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01

今天是我们关于亲密关系的最后一个部分,关于孤独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会有孤独的体验

“孤独”的意思不是独自一个人或者另一个人不喜欢我。

最极致的孤独,是连那个不喜欢我的人都没有。我的存在,对别人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理想的状况我们都知道,我们做的事情对别人来说是有价值的。在亲密关系中,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很重要,从对方那里会得到很多的支持和滋养,同时也知道,自己对对方来说也很重要,这是最好的情况。

但也有一些时候,我们会看到有些人会做一些破坏性的事,给另一个人带来麻烦,甚至会引起激烈的冲突,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我的存在对别人来说也是有意义的,虽然是负面的意义,别人会觉得我很麻烦,讨厌,难以忍受我。但即使如此,那也是一种意义

最极致的孤独,是对方完完全全的忽略自己,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这种无视是更痛苦的状态

你存在或者不存在,对别人来说,没有区别

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02

我有一个来访者,一个女士,她有一周来见我的时候剪了头发。

我随口说了一句“哎,你剪头发了”

她点了点头,眼泪就下来了。

就这么一句话,让她觉得很安慰,因为她剪完头发回家的时候,老公完全没发现她有什么变化,这对她来说比争吵更难忍受。

在亲密关系里,最严重的伤害往往不是那些最激烈的冲突或者最绝情的背叛,这都是它表现出来的结果。

最严重的伤害是在那之前,日积月累的,慢性的孤独感,或者是“自己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那样一种感受

比如一个很平常的家庭,妻子每天做家务、接送孩子、做饭洗衣服。到了周末一家人出去玩,这是一种很圆满很幸福的生活。

但是过了很多年以后,也许有一天她不想这样过了,她发现这一切变成了生活的某种必然。在丈夫看来,这都是理所当然的。每天丈夫回到家就跟妻子说“哎,你,该做饭了”。

丈夫觉得这个话很正常,因为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但那也就意味着妻子做的这些,她不再被看作是一个独特的人所做的事情,而是生活的一个标准和规范,这是让人感觉非常孤独的时候

她可能会慢慢地有点抑郁,也可能她会搞一点破坏,来打破这一切。有一天,丈夫发现,今天怎么不做饭了,妻子跑去跳舞去了

他们就开始吵架。

吵架反而会好一点,因为这一切变得不再是理所当然了。妻子的愤怒被看见了,她是一个独特的人,而不是生活的某种常态

同样的道理,在这对夫妻当中,也可能是丈夫有时候感觉很不好

比如晚上加班回来的时候,一家人都在看电视,看起来很幸福

可是所有人对他的晚归都习以为常,这时候他可能会觉得很累,或者觉得没有人在乎,自己是不是存在,甚至可能还会怀疑自己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这时候,他也会无意识的搞一点破坏,比如他就躺到床上开始玩手机游戏,妻子叫他,他也不听,看起来也是非常让人讨厌。妻子会说“你怎么这样呀?”。

但这样吵一吵,丈夫的存在感,好象也就有了着落。

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03

如果你要惩罚一个人,不管那个人对你做什么,你只要无视他就够了

上小学的时候,那个捣蛋的男生给别人起难听的绰号,堵在人家面前,故意叫绰号来气他。

这时候,最好的还击方式不是去追他、打他,也不用骂回去,你只要轻轻的从他面前走过去,一眼都不看他,他在你背后继续叫,你不去理他,他这么折腾几次,很快就觉得自讨没趣

他发现自己的行为对别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时,他就会觉得很没意思

在成年人的关系当中,不会再有男生故意揪女生的辫子或者叫人家的绰号来吸引关注了

但有时候,成年人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去制造一些冲突,惹一些麻烦或者故意“作”一下,就是为了让自己被对方给“看见”

这时候你就不能用小时候无视别人的方法了,因为人家其实就是想在你的眼睛里,确认自己存在的意义

有一些亲密关系里,两个人相处得特别安静,谁也不作,谁也不闹,其实是觉得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曾经他们可能做过闹过,但是另外一个人,就会用一种无视的方式:我看着你作,反正我不理你

得不到回应以后,可能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无理取闹一样,时间长了也就绝望了,反正你也看不到我是一个独特的人,你也不想承认我的这些情绪

那可以呀,我们就安安静静的纯粹搭伙过日子吧,这样也挺好吧

这就是最极致的孤独

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04

我们之所以需要亲密关系,有时候我们追求的东西很简单,就是被人看见

哪怕是一些很愚蠢的、不讲道理的、甚至是一听就不正确的个人感受,它需要的都是被看见。

有时候一个人在工作里受了委屈,他跟另一半抱怨说“我老板太欺负人了,我要辞职,我要告他!”

另一个人只要在这个时候跟他一块说“真的是太欺负人了,我支持你,我们告吖的。”

说完之后,第一个人可能就没那么气了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只是在一时气话吗?虽然说得很凶狠,其实也不会真的怎么样,他是知道的,他这么说就是为了让对方看见自己

有时候那个感受表达出来,被看见了,似乎在这段关系里,他就得到了某种存在的价值,这就够了,他就会转变为一种积极的推动力

我们无视别人的时候,我们往往意识不到,我们就觉得这个感受太夸张了,我要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这其实也是一种无视,虽然在跟对方说话,但他无视的是对方的情绪,

用一种看上去很有道理的,无懈可击的方式

比如说“哎,其实你也不会真的辞职,毕竟现在工作也不好找”,或者说“你告他干嘛呀?你犯不着跟他计较”,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不欺负别人,他专门欺负你,你要不要找一下自己的原因?”

这些话听起来很让人不爽

这些其实都没错,都是对的,甚至可以说是太对了,但是作为亲密关系里的一个沟通,它的潜台词是:你那么生气,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

我见过一对这样的夫妻,丈夫做生意被人骗了,非常非常生气。

妻子一直跟他说:“你光在那生气有什么用?是你一开始没把事问清楚,人家不骗你骗谁呀?你是个男人,强大的男人不会遇到这种事,不会在那委屈个没完,请你去做现在该做的事,你不要老沉浸在那些情绪里。”

丈夫说:“我靠,你的意思是说他骗我是对的。是吧?是我不够强大是吧?我不像个男人是吧?”妻子越这么劝他,他就越生气。

后来丈夫气到不行,就说“你这么帮他说话,我要杀他全家”

妻子害怕的不得了,她说“我老公是怎么回事呀,怎么魔障了?他怎么变成这么一个loser,我一点都不喜欢他这个样子”,她觉得丈夫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所以她就来做咨询

她想不通,其实损失也不是很严重,怎么他就那么死脑筋过不去了

我告诉他们,其实这个情绪已经不是因为当初被骗的那件事了,而是在他们夫妻的互动当中被维持、被放大的“妻子不想接纳丈夫的这种情绪”

可是她越不想接纳,丈夫的情绪就被放得越大,另一方面,这个情绪放得越大,妻子也就越不想去回应他

他们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我告诉他们,要解决这件事很简单,丈夫说我要杀了他全家。其实他表达的是“我的愤怒就有这么强烈”,妻子只要支持他的愤怒,说“没错,那个人真的死”

其实只要说这么一句话就好了,丈夫的情绪被看见了,他也不可能真的杀那个人全家

但妻子还是有顾虑,她说“这不是很幼稚吗,一个成熟的男人不应该动不动就说这种气话”

我说“你说得对,他应该自己去消化,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如果没有你,他自己其实可以消化这件事的,他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个人面对这个事的话,他就不会说这种没用的话,更不会气的满地打滚。”

我的“作”不是作,是为了让你看见我

05

我们经常说,恋爱中的人很幼稚,其实是恋爱把它变得幼稚了。

你换个角度想一想,有没有可能,他就是为了能幼稚一下,他才跟你恋爱呢?

他可以很正确,但他有的时候想要的就是:自己就算偶尔不正确,也有人可以看见和承认自己。

他知道这些情绪化的想法其实是不对的,但他其实也希望有一个人跟他说:他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你的想法,我看见了,而且我认为它很重要,我可以接纳这样的想法,因为它是你的想法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这样的愿望对不对

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可以一直很成熟、很独立、很正确,所有的事情我们自己就可以应付好。那我们跟一个人在一起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如果今天的观点对你有启发,请分享给你爱的人

这里是子衿情感,关注我们,获取更多实用干货,为爱负责!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