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寒冬中的共享汽车艰难前行

2018-12-04 09:23:52    第一财经

高校里的大学生,给寒冬中的共享汽车带来一些温暖。

上周六上午,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位于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一小区的EVCARD网点,发现此地的车辆都已经被借走。小区里的保安告诉记者,平时车辆空置率相对较高,而周末情况则不一样。

该小区对面是上海交大闵行校区。相对于绝大多数有私家车的家庭用户,在校学生对于分时租赁的接受度较高。在上海交大内部,有由上海交大和上海北斗导航参股的分时租赁公司格灵出行,同时在校园不远处,有神州租车的租车网点。几位交大的学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偶尔会使用分时租赁汽车。分时租赁的业务模式相对灵活,同时在价格上由于平台不时有优惠活动推出,相较打车性价比更高。这是吸引年轻消费者的重要原因。

在另一个城市广州的大学城,也是越来越多大学生采取了共享汽车的出行方式。“周末约上两三个同学,开车到附近的广州国际生物岛,或到其他地方去玩,一般在租共享汽车上也就掏几十元,这样的消费水平对于我们而言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比打车自由度高。”广州大学城的一个大学生如是说。

资金考验

在广州大学城的电动车分时租赁业务用户中,除了各大院校的学生和老师以外,还有住在附近的市民以及到广州大学城观光的游客等。广州大学城是杉杉股份旗下驾呗汽车平台重要的市场之一,驾呗总裁徐征鹏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与去年相比,今年共享汽车市场向好发展的是消费者对电动车分时租赁的认知度明显提高,不用像之前那般很费劲地向用户介绍什么是共享汽车。今年以来,单车使用率比去年提高20%。

不过,徐征鹏也谈到,随着该企业共享汽车的单车使用率提高,最近几个月来的单车基本实现收支平衡,但整体上还是没有盈利,原本去年要实现盈利,但现在盈利时间表往后推迟了。目前,该公司汽车共享平台在全国投放的汽车有3000多辆,而去年已经有2000多辆,速度有所放慢,但在当前的大环境下,能保持增长已经算很不容易,同行中有不少企业都在收缩规模甚至有一些相继倒下。

“现在,全球经济都不太景气,共享汽车行业确实也受到一定影响,投资收紧,整体行业不太好。有些共享汽车公司的投资人出了问题。目前,到这个行业凑热闹的基本上都关闭了。”徐征鹏谈道,驾呗之所以能在寒冬中扛住,是因为该企业一直以来不冒进,比较谨慎,新一轮融资也已经在进行中。

自去年起,共享单车迎来倒闭潮,共享汽车也没有躲过。作为国内共享汽车的早一批玩家友友用车,其在2017年3月宣布停止运营,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并称停运的直接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友友用车在2016年上半年自有车辆有300辆,但截至平台停运时,该公司仅拥有50~60辆车。

继友友用车关闭之后,相继有一些共享汽车平台也因为撑不住而倒下。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紧随其后,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寒冬中的共享汽车艰难前行

管理运营难

相继倒下的共享汽车平台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普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此外,与管理不善也有关。友友用车CEO李宇曾经承认分时租赁业务发展不成熟,该公司在发展方向和运营方式上存在一些问题。长期跟踪调研共享汽车的独立汽车分析师张翔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道:“我曾经专门考察过友友用车,它的管理有些问题。友友用车当时主要问题之一是调度人员不够,车辆经常处于乱停乱放状态,也经常被贴罚款单,另外,车身损伤也比较严重,有划痕甚至变形。”

虽然越来越多消费者试水分时租赁业务,但这个行业的痛点和不足之处依然比比皆是,考验着分时租赁业务经营者。第一财经在市场调查中了解到,目前,分时租赁存在着诸多不足:供需不平衡,经常会出现租不到车的情况;取还的便利性有待提升,比如用户在APP上看到还车点有车位,但可能开过去发现车位被占而出现还不了车的情况;卫生和安全情况普遍堪忧。“问题车较多,半路出事故且处理事故时间较长,显示电量和实际电量不符、充电不识别、打不开车门等,这些都是我们遇到过的情况。”上述上海交大的学生告诉记者。

不过,汽车分时租赁业务从业者也有不少压力和无奈。购车成本、人力成本、停车位租金、充电桩配套基础设施投入、车辆事故处理、维修等运营成本居高,尤其是一些用户的不规范用车,大幅增加了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的用车成本。

徐征鹏去年曾反映过,在租赁注意事项中,驾呗明确规定不能带宠物上车,然而,个别消费者依然我行我素带动物上车,稍不留神,宠物狗在车上掉狗毛,甚至大小便,清理干净车上的狗毛以及除味都非常麻烦,找清洁工人来处理花了200元,但从客户那里只收到几十元租车费,这样一来,生意明显赔本。

现在,这些不良的现象依然存在。“对于一些经常不规范用车的老客户,我们可能将其列入黑名单,但究竟该怎样遏止这些不良的行为,目前还没有彻底有效的约束方法,只能加强线下管理,增派工作人员加强车内去异味清洁以及监测等,这在一定程度增加了成本。”徐征鹏谈道,因一小部分用户使用汽车过程中不自觉,对企业盈利造成一定影响。

虽然目前驾呗尚未实现盈利,但徐征鹏对汽车分时租赁未来前景依然看好,他认为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的运营模式还是存在许多不同,未来几年后,分时租赁汽车将达到500万~600万辆,假如每辆车一天有4~5单生意,每单收费大约40~60元,则一年可营收4000亿左右,经过一两个经济周期的优胜劣汰之后,将会有几家共享汽车公司成为这个行业的巨头。

不仅是驾呗,还有不少企业也依然看好共享汽车的未来。虽然有些企业倒下,也相继有企业和资金涌入。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在前不久发布的《2018-2022年中国共享汽车市场分析及发展前景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起,全国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数量不断增多,截至2018年6月,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超过400家,投入运营的共享汽车数量已超过10万辆,共享汽车市场规模为17.29亿元,预计2018年将达到36.48亿元。

今年1月,神州租车正式宣布进军汽车分时租赁行业,3月底其共享式分时租赁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正式上线运营。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陆正耀在当时曾表示,分时租赁的市场需求是真实需求,然而现行商业模式普遍存在短板,找不到盈利模式。而神州租车之所以涉足这一领域,主要是希望通过对于闲置车辆的调动和使用带来边际效益。

多年的深耕,神州租车自有车辆已经达到10万辆,而线下的租车点也遍布全国。与其他平台不同,神州租车的共享汽车不用再大规模集中采购,而是冀望通过大数据和技术手段将闲散车辆资源投入市场,实现真正的汽车共享。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些消费者对神州共享汽车的车内整洁程度和车辆的完整度给予肯定,但在尝试后仍然放弃这一业务,一方面是因为神州虽然网点众多,要实现随借随还依然很困难,比如神州租车要求消费者借还车都需要在统一网点,如果超过3km的距离,就要加收附加费用;另一方面依然会存在车源供应不足、网点无车可借的情况。

华峰资本的研报认为,与共享单车不同,汽车分时租赁有它独有的属性,重资产、重运营、初期起步难,每个城市的情况也不同。一下子导入大量资金和流量在汽车分时租赁领域的作用并不大,而精细化运作对于分时租赁业务更加重要。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