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最热看点

贺雪峰:如何有效整治村庄环境

2018-05-31 09:09:09   第一财经APP

2015年武汉市提出“城管革命进农村”,开始推动农村环境整治工作。

应当说,当前中国农村中的脏乱差是比较严重且普遍的,垃圾乱扔,污水横流,户外村内的公共环境不仅有碍观瞻,而且极不卫生,容易引发疾病。武汉市开展村庄环境整治正当其时。

从我们在武汉郊区汪集镇的调查来看,村庄环境整治大致包括三个方面:扫干净,码整齐,路畅通。2017年又开始推动厕所革命,改旱厕为冲水厕所。

我们以汪集镇欧咀村为例介绍“扫干净”。

欧咀村共有2400人,13个自然村,2075亩耕地。过去村庄垃圾基本上是农户随便丢弃,或在自然村边上挖土坑掩埋。

欧咀村用三年时间比较好地做到了“扫干净”。具体来说,欧咀村在每一个自然村设了一到两个垃圾桶(全村共20个垃圾桶),由村民将户内产生的垃圾收集起来倒入垃圾桶。同时为每个自然村设一个保洁员,保洁员为本自然村60岁左右人员竞争上岗,每月300元工资,主要工作是将本自然村户外产生的垃圾清扫倒入垃圾桶,每天工作时间约一个小时。有很多老年人愿当保洁员,竞争上岗使得保洁员具有较高的责任心。

欧咀村与邻近三个村共同聘用了一个专门清运垃圾的司机,按村庄垃圾桶数量收费,每个垃圾桶每月收120元,欧咀村20个垃圾桶,每年清运垃圾的费用就是:120×20×12=2.88万元。清运垃圾的司机保证垃圾桶的垃圾装满即运走,一般每周要清运两次。

对村庄环境中的一些卫生死角,村集体会组织杂工或请挖掘机来进行专项整治,2017年欧咀村花费1.8万元进行了环境专项治理。

2015年村庄开始整治环境,市、区、街道均十分重视,常抓不懈,经常到村里检查,总支更是经常组织本片各村交互检查。此外,市区还安排第三方暗访督查。有一个时期,村干部全部动员起来,对村庄环境整治工作建立了长效机制,逐步扭转了村民的习惯。

作为自上而下的中心工作,村庄环境整治也得到了上级拨款。2017年欧咀村获得8.3万元专项拨款,支出费用则为0.36×13+2.88+1.8=9.36万元。也就是说,村集体另外贴进去约1万元,就可以保持村庄环境整治中“扫干净”的目标。

三年下来,欧咀村的环境卫生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仅仅花费不到10万元,就让一个有2400人的村庄可以保持干净卫生,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其中武汉市自上而下的督办、总支和村干部的努力,以及“户分类、组保洁、村收集、街转运、市及区处理”的垃圾收运处理体系的有效运转,有效改变了村庄的环境卫生条件。

欧咀村村庄环境整治只是武汉市郊区的一个普通案例。从欧咀村的情况来看,三年村庄环境整治取得这样的成果得益于六方面的作为:第一,地方政府发起村庄环境整治的“运动”;第二,地方政府为村庄提供专项经费支持;第三,一套健全的垃圾清扫转运体系;第四,村干部有所作为;第五,上级有力的督办检查;第六,第三方评估。

三年下来,村民养成了不乱扔垃圾的习惯,村庄垃圾都进行了无害化处理,村庄环境变得更加宜居。一直为外界诟病且确实严重影响农村卫生条件和农民身体健康的村庄环境整治,很轻松地就完成了。

村庄环境整治或武汉市所讲的“城管革命进农村”,是一项自上而下发起的治理。这样发起的治理当然并不是每次都能取得好成效,不过,新中国成立以来,自上而下发起了一轮又一轮治理,也一次又一次改变了中国农村的面貌,从而将中国传统农村从文化上、思想道德上、组织上、物质条件上、社会制度上以及生活习惯上带入到了现代化社会中。

而正是这些现代社会下的村庄中的农民,可以顺利融入到中国社会,现在又快速进城,越来越多地成为城市社会的一员。中国是世界上为数极为有限的有能力自上而下推进对农村社会有效治理的发展中国家,这是中国崛起的基本条件。

(作者系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编辑:黄宾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