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谁是大王 第三季总冠军王勉:世界以痛吻我,我扇他个巴掌

2020-09-28 15:26:20
A+ A-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谁是大王

这一届比赛,OG们普遍表现得不好,特别是之前很期待的呼兰真的让人太失望,发挥大失水准,仿佛变了个人,以前那个惹人爱的蔫坏小胖boy,这一次人变得世故了,圆滑了,不尖锐了,也不犀利了,几场比赛表现都不尽人意,如果不是被观众救回来,突围赛就淘汰了。《吐槽大会》里惊艳的呼兰这是怎么了呢?

至于Rock、王建国、程璐、思文、庞博等根本提不起兴趣。他们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他们参加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脱口秀大赛,而是自己公司的年会,一副这是我的主场,爱谁谁的姿态,让人反感。至少没有再他们身上看到敬畏比赛的态度!

至于说到惊喜,还是有的。有几个选手让你莫名的喜欢,期待。比如豆豆、何广智、颜怡颜悦。

先说豆豆,外型讨巧,颜值在众多脱口秀演员中算好看的了。这小伙一出场就透着机灵劲,他的文本也很高级,他的声音,表演,肢体,小表情配合得行云流水,模仿老师那一段,共鸣不要太多。在他身上隐约看到点黄子华的影子。

再说广智,你们可能业发现了,所有脱口秀演员都是有自己的人设的,但是唯独只有广智的人设是“穷人”,其他人要么是精英要么是白领,和广智比起来,他们都属于有产阶级。广智的造型、外型、文本无不透露着“屌丝”气质,一个阳光、乐观而又善于观察生活的外地开沪打工者。广智的段子很生活化,所以可以感染最大的观众群体,但是这也限制了广智的发展,一句话广智能红多久取决于他能穷多久,虽然听上去跟矛盾,但是正如大张伟所说,人在贫穷的时候最富有。

第三季总冠军王勉:世界以痛吻我,我扇他个巴掌

9月23日晚上,《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当王建国看到屏幕上打给自己的133票时,他就知道,这一季,他将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

站在王建国身边比他个子矮了整整一头,同样来自东北的小伙子——王勉,扬起了自信的笑容,他知道,这个荣耀的夜晚,真正属于自己了!

也是在第三季《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杨天真听完王勉的脱口秀,足足笑了15分钟停不下来;沈腾在李诞的主场,居然公然挖李诞墙角,要把王勉拉进“开心麻花”的团队;

大张伟则力邀王勉和五条人组成乐队,并预测效果一定会炸!

谁也没想到,这个李诞口中的第一季《脱口秀大会》的“乐器”、“工具人”王勉,居然捧走了新一届“脱口秀大王”的奖杯。

“夺冠”这期节目播出当晚,王勉在夺冠段子中提到的歌手毛不易,第一时间发声,祝贺东北老乡王勉拿下大王称号,并欢迎他跨界到音乐领域“搅和搅和”。

在总决赛上,王勉拿自己和同龄人毛不易做对比,称,2017年,同样参加综艺节目,毛不易选对了节目一举成名,而他还蛰伏在上海静安区,被关在某快捷酒店,足足写了两个多月的段子。

1994年,有着“东北张杰”(长相酷似)之称的王勉,出生在东北某偏远小城,小的时候就颇有文艺细胞。,高考那年,文化课成绩考的太差,读不了他理想的播音主持专业,不得不选择复读。复读过的人大概能理解王勉的心态,他从极度自信降为极度自卑,原来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复读后才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

考进沈阳师范大学以后,王勉比其他同学更刻苦,他抓住一切可以出去实习证明自己的机会。到秦皇岛当导游只是锻炼了他的口才,在黑龙江卫视《爱笑会议室》节目组实习,算是打开了王勉的“喜剧”之路。

大三那年,第一季《脱口秀大会》到沈阳线下海选。王勉去报了名,比赛时他说的“吐槽爸妈”的笑话并不搞笑,但评委还是让他晋级了,理由是,这孩子一点也不怯场,表现得很轻松。

这时候的王勉还没有确立他“音乐脱口秀”的风格。到上海参加“脱口秀”夏令营培训的时候,几十个孩子当中,王勉并不突出,连前10名都排不到,线下的开放麦,他一次也没轮到。

如果说李诞是王勉生命中的第2个贵人,那么他的第1个贵人就是Rock。

Rock看到王勉在音乐方面的特长之后,就主动对他提出来,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国外流行的“音乐脱口秀”,那是王勉第一次考虑自己以后能够长久走的表演路线。

于是,在第一季《脱口秀大会》里,王勉和Rock组成了一个奇妙的“大高个”组合,腿上打着石膏的Rock,手里弹着吉他的王勉,两个人诙谐幽默地在台上一搭一档,“唱”着《北京北京》,诉说着无尽的哀伤里,在自己的伤口里长出花来的那些自嘲的段子。

二人给网友带去了无数的欢笑,也成了当期的“爆梗王”。虽然王勉的露面只是昙花一现,但也进入到了李诞的视线,他也开始觉得这个男孩与众不同,便邀请他全职加入笑果文化。

第二季《脱口秀大会》也有王勉,他与CY组成了“东东组合”,因为他们俩,一个来自东北,一个来自广东,两个人以节目片尾曲“彩蛋”的形式出现,那状态,就像在音乐剧里讲相声,一个捧哏,一个逗哏,亦庄亦谐,首尾呼应,倒也很精彩。

本来的第三季《脱口秀大会》,王勉也是和CY组合的,无奈对方和卡姆因为同样的原因,消失了,王勉此前写的很多成熟的段子,都作废了。他在网上发表的为好友惋惜的声音,又被网友另类解读并痛骂他,以至于王勉一度徘徊,自己究竟要不要参加第3季的《脱口秀大会》?

没想到,好朋友的这次离巢,让一个人单飞的王勉,反倒挣脱了束缚。在舞台上,他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并一路开挂。

事实上,第一期参加节目表演的那个“讽刺饭圈女孩”的段子,是此前王勉在开放麦时表演了无数次的爆梗,也是王勉为这个比赛准备的唯一一个段子,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扛过第一轮的淘汰赛。

王勉,强就强在他的段子一次比一次火,在《逃避之歌》那一期,炸场效果,达到了高潮。

王勉唱着“不想上班,不想结婚,不想去面对很多生活的窘境”,他唱出了现代都市年轻人心中的纠结与烦恼。观众们拍红了巴掌,网络上,王勉和“逃避现实”的话题,爬上了热搜榜。

他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表演节奏。他的吉他,他弹唱的旋律,助推了他人设的确立。

有网友此前曾经质疑,如果王勉离开了吉他,他就不好笑了。还有人说他这种表演形式并不新鲜,只不过在国内比较罕见而已,他那些段子并不搞笑,没有王建国的深刻,也没有杨笠的犀利,并不传达价值观,只是借助了音乐的节奏和新鲜的表现形式而已。

但王勉一次次在舞台上的炸场,分明在告诉观众,谁才是第三季《脱口秀大会》上真正的王者?

决赛场上,王勉诉说着——“世界以痛吻我,我不要报之以歌,我要还他一巴掌”,一句话,引发了荧屏外无数网友的共鸣。我们可以不体面的分手,我们可以有一点小小的自私,我们可以不那么优秀,不那么努力,因为我们都是平凡的小小的那个真正的自我。

拿下《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冠军之后的王勉,名与利纷至沓来,湖南卫视经典节目《百变大咖秀》等综艺,都等着他参加。大张伟热切地期望和他一起合作“音乐脱口秀”。而网友们惊奇地发现,在邓超、鹿晗、陈赫一起录制的新综艺节目里,躺在他们身边沙发上疲倦地发着呆的那个男生,正是王勉。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勉自己承认,他正在慢慢学着习惯当上冠军之后快节奏的生活,档期被塞得满满的,上台前,他还在看着手机里的稿子,不停地反复默念着段子,唯恐在舞台上出错。即便拿下了《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总冠军,王勉依旧活得小心翼翼,他不敢在舞台上太过放肆。

这个2020年,对笑果文化来说,终于凭借着《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热度“出圈”,扳回了一局。

此前,李诞曾经非常焦虑,公司线下的演出都停了。第2季总冠军、喜欢热闹的卡姆出了丑闻,公司一大堆人等着他去养,他只好不停地在外面接综艺,来反哺“笑果文化”。这个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的佛系男人,确实让大家看到中国的脱口秀,绝对不是小众的狂欢,真的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其中。

如果说李雪琴、何广智、杨蒙恩是“脱口秀”新人的话,那已经参加过三季“脱口秀大会”的王勉,就应该是“脱口秀”舞台上的中生代,他与“女权主义者”杨笠、表演形式丰富的豆豆,还有“双胞胎姐妹花”颜怡颜悦,一起托起了崛起的脱口秀中生代。他们敢于创新、自嘲,敢于在残酷的赛制下顽强战斗。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