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全球发展走到新十字路口,G20肩负更大使命和责任

2018-12-03 11:44:40    第一财经

11月30日至12月1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2008年G20机制因国际金融危机从“财长会机制”升格为“领导人峰会机制”,备受全球瞩目。

本次峰会同样引发万众瞩目,并非时空的特殊性,而是因为特殊时期G20肩负的重要使命和责任,全球关注度甚至远超2008年首次峰会。

全球发展走到新十字路口,G20肩负更大使命和责任

峰会总体释放了积极信号

本次峰会聚焦“未来的工作”、“为发展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可持续的食品未来”和“性别回归主流战略”等四大主题,主要讨论世界经济、贸易和投资、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基础设施和气候变化等重要议题,并发表了题为《共同推动公平和可持续发展》的公报。

峰会前,国际社会对峰会持谨慎乐观态度,认为要达成令各方满意的成果将很难,较大可能达成内容非常框架性的成果或一份意义不大的短篇幅公报,也许仅发表主席国声明,甚至认为G20机制将被边缘化,最终走向“衰落”;同时,还认为就气候变化、移民、钢铁、贸易和多边主义等焦点议题不会达成实质性成果。

一方面,从历次G20峰会看,小国作为主席国引领议题能力一般不太强,从目前日本作为“三驾马车”已开始深度介入议题设置可见一斑。另一方面,贸易和投资议题是近期全球分歧的集中爆发领域,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至今仍未发布公报,本身就说明各方就贸易和投资议题依然存在严重分歧。

然而,经G20各方努力,峰会总体释放了积极信号并达成较多务实成果,就世界经济、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基础设施等重要议题基本达成共识。

但是,就气候变化、移民和钢铁等焦点议题,既有共识,也有分歧:从气候变化议题看,美国依然坚决地重申退出《巴黎气候协定》,G20其他各方重申协定不可逆转并将按照共同但有区别责任和各自能力全面实施计划;

从移民议题看,G20各方认为,大规模难民潮对全球影响巨大,对采取共同行动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和满足人道主义需求要高度重视,下一次峰会将就经合组织(OECD)等提交的相关报告继续开展对话;

从钢铁议题看,G20各方重申G20杭州峰会和汉堡峰会承诺,并呼吁各方就具体政策方案采取实际行动,期待相关机构于2019年6月提交重要报告。

全球发展走到新十字路口,G20肩负更大使命和责任

最为关键的是,就贸易和多边主义议题,公报含蓄和巧妙地表达出来,语气较为温和、用词较为委婉,比如“各方也注意到当前的贸易问题”、“重新承诺共同改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国际贸易和投资是增长、效率、创新、就业和发展的重要动力”、“多边贸易体系对全球作出过贡献,但目前暴露出缺陷并存在改进空间”、“G20各方支持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并将在下一次峰会上评估改革进展”等。很显然,贸易和投资体系作为最重要的焦点和敏感议题,并未取得十分积极的成果。

正如会前国际社会预期的那样,为推动其他务实成果“出炉”,G20各方照顾到极少数方的情绪和诉求,最终形成一个可谓“折中”和“妥协”的成果。然而,值得欣慰的是,相关成果虽然相对空洞和模糊,G20各方终究并未采取回避态度,还是直面了当前的风险和挑战。

实际上,我们认为,过去10年,G20肩负重要使命,始终砥砺前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袭,全球面临经济下行的公共风险。如不及时通过政策协调并共同采取应对政策,稳定市场信心,世界经济将面临陷入类似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时经济衰退的风险。当时,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G20成员抱团取暖,几乎同步采取宽松货币政策、纠正贸易失衡等短期措施,稳定了市场、重塑了信心;同时,推动世行投票权和国际金融架构改革以及劳动力市场和能源气候等可持续发展领域改革,为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增长提供了动力。

回首过去10年,G20对加强全球宏观政策协调、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和完善全球经济治理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有效应对全球性危机,维护全球经济稳定与增长;增强议题灵活性和全面性,弥补现有治理体系不足;不断提高国际治理体系中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反映国际经济现实和经济治理体系深刻变化。然而,在G20发展道路上,我们会不时地听到一些对G20作用质疑的声音,甚至认为G20不再重要,不再是全球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

如今,世界经济仍未完全走出国际金融危机的阴霾,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行等国际机构纷纷调低了明年世界经济和主要经济体增长预期就是一个佐证。表面看,世界经济增长依然乏力、分化依然严重,全球贸易低迷、失衡,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全球就业仍不充分、收入不平等问题日趋严重。

究其根源,依然是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倒行逆施,个别主要发达国家实施投资和贸易保护主义,直接打击了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和国际贸易;同时,其在货币政策上协调不足,负外溢效应又非常大,部分新兴经济体受到较大冲击。

全球发展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当前,如果不尽早就短期应对措施和中长期解决方案达成全球共识,世界经济动力不足风险、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全球治理风险、国际发展失衡风险等全球性公共风险将不断累积并交互传导,世界经济再次面临危机并非耸人听闻,届时将重现以经济失速、投资贸易失衡、不平等加剧、就业市场不充分等为主要特征的危机情景。

当下的全球政经格局表面上与10年前大体相同,表现为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大、地缘政治风险加大、风险源自美国等特点。但是,除面临的共同点外,内在的核心问题是,目前全球还亟待就气候变化、移民和产能过剩达成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要改革全球贸易和投资体系,促进公平和可持续增长。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全球发展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须通过有效平台和加强对话沟通对全球公共风险进行号脉并开出良方。

G20作为主要发达国家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平等对话协商的重要平台,曾对推动全球经济治理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未来仍需以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形式发挥重要作用。

全球发展走到新十字路口,G20肩负更大使命和责任

如今G20肩负更大的责任和更多的期待,能否再次发挥关键作用、负重前行?值得关注。其中,不仅需要中美相向而行,也需要其他G20成员和国际社会的协同努力。从1999年首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到2008年G20升格为领导人峰会机制,总体而言,中美两国、国际机构对大多数G20会议成果达成和机制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无论是G20匹兹堡峰会还是杭州峰会,中美两国曾就重大议题携手应对,对推动峰会达成务实成果发挥了所谓“G2”的关键作用。同时,IMF、世行、OECD等国际机构对G20提供了大量智力支持,弥补了G20机制没有常设机构、仅靠“三驾马车”机制的先天不足。

在本次峰会上,中国与各方加强合作,推动形成务实成果。中国一直是多边主义和开放型经济的坚定支持者、维护者、建设者,将进一步加强与G20成员、国际机构的协调与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公共风险和挑战。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妥善处理分歧,要继续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携手共建公平、合理、有序的全球经济秩序。此外,中国还将继续支持G20成为全球经济对话与合作的主要平台,为世界经济增长和国际发展合作贡献更多力量。

我们深信,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肩负更大使命和责任的G20必将不负众望,并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新起点再次负重前行!

(胡振虎系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经济学博士、研究员,贾英姿系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经济学博士)

责编:任绍敏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