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明君良臣精品荟萃 国内首个刘备诸葛亮特展开展

华西都市报 2021-10-13 12:18:37
A+ A-

明君良臣 精品荟萃

国内首个刘备诸葛亮特展开展

刘备和诸葛亮是中国古代有名的一对君臣,如今他俩正联手带来一场重磅展览。国庆期间,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的重磅展览《明良千古——刘备与诸葛亮君臣合展》在孔明苑展厅正式开幕。

该展览为武侯祠的常设展览,从初创、设计到实施,历时8年,汇集了武侯祠博物馆和四川博物院、湖北襄阳市博物馆、凉山彝族自治州博物馆、成都永陵博物馆、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多家单位的200余件(套)精品文物,力图通过以文物为核心的讲述,勾勒出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以及刘备、诸葛亮两位历史文化名人的交汇轨迹和旷世传奇。

填补空白

国内首个刘备诸葛亮特展

《明良千古——刘备与诸葛亮君臣合展》从初创阶段,就确立下围绕两位历史文化名人的人生轨迹搭建展览线索的定位,展览通过“乱世浮沉·以待天时”“君臣共济·蜀汉立国”“兴复汉室·鞠躬尽瘁”三个部分,在历史主线的脉络下,展现刘备、诸葛亮各自生平。既有刘备从半生创业的艰难、武担山祭天称帝的鼎盛到夷陵之战兵败陨落的遗憾,也有诸葛亮从隐居南阳、三顾茅庐后出山扶主、白帝托孤、南征北伐到星落五丈原的传奇人生。

展览将二人乱世相逢、共叙经纬的细节加以突出表现,更传播出厚相结纳、忠信节义的优秀传统文化品格精髓,填补了国内尚无刘备、诸葛亮两位历史名人特展的空白。成都武侯祠作为国内现存唯一君臣合祀祠庙,将这一展览作为常设展,更是烘托出“武侯祠堂常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的氛围,别具一番古今辉映的意味。

精品荟萃

说唱俑摇钱树诉说三国传奇

三国虽只有不到百年的时间,却是一个革故鼎新、秩序重构的时代,当时的社会虽洪波涌动,却无法阻挡英雄人物千古传颂的潮流,更在激荡中见证着汉文化圈和中华文明在多元一体结构下的蓬勃发展。

展出的武侯祠博物馆藏东汉灰陶说唱俑,表情生动活泼,张口大笑,动作诙谐夸张,上身袒露,右手执鼓槌高扬,乐趣天成,极具艺术感染力。说唱俑又名“俳优俑”,指以古代用言语、舞蹈、滑稽的表情和动作来逗笑取乐的艺人为模型制作的人物俑,这类俑在四川地区多有出土。两汉时期,四川资源富庶,发展稳定,人民安居乐业,说唱俑笑容的背后,便是天府之国人们乐观浪漫精神的再现。

说唱俑旁为一株武侯祠博物馆藏汉代摇钱树,高度近180厘米,底座为陶制,主干和枝叶用青铜浇铸而成,枝叶上装饰有凤鸟、仙人、瑞兽、铜钱等纹样,表现着祈求财富、平安和升仙长生的寓意。摇钱树是西南地区两汉三国时期的特色器物,目前已知出土的数量不到200株,四川是出土数量最多的地区。时光倒回,当时的人们把永生的观念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带入地下,观其树摇曳生姿,社会生活的点滴便浮现眼前。

吉语应景

蜀汉皇宫的地砖成亮点

公元221年,刘备称帝于成都武担山之南,并建都于成都,后修建蜀汉宫城。在汉代,大型建筑的地面往往用砖铺砌,起到防潮、防滑以及美观等功效。在如今的天府广场东北侧、四川大剧院附近一带,曾发现大量铺地砖,在踏面上模印了纹饰,还有“富贵昌”“爵禄尊”“宜宫堂”“寿万年”等吉祥用语。考古人员认为这是蜀汉时期的一处高等级建筑,可能就是蜀汉皇宫。本次展览展出此遗址出土的“勿相忘寿万年”铺地砖和“宜宫堂宜弟兄”铺地砖,不仅表达了追求长寿、吉祥、圆满的美好愿望,还作为宫城的一部分,让人想象蜀汉皇宫曾经的面貌。

文物承载的除了厚重深沉的历史,还是历史文化名人传播力影响力的体现。展览中展出的武侯祠博物馆藏东汉四耳蹲蛙青铜鼓,整体作覆釜状,鼓面中心饰太阳纹,鼓面边沿一周等距排有六只青蛙,其中有三只背上各背一只小青蛙,造型生动优美。

西南地区的人们习惯将铜鼓称之为“诸葛鼓”。相传诸葛亮南征时在军中创制铜鼓,既用于营中煮饭,还用于敲击报警。此虽为传说,但足见武侯遗德之深远。一件铜鼓,反映出一段诸葛亮南征的往事,战鼓声中传颂着诸葛亮“五月渡泸”“七擒孟获”的典故。

浸染奇思

场景化和多媒体的展示盛宴

千年以来,三国从一段精彩纷呈的历史,经过人们的叙述和加工,逐渐发展成为蕴含丰富文化因素和当代流变的文化。史实与演义、故事与传说、写本与戏剧、模仿与再造……一场展览要表现这段历史和两位历史人物的性格、际遇甚至生活细节,难度可想而知。因此,在《明良千古——刘备与诸葛亮君臣合展》中,广泛运用了场景式体验和多媒体技术,在文物和文字的基础上,营造出更具亲切观感的观展氛围。

展厅中“煮酒论英雄”的场景式展项,是《三国演义》中的片段,但并不见于正史,根据《三国志》所记载的“衣带诏”事件,隐约可以发现演义和史实之间的逻辑联系。场景中,刘备、曹操两位大英雄从容镇定地对峙,几案上两只耳杯映衬出的,既有英雄相惜的畅快,更是背后角力的激烈交锋。

在白帝托孤场景式展项中,刘备卧于病榻一侧,诸葛亮表情凝重,近侍以听召,配以该展项处偏昏暗又聚焦人物的灯光效果,刘备东征失败一病不起,交待诸葛亮身后之事的悔恨、遗憾和不舍,诸葛亮面对旧主病逝的痛楚和不安便清晰地表现出来。

展览最后是星落五丈原展项,动画中,远方山峦叠嶂,空中风声戚戚,星光黯淡,诸葛亮在座椅上,孤独地遥望北方,不知是否为无法实现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愿望而遗憾,留下一个让人感叹良久的背影。随着时光的流逝,刘备与诸葛亮这一对明君良臣都已成为历史,他们曾共叙经纬,他们曾挥剑北指,他们曾跋涉山水,但最后却只能长揖作别……这一展项让该展览留下一个极为动人的结尾。

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