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美联储送春节大礼包:明确暂停加息,亚太市场投资周期将重启

2019-01-31 16:10:58    第一财经

早前,市场仍对美联储会否转鸽将信将疑,北京时间1月31日凌晨3点的议息会议则证实了一切。美联储维持联邦基金利率在2.25-2.5%不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更是罕见地明确表示,尽管美国经济仍然强劲,“鉴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情况,且通胀压力受到抑制,美联储会保持耐心”,也因为“欧洲经济放缓、脱欧、美国政府关门等问题暗流涌动...常识告诉我们,应该要耐心等待更为明确的迹象”。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机构普遍表示,全球不确定性加剧、美国并无通胀压力,因此今年美联储最早也要等到6月或9月才会重启加息,2019年全年或加息1-2次,2020年则很难再加息。鲍威尔也认为,美联储目前的政策立场是合适的,无需急于作出进一步的决定,会根据未来的数据来判断,这也暗示当前利率水平可能离长期中性利率已经不远。

这一情况对新兴市场而言则是一个奇妙组合——美国经济并未失速,但美联储又不急于加息,多数机构认为随着新兴市场央行转向政策宽松,全球资金可能回流亚太市场。毕竟,历来当美国陷入衰退、美股巨震,新兴市场也很难独善其身。

鉴于美联储鸽声嘹亮,外加美股财报靓丽,美股大涨,标普涨1.56%,道指涨超400点,纳指涨2.1%;美元跳水,离岸人民币大涨。美债收益率曲线趋于陡峭,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破2.7%。黄金、油价上涨。

美联储明确暂停加息

2015-2016年,美联储鸽派加息犹豫蹒跚,2017-2018年,鹰派加息果敢疾行。2019年,美联储明确将暂停加息,会议声明删去了“进一步加息”的前瞻指引。另一方面,会议后鲍威尔指出,未来加息的概率正在下降,美联储将基于数据进行观望。

尽管美国经济增长仍然强劲、失业率处于历史新低,但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菲利普斯曲线发生结构性变化,失业率和通胀率的联系显著弱化,因此目前美联储丝毫不担心通胀有上行压力;另外,房地产市场的放缓、原油价格的回落以使得美国通胀压力进一步放缓,这也为美国未来进一步宽松打开了政策空间。

“1月美联储议息会议如期按兵不动,表明政策耐心和政策决心将共同贯穿于2019年加息进程。一方面,随着隐性决策规则更趋稳健,且面临短期不确定性的集聚,美联储料将有充足耐心谋定而后动,今年3月加息落地的可能性大幅下降。”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得益于美国经济“减速不失速”的趋势,以及加息冲击的逐步缓释,美联储仍有空间坚守政策决心,因此程实也预计,2019年美联储有望进行不多于2次的加息,但加息时机将更加依赖相机抉择,首次加息有望延迟至二季度。受此影响,一季度美元指数仍将易降难升,人民币汇率有望继续维持长期稳态。中国国内货币政策空间因此扩大,有助于中国经济在一季度企稳。

也正如鲍威尔所述,内外部不确定性尚待消化。2018年末至今,几大不确定性因素接踵而至。第一,美国政府停摆危机。虽然美国史上最长的政府停摆暂告结束,但是其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将随后兑现,叠加其伴生的统计数据失真问题,料将对高度依赖数据的美联储决策产生掣肘;第二,特朗普赤字财政。本次政府停摆表明,美国内部政治博弈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未来料将明显阻碍特朗普政府大规模基建计划的落地,进而导致政策断档,加速财政刺激效果的消退;第三,经济外部不确定性仍在持续,一旦进程中再生波折,很可能冲击美国金融市场数;第四,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不断强化。面对上述不确定性,静观趋势变化、谋定而后动,将是美联储的理性之举。

亚太市场投资周期或重启

回顾2018年,美元走强、美国利率走高以及油价走强对许多新兴市场来说是一个“致命”组合,这也导致各大央行不断加息来抵御外部冲击。除印尼央行加息 175bp之外,印度央行也将利率提高50bp,马来西亚和韩国央行各自加息25bp。

然而,10月以来油价从巅峰到底部出现了40%的下跌,加上新兴市场货币走强,应该会明显缓解新兴市场央行的压力。同时,随着美联储放缓加息、美债收益率不断下降,新兴市场很可能会迎来资金回流,投资周期在2018年被打乱后有望再度重启。

渣打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此前就对记者表示,现在就假设美国经济进入衰退或美股遭遇盈利衰退并不合适,且风险较大,这在2019年大概率不会发生,美股盈利可能只是从双位数增长降至个位数,但这不是全面衰退。“市场早前太过关注增速放缓,但其实通胀的下降才是关键,这将有利于新兴市场资产,尤其是债市和货币。”

澳洲安保资本(AMP Capital)基金经理纳埃米(Nader Naeimi)对记者表示,目前正在加仓新兴市场,仓位配比为14%,希望寻求在合适的时机加仓至20%,A股也是目前关注的重点。他称:“目前的情况与2018年初时已有天壤之别,当时机构对新兴市场寄予厚望、仓位尤其拥挤,随着通胀攀升、央行紧缩、贸易摩擦,新兴市场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导致机构大规模抛售。如今各大机构的新兴市场仓位极轻,且央行开始宽松迹象,新兴市场的估值已较美股呈现较大吸引力。”

建银国际首席港股策略师赵文利对记者表示,随着美国加息节奏放缓,美元走软,新兴市场有望迎来明显的资金回流,伴随估值和盈利逐步调整到位,市场底部将会得到确认。 从底部特征来看,港股多为深V型底,且右侧弹性相对A股更大,下半年有望带来较好的超额收益。

就中国市场而言,尽管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盈利下调的预期确定,但在政策预期下,年初至今北上资金强势净流入,过去两周北向资金的日均净流入量为31.57亿元,较前两月有较大幅度提升(12月日均净流出11.79亿元,11月日均净流入24.56亿元)。

美元见顶、人民币继续反弹

截至北京时间1月31日9点40,美元指数持续下挫至95,美元/人民币跌破6.7至6.6949,美元/离岸人民币跌至6.7053。

记者也发现,越来越多外资机构从1月开始持续调升全年对人民币的预测点位,部分机构预计美元/人民币在年底前将在6.6-6.7的区间,而美元见顶则是今年多数机构的预期。

“技术上而言,破了50天线后,市场不太会过度看空人民币;此外,市场认为美国经济存在下行风险,对美元是利空;更关键的是,此前做空人民币的头寸被迫平仓。”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师周浩对记者称。此前交易员普遍反映,因美元指数下挫,引发多头疯狂止损,反过来助推人民币走升,也有交易盘逢低吸纳美元,整体盘面仍呈区间震荡。

早前,美国的经济扩张周期在财政刺激下大幅延长,新兴市场又因贸易不确定性而巨震不断,导致全球资金疯狂回流美元资产以寻求确定性,这也导致做多美元的仓位过度拥挤。如今,美国经济依旧强势,但却高位见顶,早前强硬的美联储也松口,于是,美元多头的信心开始瓦解,随后发生的一切就是人民币从濒临“破7”一路涨至6.7附近。

尽管外部不确定性尚未消除,央行仍有丰富的工具来平抑利差给汇率造成的扰动,例如,去年8月央行重启逆周期调节因子,同年11月7日,离岸央票正式投标,央行加强了对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的管理。多位交易员表示,随着央票出海,人民币的投机、做空难度增大。2019年2月13日,央行表示将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招标发行2019年第一期和第二期央票。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