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颐和园藏乾隆青花云鹤纹瓷爵修复记

中国艺术报 2021-08-25 10:12:28
A+ A-

早期青铜爵的功用,有饮酒器、温酒器、滤酒器、祭祀礼器等说法,学界尚无定论。瓷制爵杯盘为明代永乐、宣德时始有,至清代乾隆时复有烧造。据耿宝昌先生考证,在乾隆八年(1743年)即有烧造珐琅彩绿里爵盘两件,一为胭脂红地,一为黄地装饰有轧道锦纹和夔纹。颐和园藏乾隆青花云鹤纹瓷爵器型仿青铜器而来,前有流,后有尾,流与口间有双柱,空腹,腹一侧有鋬,下有三足,足中部有小孔,应是制胎时为防止烧造时变形所留。殊为难得的是,本件瓷爵器保存有成套瓷盘,盘亦为青花制,盘中心凸起一山岳,绘海水江崖纹,中间绘寿桃纹,且将山岳巧妙利用为可插爵足的形状,实现爵杯与盘两者的统一,故乾隆时称“江山一统爵盘”。整套器物满釉,纹饰风格和谐,绘有三角纹、缠枝纹、云鹤纹等,爵杯与盘分别撰有“乾隆年制”青花四字篆书款,杯、盘留有支钉痕,烧造技艺水平精良。

爵杯修复前

爵杯修复前

与早期青铜器之爵不同,本件青花瓷爵鋬较小,实用性不高。清代沿袭明朝,烧造祭祀用瓷,文献有考,亦有较多实物传世。单色釉的瓷爵作为祭祀用品,有青、黄、赤、白等色,分别祭祀天、地、日、月等。青花爵杯是否用于清宫祭礼,尚缺乏直接的证据,故宫博物院的一件青花缠枝莲盖罐有铭文“坤宁宫祭器”,说明青花瓷器作为祭祀礼器并非不可,但颐和园所藏爵杯并无铭文,亦缺少直接的文献档案证据,故倾向认为是陈设之器。

青花瓷始于唐,盛行于元。清代青花瓷以康雍乾三代造诣最高,清中期后,整体水平呈下降趋势,但到光绪朝有触底反弹之象。光绪朝所制青花瓷,又以仿古青花为上,多仿明代永宣、清代康乾,在器型、纹饰、青花发色等方面均有高水平仿制,尽管光绪瓷器的整体水平不能与康乾时期相媲美,但仿制技艺可圈可点之处颇多。此种乾隆爵杯,光绪朝也有仿制,颐和园就藏有数十件,是数目较为可观的成套光绪仿古作品。但两相对比,可以看到光绪所仿爵杯,在青花色彩上不如乾隆本朝爵杯,有缥缈之感;画工不如乾隆爵杯精细,纹饰风格带光绪本朝特色。从颐和园库藏文物分析,乾隆爵杯整体更圆润些,光绪爵杯线条比较瘦削。二者在画工上差异较多,乾隆爵杯之云纹,为乾隆时期的典型画风;又如仙鹤纹,乾隆时所绘仙鹤羽毛层次清晰,线条细腻,光绪爵杯远不如乾隆时期的雅致,因是依样仿制,艺术水平略僵化。颐和园收藏的数十件光绪仿古爵杯均写有“光绪年制”四字青花篆书款,并不写寄托款。

爵足碎为五块

爵足碎为五块

至于乾隆青花云鹤纹爵杯,颐和园藏有两件:一件整器,一件有伤,腿足断开,所以长时间只有一件瓷器对外展出。为满足园藏文物保护及外展需求,修复人员对伤损的爵杯进行了专门的修复。

文物送修后,应先对文物伤损情况进行分析,经过检测后,再制定修复方案。本件爵杯分析的重点在断落的腿足与断面,在特定波长为365纳米的紫外线下观察,发现断落的腿足曾经修复,残留一定的胶痕,原粘修时有一定的错位。因此,修复方案定为清除原有胶,对腿足重新粘接后,再还原杯身,以满足文物搬运及展出过程中的稳定性要求。具体的修复过程如下:

首先,去污除胶。对爵杯除尘后,将断落的腿足于丙酮中浸泡。经过浸泡,原有胶失效,腿足重新回归碎片状,碎片为五块。彻底清洗后再于紫外线下观察,原胶基本清除干净。杯身与腿足相接截面无法浸泡,则用棉球蘸取丙酮溶液,用保鲜膜将蘸有丙酮的棉球包裹固定在截面,静置数小时后取下,再换一新的丙酮棉球,如此反复。后将截面置于紫外线下观察清除情况。

下一步是核拼粘结。清洁断面的目的是为了核拼,核拼的基础是对断面予以尽可能的清洁,断面越干净无污染,才能保证拼对后粘结还原的效果。按照一定的顺序对爵足进行核对试拼,发现因除胶效果理想,能纠正上次修复时的错位。接下来则按照试拼结果对腿足进行粘接还原。修复使用有机高分子材料作为粘结剂,是常见的古陶瓷粘结材料,有着在室温下固化快、固化后强度高、操作方便等优点。将爵足粘修还原后,再行与杯身进行粘接,以还原文物的本来面貌。

接下来是补配。爵杯腿足与杯身之间存在缺失,要对缺失处进行补全,才能恢复文物器形的完整。补配的方法是使用粘结剂调和高目数滑石粉,进行补塑。滑石粉目数越高则越细腻,做出的胎体越细腻光滑。补全器型后,再对补配处进行细细打磨,直到补全处光滑为止。

最后一步则是仿色、仿釉。经过粘修补配的瓷爵,已恢复了整体外形,但是展出的效果尚不是最佳,从文物的艺术性角度考虑,还要进行仿色。瓷器修复的仿色以摹绘为主,是依据文物既有纹样,对补配处进行上色修饰,不能主观臆造,要与文物原件的色彩、纹饰、艺术风格等高度统一,是瓷器修复的难点。本次修复,重点在杯身与腿足相接处进行补色及对补全处予以补绘。瓷器修复中较为常见的仿色方法有笔涂法、喷涂法、网刷法等。喷涂及网刷法更易操作,但仿色摹绘的精确度不如笔涂。按照制定的修复计划,考虑到最终的修复效果,采用笔涂法反复上色更加均匀、自然,但全靠手工,繁琐耗时。修复时,使用丙烯颜料进行随色,丙烯颜料有较强的遮盖力,通过成百上千次笔涂,可避免使用其他方法导致的上色不匀的缺陷。仿色处并无瓷器的玻璃质感,需要同时配合使用文保级陶瓷修复釉进行仿釉工序,增加摹绘处的陶瓷质感,才能完成全部的仿色工序。

修复后展出情况

修复后展出情况

乾隆及光绪两朝的青花瓷爵,是清代青花瓷器尤其是光绪仿古瓷器研究中重要的一环。通过科学系统的修复,还原断损文物的完整性,延长文物的寿命,更利于馆藏文物的保护。同时,作为颐和园仅有的两件乾隆青花瓷爵,其珍贵性是不言而喻的。馆藏文物经过修复,不再沉睡于库房——它去年曾到中国园林博物馆进行展出,开始讲述瓷器自己的故事。

(作者系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馆员)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