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投入数千亿的乡村建设仍需金融破局:外部资源应健康式导入乡村

第一财经 2019-07-12 16:54:21
A+ A-

上海近日出台《关于促进金融创新支持上海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金融服务乡村建设将再上一个新高度。

“乡村建设的推进中,隐含着巨大的金融服务需求。”农工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蔡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通过金融服务来发挥各级政府的职能,撬动社会资本一起投入,才能把乡村振兴做好并且做到全覆盖,也使所有上海郊区的面貌都能有崭新的变化,农民的获得感也更强。”

截至2018年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不含票据融资)余额33万亿元,同比增长5.6%;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为5.63万亿元,同比增长10.52%。金融服务乡村的空间究竟还有多大?融资难、城乡金融资源配置失衡矛盾等瓶颈如何解决?作为金融中心的“上海模式”或将给出一定借鉴。

金融服务乡村新模式

《实施意见》强调,要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来推进乡村振兴;这也意味着,将通过上海金融市场齐全、机构聚集的优势为乡村振兴提供更多服务。

在上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主任委员孙雷看来,现阶段各乡村、乡镇对金融服务都呈现出巨大需求。比如以村为基本单位来看,其所需的基础设施改造、公共服务建设上的总投入在3~4亿,而上海目前需要进行改造的乡村就有1400余个。

因而,在将生产要素导入到乡村振兴的过程中,金融机构所能服务的领域、步骤至关重要。

“第一是要推进一二三产业(农业的生产、加工、服务)的融合发展;第二是要推进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这包括了金融将覆盖农业加工、生产、销售等各环节;第三是要创造资金来支持农民相对集中居住的新模式。”孙雷补充。

金融机构该怎样具体落实服务?

“外部资源应该健康式地导入乡村。”上海农商银行副行长康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海的1500多亿涉农贷款中,上海农商行占了近1/3,我们不提倡掠夺式、工业规模化破坏式地开发,这会对乡村宜居形成阻碍。”

据记者了解,目前,上海农商行还开发了一些真正嵌入在农民生产生活场景中的产品。“对于乡村居民相对集中居住,我们将开发一款农民宅基地住房更新改造贷款;同时,我们还将针对一些龙头农企有形担保物不足的情况,推出专利权、品牌质押性贷款,提升其贷款获得可能性。”

《实施意见》还指出,要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推动乡村推动金融科技应用;优化涉农融资服务,拓展农业抵质押物范围,促进绿色金融发展;还要支持涉农企业充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创新农业保险产品和制度设计。

在金融科技应用方面,华为、京东等早已布局。华为曾在公开声明中称“通过提供ICT技术使能土壤数字化,助力盐碱地改良,推动以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等为支撑的智慧农业发展。”京东也在去年12月成无土栽培植物工厂,农产品年产量将不低于300吨。

而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数据分析总监徐志伟表示,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农业农村的深度融合,会加快农村经济的发展;这体现在农业保险、普惠金融、大数据征信体系建设等方面。

“举例来说,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建立一个灾害预警模型,以此来模拟何处些洪、何处驻堤,为差异化的农业保费提供基础;在普惠金融和大数据征信体系方面,我们可以通过记录用户的柜机,对客户的数据形成申请人画像,来进一步判断其还款能力。”徐志伟表示。

而在保险方面,上海市农业保险财政支持的力度、覆盖力以及保障的水平位居全国前列。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上海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农贷款的余额1576亿,比去年年初增加89亿元,其中农户的贷款和农村中小企业的贷款分别增长2.79%、2.49%。

乡村振兴的新型模式仍然有很多。“以特色产品为切入口,抓住重大的机遇来拓展产业,整个农村的面貌将会完全不同;比如乡村建设与旅游、绿色农产品等的结合,又如崇明即将举行的花博会等,这些都带动了所在乡村农民的同步发展。”蔡威表示。

如何破局产业瓶颈

从现实分析来看,目前制约金融支持乡村振兴主要有这几方面原因:乡村金融有效需求不足、高风险低收益困局难以破解、信贷配给较为严重等。

《实施意见》还明确,要提升农村金融服务覆盖面,让乡村振兴成果惠及更多农民群众;下沉金融服务重心,提升农村生活服务便利;加强农村就业创业金融服务,助力农民收入持续增加;加强对农村公共服务领域的金融支持。

上海市奉贤区青村镇的吴房村,是上海首批规划的9个乡村振兴示范村之一。自去年6月改造以来,危房被改建成粉墙黛瓦的江南庭院;产业转型下,该村也通过土地流转方式,逐步回收桃农土地,并实现该产业链下的黄桃统一管理。

“该村正在打造十里桃花景观和以桃文化为核心的东方桃园。”奉贤区农业农村委副主任顾德平说,“实现乡村振兴,农民生活富裕是根本;而它的难点在于它是一个综合性的系统工程,需要城乡统筹,才能让农民的钱袋子鼓起来。”

对于金融机构如何服务农民需求,崇明县三星镇镇长有胜健表示,“第一是金融机构可以设定一些特定的金融产品,来为新兴的农业经营主体服务;第二是可以在原有农村金融布点情况下增加一些ATM机等金融机具;第三是随着农村消费升级,对于农民购房购车、医疗等消费层面,金融应该大力支持。”

除了从产业兴旺角度提供金融服务,返乡创业人口也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其一方面能增加乡村发展活力,另一方面也对人口的导入、要素的流动提供支撑。

“乡村振兴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就是城乡一体化发展,其主体是人,主要指的就是人才。在国家去年统计的返乡人口中,创业人才占比约为11%,也就是约500万人,这也是一个好的现象。”华东师范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吴瑞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而对于长三角一体化下的乡村发展,吴瑞君表示,一方面可以建立长三角内部科技人才融合与流动的平台,人才市民化;一方面也要营造一个乡村共同发展的文化品牌,比如可以建立江南文化品牌的传承、保护、创新机制,来推动乡村战略有效实施。”

将资金有效地配置到乡村,相关券商也有一些可借鉴的经验。据湘财证券总经理周乐峰介绍,一方面,券商通过直投模式参与农村企业发展,如乡村物流、黑龙江大米等农产品;另一方面,金融衍生品对农业的帮助较大,这主要体现在东北地区一些期货+保险的模式,来保障包括猪肉在内的畜牧品德价格稳定。

“如今我们通过资本市场为乡村振兴提供赋能。比如我们最近正在保荐一家从事农业灌溉飞机研发的企业,该企业通过大数据进行飞机撒药、施肥等。”周乐峰补充。

责编:刘展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