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西江千户苗寨,古村落美在何处?

澎湃新闻 2020-10-09 15:04:54
A+ A-

在苍莽的雷公山麓深处,藏着西江千户苗寨。漫长的岁月造就了这个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沧桑古村落。它的古韵之美究竟美在何处?

吊脚楼和观景台

苗族的建筑自然是美的落脚。

我和友人随意找了一条上山的巷子往寨子深处走去,眼前清一色的黑瓦木板,就是苗家吊脚楼,学名叫做“穿斗式歇山顶结构”。多为三层,基座以青石、卵石垒砌,一般不住人,用来关养家禽牲畜和存放农具,第二层住人,第三层则是粮仓。

吊脚楼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吊脚楼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由于地形所限,一栋栋吊脚楼上下相接,左右相连,几乎没有空隙。工匠们善用各种力学原理,巧妙的运用三角形、长方形、菱形等多重结构构成了整座房屋的脉络体系,柱柱相连,枋枋相接,让吊脚楼在绿树映衬间显得更加相融相契。

沿着青石路向山坡上攀行,一路穿过琳琅满目的小店,悠闲的踱步至观景台时,整个苗寨的景色便一览无余了。

苗寨全景

苗寨全景

千户苗寨重峦叠嶂,四面环山,掩映在大山中的苗寨吊脚楼如同瀑布一般从山间倾泻而下,连绵成片,又依凭山势,逶迤向周边延展,竹黄色的房屋,黑灰色的房顶,间或有翠竹点缀,层层叠叠、错落有致,而暗黄色的枫木壁板,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熠熠金光。

谷底,是清澈见底的白水河,轻声呢喃着歌声,缓缓流向远方。往西边望去,大片的坡地梯田和平坦的稻田一同在风中轻漾着一波波的叶浪;赶着耕牛的农人,互相追逐嬉戏的孩子,零散的分布其间;油亮的玉米与菜蔬,荧光闪亮的包谷,都飘逸着特有的清香,给人以满目葱茏、万物生长之感。

夜景下的酸汤鱼

苗族人爱吃酸,听闻有“三天不吃酸,走路打罗圈”的说法,到此游览自然也得入乡随俗。

小馆子里点上一份苗寨招牌美食酸汤鱼。这道闻名四方的名菜造型实在朴素,简单的小锅盛着红彤彤的汤汁在小炉子上热着,新鲜的鱼肉在沸腾的红酸汤内翻滚,端上桌来,酸爽的香气瞬间扑面而来,从鼻尖到味蕾,先是酸,后是麻,接着还有贵阳特有的焦辣,就连鱼的鲜味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酸汤鱼

酸汤鱼

热情的店家不仅为我们盛汤,还拿来了特制的辣酱蘸料,嘱咐说要趁热吃。我迫不及待的一口下肚,细腻的鱼肉被浓郁的酸辣香味包裹着,每咬一口都能感受浓郁的汤汁,辣而不燥,反而混着酸爽的口感和些微的麻,所有的滋味在舌尖跳跃,令人着迷。

吃得尽兴,抬头蓦然惊觉苗寨已灯火通明。万家灯火开始从山下的店铺一路蔓延至山顶,空气中隐隐传来芦笙音,远处的风情表演台上传来苍凉沉郁的苗族古歌,身着黑色长袍的男性老者,胡须银白,一脸祥和,虔诚而深情的描绘了一部壮美的苗族史诗。

苗寨夜景

苗寨夜景

美味佳肴,凭栏临风,视野中华灯初上的苗寨,表演台上的悠扬歌声,还有在房屋间摇曳的迷幻光柱,生生将苗寨的夜晚弄出了个火树银花不夜天。

清晨的风雨桥

清晨的苗寨又是另一番景象。这时的苗寨似乎在渐渐苏醒,零散的苗民在做开张的准备;还有些背着孩子的年轻媳妇儿在做早炊,袅袅炊烟,在房屋上方缓缓升腾,远远望去,就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清晨时分,苗民忙于开门营业前的准备

清晨时分,苗民忙于开门营业前的准备

此时的朝霞染红了群山,远山沟壑处还弥漫着未散的薄雾,层叠的吊脚楼仿佛都成了深深浅浅的剪影。我继续走着,路过了横跨白水河的一座座风雨桥。

风雨桥和吊脚楼

风雨桥和吊脚楼

如果把白水河比做苗寨华贵衣裳上的一条翡翠腰带,那么河上的七座风雨桥就是镶嵌着的宝石。传统的风雨桥以榫衔接,斜穿直套,纵横交错,结构非常精密。而如今苗寨的风雨桥,则采用的是水泥和木材的混合结构,使得桥更加美观坚实。流火的七月,蝉声此起彼伏,苗家人就坐在桥内的长椅上,纳凉消暑,伴着悠悠河水,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任凭暮色四起,才会起身散去。

风雨桥

风雨桥

最初,我想象中的苗寨是坐落在大山之中与世无争,吊脚楼中炊烟袅袅,苗家人天然质朴;若是外人闯入这里,应该有着陶渊明误入桃源一般的惊叹。

然而,当我发现寨子的道路两边都是银饰店,民宿店家的吆喝声不绝于耳,想象中美丽腼腆的苗族姑娘,也成了餐厅和特产店中的服务员,一路走来,还有一群租赁苗族服饰的大姐们上前推销,现实与期待之间的落差,难免有些失落。

不过,转念一想,在夹带着商业气息的景区内还有旧习俗、旧风物、旧时光的留存,也是一种跨时空的碰撞。

无论时光流转,岁月变迁,都无法改变苗族与山水,与自然的血脉相连。他们佩戴银饰,点燃炊烟,唱着悠扬的古歌,跳着欢快的舞蹈,所有真挚、顽强的文化基因仍在存续,它的本色依旧美丽。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