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贫困县巨资拍电影,4千万项目被指层层转包

北晚新视觉 2019-06-26 10:30:41
A+ A-

2019年6月24日上午,举报者网络爆料称,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为献礼,决定斥资4000万元拍摄水幕电影。经过层层转包,最终执行的导演陈熙却连10万元项目款都无法结清。无奈之下,他只好发网帖求助。界面新闻6月24日下午从陈熙处获悉,网帖发布后转包商之一汪某已经将款项结清。张家口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回应称,正在了解情况。

贫困县巨资拍电影,4千万项目被指层层转包

陈熙发布的网帖称,“万全区斥资4000万要拍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为即将召开的旅游发展大会和冬奥会献礼。”万全区将项目转给一个叫严某的人。严某曾“在酒桌上自称能力很大,没有他拿不下来的政府项目。”

据公开信息,该项目推介名称为“京變明珠梦幻夜宴·张家口万全大型激光水幕秀”。该项目由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作,“运用了3D高清激光投影水幕电影、大功率全彩激光扫描、数控摇摆喷泉、变频跑泉等国际最先进的水秀科技,给全市及全区人民呈现一场视觉饕餮盛宴。”

项目“以展翅奋飞的雄鹰为主题展开设计,寓意张家口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音乐喷泉长110米,宽20米,采用5台高功率全彩激光器做水幕电影的效果陪村……激光散射、水幕电影、三维立体动画、音乐等交织在一起,呈现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项目建成后必将成为张家口的标志性景观。”

界面新闻注意到,张家口万全区人民政府办公室2018年9月在官方网站曾发文介绍,大型激光水幕秀《佑卫万全·京畿明珠梦幻夜宴》是在城西河原有景观基础上增加的新旅游业态,项目投资4000多万元,以展翅奋飞的雄鹰为主题展开设计,寓意张家口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此外,张家口日报等河北当地媒体都曾报道,该项目投资达4000多万元。

陈熙称,在4000万元投资里面,“有大部分是用于硬件设施的,包括喷泉,灯光,音像,观景台,激光投影等,于是严某找到了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用他们公司资质和政府签合同,资金从他们公司走,分出1280万用于影片拍摄。”

界面新闻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中查询到“万全区水幕电影及音乐喷泉设备采购项目中标公告”,公告显示,该项目采购单位为张家口市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总中标金额为1992.66649万元。

陈熙在网帖中称,严某以400万的价格将影片拍摄转包给老乡方某,后者又以220万的价格转包给了博能时代公司。博能时代的老总刘某留下50万,用剩余项目款165万转包给学弟汪某。汪某又将这个项目以135万的价格转包给了他的学弟李某。李某手下有个小团队,做宣传片、展览展示等项目。于是买几台新电脑,招了几个新员工,签完合同准备开工。

这时,“甲方(也不知道是哪一级的甲方)要求这个项目必须要有个导演。于是他们四处找导演。”最终,该项目被转给陈熙,他自称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出身,要价10万。据他在网帖中描述,他的工作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商务对接,陪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和严某、方某等开会,吃饭,喝酒。另一部分是带领团队在1个半月的时间里完成全部内容,包括现场实拍、演员棚拍、三维动画。

然而,“在近两个月的制作之后,导演陈熙一分钱都没拿到。制作方李某少拿15万3300。至此,4000万的项目经费被瓜分完毕。”

贫困县巨资拍电影,4千万项目被指层层转包

陈熙发布的网帖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陈熙表示,他后来在一个制作群里发布了上述内容,于是甲方之一汪某临时给他转账4万元,又拖了一段时间,转账1.5万元,“再想要就得等19年开春,项目验收之后云云。“

6月24日下午,界面新闻联系到陈熙,他表示,网帖发布后影响较大,下午甲方刚把余下4.5万元项目款结清。截至发稿,原帖已被他删除。

针对此事,张家口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界面新闻称,目前已有多家媒体问询此事,正在了解情况。

6月25日上午,张家口市政府新闻办微信公号发布了《万全区关于网传“水幕电影项目层层转包”一事的情况通报》。

通报称:6月24日,网传“万全区水幕电影项目层层转包”一事,我区立即展开调查。据初步调查核实:为了发展城郊旅游产业,2018年我区实施了“水幕电影”项目,主要内容包括城西河基础设施建设、水幕电影拍摄等。目前项目尚未完工。对于发贴人所反映的在影片拍摄过程中的层层转包问题,我们已成立调查组,正在进一步调查,待核实后将依法严肃查处。

公众还在等答案

去年《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有批评报道,湖南省汝城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却花了4800万元修一个广场,是为罔顾民生,大搞形象工程。同样是4000万的巨资,同样是贫困地区,花在30分钟的水幕电影上,听起来并没有比修建一个广场更具正当性。所以万全区这个项目是怎么立项的,经过了怎样的论证程序,尤其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

退一步说,即便是这个“献礼电影”有助于地方宣传,值得花巨资去做,这钱具体怎么花,也必须有严格的程序和监督。可是从举报人提供的信息来看,其过程堪称儿戏。第一承包人自身都没有资质,而是找了湖北武汉一个公司和政府签合同走账,而后续又层层转包,越转越离谱。

延伸阅读:

打造秦汉风格能优化招商环境?这贫困县竟斥6200万巨资修城门

春节假期后离开榆中回上海的时候,李磊(化名)指定司机走那条有南北城门的路,尽管当天下着大雪,但到了城门和蒙恬雕像处后,李磊依然下车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榆中会以这种方式在全国人民面前火一把。”李磊苦笑。他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前不久,这两座城门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以下简称“住建部”)通报批评,不仅县委书记王晓宁被停职检查,就连县城北入口环境整治项目未开建工程,也全部停建。

住建部指出,榆中县属于国家贫困县,没有将有限的财力优先用于民生改善,而是举债在城市出入口“造景”“造门”,盲目立项、搞“形象工程”。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人民日报 界面新闻 光明网 北京青年报 政事儿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