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誰最中國 2021-05-25 11:04:11
A+ A-

92岁那年,贝聿铭接受采访时,正在日本京都建造一座庙宇,而他最想做的,是建造一座自己的园林,可以媲美狮子林。狮子林是苏州四大古典园林之一,也是他重要的灵感来源。他说:“如果有来生,我很可能是一名园丁,能够设计这样一座园林,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十年之后,贝聿铭离世,像狮子林一样的园林,他终究没有建造成,86岁那年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新馆,成了他离开中国后,精神上与狮子林走得最近的一次交集。

对于狮子林,贝聿铭一直有份特殊的感情——这座静立于苏州古城东北隅的名园,曾是贝氏家族的家园。而在贝氏家族之前,狮子林的故事还很长……

禅意

在百园之城苏州,狮子林是唯一一座禅意园林。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狮子林全貌|沈惠峰

戏说起来,这份禅意与每个中国人都熟悉的《水浒传》还有些关联。《水浒传》里,有一个著名的事物

“花石纲”,青面兽杨志就是因为丢失花石纲不能回京复命,逐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水浒传》是虚构的,但花石纲却是真的。

北宋时期,徽宗好奇石,要在东京汴梁(今开封)造一座“万岁山”。负责将全国各地奇石异木顺利运往汴梁的队伍,即为花石纲。苏州当时专门成立“苏州应举局”,负责太湖石的搬运,一部分太湖石尚未运至汴梁,靖康祸起,北宋灭亡。

两百多年后,传承了临济宗衣钵的天如禅师来到苏州,讲经一年后,信徒们大为所动,决意集资为他造一座禅院。勘察地址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那些被搁置在苏州的太湖石。两百多年时光已过,大宋王朝已经灰飞烟灭,而这些石头却依然旧时模样。

禅院初建时,“林中坡陀而高,石峰林立,峰之奇怪,而居中最高,状类狮子”。望着这些湖石,天如禅师略一沉吟,将这座禅院命名为“狮子林”。

天如禅师之所以以“狮子林”命名这座禅院,当然不止石如狮子的缘故。在佛教中,狮子是神兽,佛教中将佛讲法称为“狮子吼”,而天如禅师的师父,又得道于杭州天目山狮子岩。天如禅师以“狮子林”来命名这座禅院,既表达了宗教旨意,又表明了自己衣钵正统、不忘根本。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春日狮子林|上图:汪梅生

如今,六百多年过去,这座禅意园林依然处处机锋,任由南来北往的如织游人参悟。

穿过祠堂大厅,走进狮子林,燕誉堂西,“立雪堂”是狮子林呈现给游人的第一个机锋,由“慧可立雪”的禅宗公案演化而来。再往里走,指柏轩与问梅阁,分别从“赵公指柏”、“马祖问梅”的公案演化而来。这份禅意,即使在以“曲径通幽”而著称的苏州园林中,也出类拔萃,引人深思。

堂阁之外,那块两米多高、立于指柏轩前的湖石“南海观音”,与池水中形如达摩的“一苇渡江”,历经风雨,贯看风云,犹自岿然不动,为如织游人传达着六百年前的禅意。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立雪堂|汪建文

文心

湖石堆叠的假山,是狮子林兴建的基础,也是狮子林的文心所在。

李清照有词,”误入藕花深处“,进入狮子林,则有”误入湖石深处“之趣。狮子林面积不大,假山占地却足有一公顷多,旱假山、水假山、南部假山,盘旋曲折、洞壑回环,人在山中游玩,相闻不可相遇。

“不出城郭而得山林野趣”是湖石留给狮子林最宝贵的意趣,也是狮子林名扬天下,位列“苏州四大古典园林”之一的重要原因。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狮子林假山|邱建明

这种山林意趣,是从狮子林初建时就传承下来的文化基因。禅院初成时,房屋不多,“竹与石占地大半”,虽在闹市之中,却又营造了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僻静,性本爱自然的天如禅师无比欣喜,“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

天如禅师圆寂后不久,不可一世的元朝也走向了风雨飘摇。很快,大明王朝取而代之。苏州本是寺庙兴盛之地,其中壮观宏丽的,狮子林不可与其相比,然而因为兵灾终于都荒废了,只有狮子林“泉益清,竹益茂,屋宇益完。人之来游而纪咏者益众。”

来狮子林纪咏的人中,最出名的当属倪瓒。倪瓒是元四家之一,以诗画名世,明朝建立后不久,受狮子林主持如海上人邀请,倪瓒为作《狮子林图》,传言他也参与了狮子林假山的设计,于是狮子林名声大振,一度成为吴门名士争相“打卡”的名胜之地。

清代时,倪瓒的《狮子林图》流入宫中,乾隆爱不释手、反复品鉴,在上面写字又盖章,恨不能据此园为己有。第二次南巡时,听说自以为毁于战乱的狮子林仍在,于是兴冲冲带着倪瓒的画去了时已更名

“涉园”的狮子林。

彼时,狮子林的规模已经扩大了许多,山环水绕、花木葱茏,充满了人文气息。相传乾隆在假山中游玩时迷了路,跟酒驾的人上了重庆的立交桥一样,怎么都走不出来,只好喊人

“救驾”。

回京之后,乾隆对狮子林念念不忘,后来几次南巡中,总要去狮子林游玩一番。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

1771年,乾隆命苏州织造署把狮子林做成烫样,分别在长春园(今圆明园东侧)和承德避暑山庄仿建,由此,“三狮竞秀”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一段佳话。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假山、金道、碧玉池|方建强

一座园林,湖石假山的面积独占七分之一,这在中国各地的园林中绝无仅有。现代有些学者,认为这样会显得狮子林逼仄,但只要领略到狮子林假山的俯仰变化和山体的美感,就会明白,这独具匠心的背后,不止是文心,狮子林所呈现的,也并非单纯的文人画意,如果单纯以文人园林的标准来看她,不免会小瞧了她。

传承

狮子林所呈现的,其实更宏大。虽然它最初的时候是禅院,但临济宗所修行的山林禅,要求禅僧从自然中体察禅味,与儒道两家所追求的“天人合一”不谋而合,一石一水、一草一木,所营造的是自然而富有诗意的意境、中国独有的建筑美学。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烟雨狮子林|钱从余

比如卧云室,最早是止息杂虑的禅室,取名卧云,并非其高耸入云,恰恰相反,它位于假山中央的平地中。中国古人造园,以石拟云,卧云室之所以名为卧云室,是因为四周峰峦叠石,小楼恰似卧于峰峦之上的缘故。

但这并非狮子林最大的建筑艺术特点,狮子林最大的建筑艺术特点,在于她所呈现的“间”的美学。而这个“间”,除了狮子林中水石草木所营造的空间,更在于建筑本身所利用窗户所营造的意境与气韵。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狮子林里的“间”美学|汪建文

清朝末年,当“颜料大王”贝润生买入狮子林,并将她作为自己的家园,为贝氏家族的孩童们提供一个游玩乐园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孙贝聿铭会在一次次游玩里,在一扇窗、一堵墙、一间屋、一丛竹、一座山的留恋中,潜移默化习得了这种建筑美学。

也许,少年时在狮子林里参到的关于建筑的“禅”,从那时起就种在了贝聿铭的心间。从园林里学到的,贝聿铭又将它反馈给建筑,“创意是人类的巧手和自然的共同结晶,这是我从苏州园林中学到的。”

678年 苏州狮子园的禅意与文心

狮子林彩色玻璃窗|汪建文

无论曾经给了贝聿铭这位建筑大师怎样的熏陶与灵感,狮子林依旧默然,游人如织,来来往往,总会有人在这里获得不一样的东西,并将它传承下去。生生不息,是这座已在此矗立

678年的园林的血脉,也是中国文化的血脉。

(文字、图片来源誰最中國及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梁弈文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