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开放的债市将吸引大量外资进入,363只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指数

2019-01-31 16:12:37    第一财经

1月31日,彭博正式确认,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将从2019年4月起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BBGA),并将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此次纳入是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完善了数项配套措施的结果。同日,央行公告称,下一步将与有关部门一起,继续完善相关制度规则安排,进一步提高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水平,为国际投资者提供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资环境。

被完全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后,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根据截至2019年1月24日的统计数据,将有363支中国债券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完全纳入后,将在该指数54.07万亿美元的市值中占比达6.03%。

渣打近期预计,随着债市国际化进程深入,2021年底前将给中国债市带来2860亿美元流入。此前,瑞银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截至2018年10月末,以人民币计算,彭博巴克莱中国综合指数回报率超过7.11%。中国债券纳入该指数后在全球债市中的占比约6%,预计带动约25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市。但目前外资机构对于中国信用债的配置仍然很少,随着外资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内地市场,预计中国信用债市场也将迎来更多资金流入。

1月28日,标普全球评级正式获准在中国境内债券市场成立并运营信用评级机构,成为在中国成立第一家国际投资者全资拥有的信用评级机构。

开放的债市将吸引大量外资进入,363只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指数

中国债市国际化进程加速

当前,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三大债券指数为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花旗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WGBI),以及JP摩根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JP Morgan Global Emerging Market Bond Index Diversified,JPM GBI-EM Div)。

复盘2018年的外资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的情况,用“涌入”二字也不为过。截至 2018 年年末,境外机构共持有人民币债券1.73万亿,年度增速达 51%,外资在全市场中占比水平为 2.24%,在国债市场中的占比已升至 8.04%,全年抬升超过3个百分点。

招商宏观的研究也发现,从持有存量的结构来看,国债占63%、政金债占21%、同业存单占11%,国债占比相较 2017年年末提升了 10 个百分点。一个很简单的推论便是,国债是 2018年外资买债的绝对主力标的,这与2017年外资边际上更多增持同业存单有着明显差异,彼时可能更多受到了“债券通”开通的短期刺激,也在侧面上印证了目前进入的外资仍以配置型为主这一判断。

从增量的角度来看,对国债的增持占了全年增量的 84%,对政金债的增持仅占7%,全年热情并不高,2018年不断下行的隐含税率削弱了政金债的性价比,而同年11月免税政策的落地才解除了这一约束。

债券通的“通车”也加速了债市国际化进程。招商宏观表示,“债券通”开启未满 2 年但作用明显,2018年约有41%的净增持通过“债券通”实现,而 QFII/RQFII 以及CIBM(中国银行间市场)等渠道的作用边际减弱。资产配置方面,人民币债券资产占外资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的 35%,已成第一大类。

此前,德银中国固定收益策略分析师刘立男也对记者表示,2018年7月3日正值债券通正式开通一周年。截至同年6月底债券通帐户数量为356个,其中过半由国际机构投资者设立,并且地域分布广泛,包括新加坡、美国、英国、爱尔兰、德国、法国、卢森堡、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迪拜等国家和地区。债券通交易日益活跃,尤其是6月交易量环比上升97%,达1299亿元人民币,创下债券通正式开通以来的单月最高纪录。其中57%为境外投资流入。

至2021年将吸引近超2000亿美元流入

过去一整年,随着A股纳入MSCI,股市资金的流入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但事实上,中国债市对吸引外资的潜力也不容小觑。

多家机构预计,截至2021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渣打银行此前预计,估算被动流入资金将会是每个月100亿~130亿美元,持续20个月,直到2020年底。

中国债市规则的进一步完善和优惠措施的落地也将进一步加速外资流入。例如去年11月22日,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公布通知,明确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利息收入免税细则。而此前,今年8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提出免息政策,但细则并没有出台。在免税政策出台之前,中国对境外机构配置境内债券的税收安排并不明确,尤其是增值税。正是如此,才对外资机构做投资决策和合规风控产生困扰。一些外资机构因为担心不符合风控内控规定,几乎都去买国债,因为国债是明确免税的,不会有违规风险。

随着免税细则的出台,其他商业银行债券、信用债等债券免税制度的明确,外资投资在政金债、信用债方面的配置力量将有所加强。比如,国开债的绝对收益率虽高出国债,但若算上税收,收益和国债差异不大。免税之后,在信用风险水平相似的情况下,政策性银行债的优势将更加凸显,再加上本身发行更活跃,有望吸引更多配置。

此外,刘立男也表示,去年监管机构开放一系列债券通利好政策,包括推出交易分仓、实施即时货银对付交收方法、允许债券通投资者开展回购及衍生品交易等。刘立男预期,通过债券通涌入的海外机构投资量将继续扩大,交易更加活跃。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