑《蓝色的脸》,并开启以关注“隐形抑郁症”群体为主题的全国巡演,期间成员变动,石璐担任乐队鼓手。2020年乐夏舞台,乐队回归最初阵容。

大波浪乐队演出的《No Such Disease》是他们第二张专辑《蓝色的脸》的代表作。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是和大老师一同激动的目眩神迷。合成器逐次制造出波澜诡谲的声景,逐渐堆叠的层次感,如同极光一般绚烂。我们在舞台上也感受了一把李剑的魅力,他将怪戾、时尚、顽皮、神经质等气息共冶一炉,单独用一个字来提炼就是”骚“。

李剑颇具戏剧感的互动方式也被戏称”疯狂英语现场教学“。”Can You Trust Me?“一度成功洗脑场下乐迷。但这首歌其实是针对一个隐形群体所写。”蓝色的脸“指的正是抑郁幽僻的”隐形抑郁症患者“。因为李剑的感同身受,他们在模拟信号和震颤音符交织构建的浪潮里,希望那些隐藏在血脉深处的希望,可以随着大波浪的音乐苏醒。

2018年初,大波浪发布了新专辑《蓝色的脸》,他们勇敢地为那些陷入低潮却无望呐喊的人发声,以新浪潮勾兑电子乐直面忧郁孤独之境。在随后的巡演中,大波浪在沿途持续呼吁更多的人关心“隐性抑郁症”人群,同时也以前期乐迷发来的照片为素材,制作了“蓝色的脸”专属海报,让更多人去凝视自己“蓝色的脸”,分享内心隐蔽处秘而不宣的忧郁。

舞台上透着一股魅邪气质,唱着"No Such Disease"(压根没这病)的李剑,丝毫看不出是”双相情感障碍“患者。但据他自己所言,曾经一度被病症的环形交替反复折磨。

我在人前社交生活中表现得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却无时无刻不承受着抑郁的折磨,我时常感到孤独,无力,绝望,像是顶着一张蓝色的脸行走在宇宙的边缘。我无法求救,无法向别人倾诉自己的真实感受,无法展现自己内心那张蓝色的脸。——李剑2018

昨晚节目结束,李剑的个人微博也坦诚了自己曾经的挣扎。即使在这个常常调侃“明天会更丧”的时代,“抑郁”,这个像感冒一样所有人都可能会面临的精神和心理问题依旧被隐藏起来。它成为一百万个呕吐袋也无法解决的问题,它会像虫洞,无限延展,吞噬你,把时间变得毫无意义。

大波浪所关注的群体,也许就藏在你我之间。他们邀请你前来进入由声音组成的”人类悲伤展览馆“,在这些频段中找到自己可得的力量。当强劲的声浪裹挟着奇妙音色在你脑海深处轰鸣,希望你可以跟随大波浪突出围困的脚步,一起践行罗曼·罗兰眼中的英雄主义——“看清生活的真相,然后去热爱他”。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