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戏曲 书画 非遗 文创 守艺 文旅 人物 视频 专题

她的肖像 她的裙子 为何总能创造拍卖纪录?

凤凰艺术 祝明惠 2022-05-11 11:51:10
A+ A-

北京时间5月10日早晨,纽约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落槌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经典巨作《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Shot Sage Blue Marilyn)成为20世纪最昂贵的艺术品。

在前几日刚落幕的2022 Met Gala 上,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穿着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生前著名的裹身连衣裙亮相,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之一。

据悉,梦露的这件礼服当时花费1,440美元订制,不过在她穿过之后礼服的价值更是水涨船高;在1999年首度登上佳士得拍卖会时便以100万美元的价码售出,在2016朱利安拍卖会上更是标出480万美元的惊人天价!至今仍是世界上最昂贵礼服。

性感女神梦露的影响力持续至今,离世60年后仍然不断掀起热潮,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世界纪录”。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综合编译报道。

今晨(纽约时间5月9日19:00),纽约佳士得举办的“Thomas and Doris Ammann基金会珍藏晚拍”举办,参与竞拍的36件作品汇聚了20世纪的诸多艺术大师佳作。在今日参与拍卖的这一些列拍品中,诞生了最昂贵的20世纪艺术品——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经典巨作《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Shot Sage Blue Marilyn)。

▲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 《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墨水、亚克力、麻布、丝网版画,1964

▲佳士得纽约的拍卖现场

拍卖现场,经过四位客户的出价,这幅著名的丝网印刷画最终以1.7亿美元的价格落槌(约为人民币13.12亿),含佣金价格为 1.95 亿美元,最终被第三排竞标的大型经销商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中标。

▲ 拉里·高古轩 (Larry Gagosian)

数十年后,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这位著名女星的魅力仍未减弱,以至于在今时今日带起了一股全新的文艺界的“梦露热潮”。 正如 Thomas Ammann Fine Art AG 合伙人兼 Warhol 目录编辑弗雷(Georg Frei)说的那般:

“壮观的肖像隔开了人和明星的边界:玛丽莲·梦露作为女性的部分不见了;她生与死的可怕环境被遗忘了,剩下的只是神秘的微笑,我们因此可以将她与另一位杰出女士的神秘微笑联系起来——蒙娜丽莎。”

创造拍卖史的《玛丽莲·梦露》

“Shot Sage Blue Marilyn”

01

▲拍卖现场

《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Shot Sage Blue Marilyn)创造了与它所描绘的女演员玛丽莲·梦露一样令人惊叹的记录。而之所以名为“枪击”则是因为1964年9月下旬,艺术家多萝西·波德伯(Dorothy Podber)在参观沃霍尔的工厂时,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枪瞄准了一幅沃霍尔的40 x 40英寸“玛丽莲·梦露”系列新作。该作品由此得名。

▲ 多萝西·波德伯(Dorothy Podber)接受采访

这幅作品自公布参与竞拍之日起,就引发了对于其成交价的猜测。拍卖现场,在该拍品的初始出价之间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导致沉默之后,当出价超过1亿美元大关时,拍卖的参加者集体松了一口气。据悉,本场拍卖会的全部拍卖收益将捐赠给基金会,在未来将被用于建立包括医疗和教育在内的、对于全球弱势儿童群体的全面支援系统。

▲拍卖现场

安迪·沃霍尔创作的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肖像是现代艺术最为人熟知的符号之一,也是美国波普艺术运动的象征。这件知名作品也在数十年后为安迪·沃霍尔的拍卖成交额创造了新的纪录,超过了艺术家本人在 2015 年以 1.05 亿美元拍出的《银色车祸》( Silver Car Crash)(1963 年)的拍卖纪录。

▲观众在本次拍卖的《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前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银色车祸》( Silver Car Crash)1963 年

《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一跃占据20世纪艺术品拍卖和美国艺术品的拍卖最高价的宝座。此前该类别拍品及成交价分别为2015 年拍卖的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阿尔及尔女人》(O 版)的 1.794 亿美元和 2017 年拍卖的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Jean-Michel Basquiat) 的《无题》(1982 年)的1.1亿美元。

▲ 2015 年拍卖的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阿尔及尔女人》(O 版)

▲ 画作拥有者前泽友作和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无题》合影

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主席艾利克斯·罗特(Alex Rotter)称:

“《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绝对是美国波普艺术最登峰造极之作,这幅画不单超越了传统美国肖像画的体裁,亦跨越了二十世纪的艺术和文化。

该作品堪称可与波提切利(Botticelli)的《维纳斯的诞生》、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以及毕加索的《阿维尼翁的少女》并列艺术史之巅。”

长期以来,沃霍尔的作品与巴斯奎特、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和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一样,一直是美国艺术收藏家最梦寐以求的作品之一。但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系列”带有一种独特的文化奥秘,从 1964 年开始,沃霍尔制作了十多张梦露的肖像,所有照片都是基于1953 年这位享誉全球的知名女星在黑色电影《尼亚加拉》中的一张照片。

▲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在黑色电影《尼亚加拉》中的照片

据报道,佳士得 20 世纪和 21 世纪艺术部主席亚历克斯·罗特 (Alex Rotter)对《晨报》说:

“一旦你看到这张照片,你就会发现,你实际上更熟悉沃霍尔对玛丽莲·梦露的看法,而不是玛丽莲本人的老电影镜头。”

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

“Marilyn Monroe”by Andy Warhol

02

纵观历史,艺术家们一直试图在他们的实践中永恒化女性之美的原型。在理想化女性形态的描绘的例子中,埃及的砂岩半身像娜芙蒂蒂女王(约公元前1351-1334年)和希腊的韦努斯·德·米洛的维纳斯(公元前150-125年)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当时社会中女性之美的缩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女神和王后,贵族女性,圣经人物和艺术家伴侣也加入其中,成为艺术史中难以忽视的重要表现对象。

▲埃及的砂岩半身像娜芙蒂蒂女王

▲希腊的韦努斯·德·米洛的维纳斯

然而,随着20世纪电影业的成熟,影视明星成为了艺术作品中的“新晋缪斯”。作为银幕上的黄金传奇,玛丽莲·梦露当仁不让地成为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描绘对象。梦露既极具魅力,又充满悲剧性的形象及其复杂的双重天性让这位波普艺术家着迷。像沃霍尔本人一样,梦露的遗产也展现为一个从一无所有到名声大噪的美国传奇,为她的星光熠熠的神话做出了贡献。

梦露于1962年8月5日去世的消息引起了沃霍尔的个人共鸣,此后不久,沃霍尔开始在他的作品中重复利用电影中的内容和形象进行拼贴和波普艺术创作。从1962年开始,沃霍尔继续重新审视梦露的面孔作为他的主要主题,这也改变了艺术家的创作态度:

“1962年8月,我开始做丝网印刷,这一切都是如此简单快捷和偶然。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我第一次用屏幕做实验的是特洛伊·多纳休(Troy Donahue)和沃伦·比蒂(Warren Beatty)的头像,然后当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在那个月碰巧去世时,我萌生了第一个以她的美丽脸庞为对象创作艺术作品想法。”

这些早期的作品经常以鲜艳的色彩描绘梦露的脸,其特征是有些歪斜。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玛丽莲·梦露双联画》,1962。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梦露系列”作品的创作过程

两年后,沃霍尔再次回到了对梦露形象的创作中。但这次艺术家换了一种新的应用颜色的方法,该时期内创作的玛丽莲·梦露,包括本次拍卖的《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1964),在制作过程中几乎完美无缺。艺术家采用正醋酸纤维印花,熟练地将手绘元素与单一的丝网印刷层对齐,从而在线条和颜色之间无缝套准,并清晰地打印出来。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玛丽莲·梦露》,图源网络

然而,沃霍尔对这些作品的明显谨慎和细腻显然是短暂的,因为他很快就回到了一种更加随意的色彩对齐方法。然而,在他寻求对“最完美的梦露”描绘的过程中,沃霍尔为艺术史重新夺回了形象的面孔。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金色梦露》

艺术家将彼时的流行偶像通过艺术作品再次放置于万神殿的中心,《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这幅作品将梦露视为名人的符号,同时将她的形象巩固在艺术史中。有人认为,这是最后一件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伟大杰作,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现在是“每个女人”的有力象征——她经历的是从被忽视的孤儿到当代艺术名作女主角的蜕变。

“我不认为我在作品中刻画的是这个时代的著名性感女神,例如玛丽莲·梦露或伊莉莎白·泰勒 (Elizabeth Taylor)。我视梦露为普通人。至于以如此鲜艳的色彩绘画于她而言是否有任何象征意义:这是美,而她很美丽,美丽的东西当然色彩漂亮夺目,仅此而已。”——安迪·沃霍尔

MET GALA上的“玛丽莲·梦露”

kim Kardashian as“Marilyn Monroe”

03

在前几日刚刚落幕的 Met Gala 上,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这身裹身连衣裙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之一。本身与新男友皮特·戴维森(Pete Davidson)一同出席就足够有看点。此外,金·卡戴珊这身裹身连衣裙更是大有来头。

▲ 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 在Met Gala现场, 2022. Photo by John Angelillo/UPI. Credit: UPI / Alamy Stock Photo

▲ 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与新男友皮特·戴维森(Pete Davidson)一同亮相2022 Met Gala 现场

这件服饰是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当年为肯尼迪总统献唱生日歌时,穿着的那件鲍勃·麦基(Bob Mackie)礼服裙原版。原版裙子由简·路易斯(Jean Louis)设计,上嵌6000余颗水晶。这条“全世界最贵的裙子”,2016年拍卖价达到481万美元,是该拍卖会成交额最高的礼服。如今,它的预估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折合成人民币超过6600万。

▲梦露礼服裙手稿及细节

▲ 身穿礼服的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及礼服本身

这件价值千万的服装被保护在一个圆形金属容器中,连放置的房间都要设置恒温,就怕对这件薄如蝉翼的经典礼服有损坏。金·卡戴珊在接受《Vogue》采访时表示:“这件裙子是由警卫运送的,我必须戴上手套才能试穿”。而为了“确保自己能塞进去”,卡戴珊不仅每天运动瘦身,还完全戒了糖和碳水,结果3周内减重15斤。此外她“持续染了14小时”梦露的同款金发做搭配。

可惜呈现当天,卡戴珊仍然未能完全穿进这条裙子里,甚至随后引发了一场网络和媒体的的抨击。作家米歇尔·摩根也批评了卡戴珊选择穿着这件连衣裙现身红毯的做法,称这样做很可能会使服饰因“汗水”和“化妆品”而损坏。

▲ 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接受《Vogue》采访

▲ 网络对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评论

而将视线从2022年的 Met Gala移到 1962年5月,当玛丽莲·梦露走上舞台为约翰·肯尼迪总统演唱《生日快乐》时,她表现略显局促与不安。当时她的开场笑话是她迟到了,她自己错过了第一个环节。而当聚光灯下空无一物时,梦露突然出现了。她脱下皮毛,轻拂麦克风;她紧身的 Jean Louis 连衣裙上点缀着眨眼的水钻。梦露走向领奖台,说道:“女士们,先生们,玛丽莲·梦露迟到了"(“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late Marilyn Monroe.”)。三个月后,在她去世后,这个词的预兆悲剧双重含义愈发耐人寻味。

当她开始唱歌时,她的声音是对一切女性化、迷人和性感之物的呈现,她令人着迷。“当我唱生日歌时,整个地方仿佛一片寂静。”她随后告诉《生活》杂志,这是她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就像如果我穿着衬裙,我会认为它是在展示什么的。”这正是这件传奇服饰的传奇故事。

▲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为即将到来的45岁生日向约翰·肯尼迪总统演唱“生日快乐”。

在今年的Met Gala之前,Ripley送给卡戴珊一缕梦露的头发,也许是为了奖励她为了穿着这件裙子的自律举动。然而,在梦露的日记中,梦露曾不断写过,“我的身体就是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在数十年后,玛丽莲·梦露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不再完全是她自己的身体。

玛丽莲·梦露的“玛丽莲·梦露”

“Marilyn Monroe”as herself

04

在彼时的消费主义洪流下,梦露被直接定义为和猫王 (Elvis Presley) 、米老鼠(Mickey Mouse)并肩的美国流行文化偶像。梦 露知道自身形象被商业化的事情。对此,她表示:

“被纳入人们的幻想是件好事,但你也乐于看到自己而被接受,我不认为自己是一种商品,但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看法。"

这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反思,因为自1962年8月梦露去世以来,人们对她的价值评估一直在不断更新。

▲梦露被《美国流行文化指南》定义为美国流行文化偶像

▲梦露是《PLAYBOY》创刊号的封面女郎

英国女权主义学者杰奎琳·罗斯(Jacqueline Rose)在2014年出版的《黑暗时代的女性》(Women in Dark Times)一书中,以优美的清晰笔触写下了梦露对自我认识的不懈追求,以及她对表演的真正天赋。

“这是她独特的天赋,她几乎把每个角色都当成对自己的嘲弄。”

罗斯将梦露描述为战后对乐观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牺牲。“这个女人的性取向是为了挽回历史的激进转向。”重要的是,罗斯勾勒出梦露作为名人内心的矛盾:“她讨厌好莱坞的原因之一是它的原始剥削。我们可以说,她已经适应了成品商品和它所隐藏的劳动之间的残酷脱节。

纵观梦露的一生,她经历了十分悲惨的童年。从小失去父亲,母亲患有精神问题,幼年被十二个家庭领养过、住过孤儿院,甚至还被性侵、虐待,这一切都使得她养成了忧郁敏感的性格。而在初到好莱坞的时候,梦露并没有像其他年轻貌美的女孩那样选择“捷径”来“生存”,而是选择把当模特赚来的钱全都花在系统地学习表演上,为机会来临的一刻,做着准备。

在演艺事业之外,梦露还不断追寻精神的财富,她曾在业余时间学习艺术和文学,也一直保持着阅读和写作习惯。她家中还有一个藏有400余本书的私人图书馆,其中不乏文学史的经典巨作。即便是工作,也会随身携带几本书来读,甚至她的藏书中还有中国近现代作家林语堂的文学作品。

▲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拍摄电影《绅士爱美人》时阅读原著

玛丽莲·梦露还著有亲笔自传《玛丽莲·梦露:我的故事》。在书中,她甚至预见了自己的死亡,她将自己描述成“被人发现死在走廊尽头的小隔板间里,手里还抓着空安眠药瓶的女孩”。自传将梦露自身极大地突出和展示出来——不仅仅是银幕上的性感尤物,而且是一个富有才华的、独立、聪明又脆弱的女人。

▲亲笔自传《玛丽莲·梦露:我的故事》

沃霍尔的丝网版画中,梦露的形象永垂不朽,他的彩色作品经常被视为比一种“超人类”的形象,比复杂的生活更悲惨的象征,比高智商的女人更愚蠢的金发女郎。虽然仍然经常被误解,但近年来,人们有更大的空间来承认梦露的智慧、政治同情,以及对自己体现一个国家(也许是一个世界)欲望的出色能力的深刻不安。

责任编辑:梁弈文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