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喜相逢、洗冤屈、中状元:清明节有关的戏曲大团圆

2021-03-26 10:44:56
A+ A-

喜相逢、洗冤屈、中状元:清明节有关的戏曲大团圆

京剧《焚绵山》剧照

清明节于中国人的观念中当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大家提到其他的节,比如说春节、端午节、中秋节,都是一种欢乐、期盼的心情,但清明节是绝难与欢乐相联系的;其他的节,大家都兴发个问候祝福什么的,但倘有人祝别人“清明节快乐”,怕是要被骂作不懂作人了。

但话说回来,清明节毕竟是扫墓祭祖的日子,所以是非常严肃郑重的日子。为了让人们有充裕的时间扫墓祭祖,唐朝、宋朝都规定寒食清明为官方假期,放假七天。1935年,民国规定4月5日为国定假日清明节。现在,清明节仍是法定假日,放假三天。

如此重要的日子,传统戏曲中自然少不了它的身影。首先不能不说的便是有清明节“节令戏”之称的京剧《焚绵山》,余叔岩、马连良、奚啸伯等名家都曾演过这出戏。讲的是晋公子重耳在外流亡十九年,归国即位后封赏有功之臣,却唯独忘记曾“割股献肉”的介子推,介子推便带着母亲归隐绵山。晋文公羞愧,带人去请介子推,因山高林密难寻,误听人献计三面放火烧山,想逼出介子推,不料却把介子推和其母一同烧死了。因此晋文公下令将介子推身死的那一天定为“寒食节”,第二天为“清明节”,以示纪念。以中国人的习惯观念来评价,介子推虽无辜受死,但得到“忠良”的名份,还和屈原一样,为人民群众争取了三天假期,算是“圆满”了。

自打有了清明节,清明上坟扫墓就成了戏曲的重要情节,而且往往成为转折点。比如京剧传统剧目《小上坟》(又名《飞飞飞》),刘禄景进京赶考多年未归,被误认为已死,其妻萧素贞被公婆打骂、被娘舅逼改嫁,心中凄苦。适值清明节,萧氏在坟前哭诉,恰逢已成大官奉旨回乡祭祖的刘禄景,但二人起初不敢相认,引发了坟前一告公婆、二告娘舅、三告丈夫的故事,最终二人相认,苦情戏变大团圆。

喜相逢、洗冤屈、中状元:清明节有关的戏曲大团圆

京剧《小上坟》剧照

再说另一出京剧传统戏《打侄上坟》,一看这名字,肯定也与清明节脱不了关系。说的是陈大官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陈伯愚抚养长大,后因误交坏人为友,与叔父分家,迷恋酒色挥霍无度最终沦为乞丐。时逢灾年,陈伯愚放粮赈灾,陈大官也来领粮,陈伯愚见侄儿不争气,怒打其一顿。陈夫人心疼陈大官,私送银两助他逃走。又是清明节,陈伯愚上坟扫墓,见墓前有新纸灰,查问之下,知是陈大官浪子回头前来尽孝道,于是重新接纳其归家。陈大官发奋用功,终中得状元。所以该剧又名《状元谱》,不过京剧中一般不演最后中状元一场。谭鑫培、余叔岩等都擅演此剧。

如果说上面几出戏你没听过,那么《白蛇传》大多数人即使没看过,至少也听过。当然,大家印象更深的可能是端午误饮雄黄酒、水漫金山等桥段。但不要忘了,白素贞和许仙戏中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正是清明节!在田汉改编的京剧《白蛇传》中,第一场“游湖”,白素贞带着小青在西湖畔断桥边巧遇清明扫墓归来的许仙,这才引发了后面一系列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最终雷峰塔倒,白素贞“嫣然出现”。

说了京剧,再说说秦腔。秦腔《生死牌》,同样以清明节上坟开端,开场便是王玉环唱“三月三清明节坟茔祭奠,玉环女思双亲泪湿衣衫……”,此后便是弱女子路遇恶少被调戏,恶少意外身亡弱女子反蒙冤,恰巧知县曾受弱女子父亲之恩,于是以自己亲生女儿代替弱女子赴刑场,以向恶少之父“交待”。最终,无处不在的“海青天”海瑞恰巧出现,惩治奸佞,洗刷冤屈。这剧情,有没有满满的套路感?

不过,以上剧目虽不免套路,但起码还是生死分明,没有扰乱六道轮回。在眉户《郑丹哭祠》中,情节就离奇多了。又是清明节!郑丹夫妇及家仆忠禄正在家伤怀,悔恨亲手打死了风流堕落的亲生儿子郑元和甚至扔尸曲江岸,又怨恨“野草闲花风流下贱”的李亚仙勾引祸害了郑元和。不料忽有人报郑元和中状元而归。原来,“公子虽死曲江岸,刘化儿背他到院前,救得活命还。亚仙姑娘是大贤,刺目劝学把书观,才得中状元,今日荣耀还”。这真是,转眼间善恶反转,生死逆转。

当然,戏剧本来就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倘完全拘泥于生死,那《牡丹亭》《梁山伯与祝英台》《长生殿》这样的经典恐怕就没有了,毕竟这也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一种。

然而,倘一味迷信团圆,甚至于像“《后石头记》《红楼圆楼》等书,把林黛玉从棺材里掘出来好同贾宝玉团圆”之流,便是沦落为胡适所说的“闭着眼睛不肯看天下的悲剧惨剧,不肯老老实实写天工颠倒惨酷”的“说谎的”戏剧了。(来源:微信公众号“相问剧社”作者:不言)

责任编辑:刘凌羽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