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在古代诗词里,体味流光溢彩的中秋

梅州网 2020-09-30 12:28:42
A+ A-

文/申功晶

中华文明五千年,诗词歌赋浩如烟海,单单一个中秋,一轮高高在上的皎月,引无数文人竞折腰,他们为之欣喜、为之忧郁、为之畅想……中秋佳节,在他们的笔下流光溢彩,在源远流长的古诗词中熠熠生辉。

中秋的月亮最圆,南宋陈著在诗中指出“金滟滟,玉团团”“中秋佳月最端圆”;中秋的月亮颜值爆表,北宋书法家米芾登楼看到“目穷淮海满如银,万道虹光育蚌珍”;中秋月美景更美,“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文征明笔下的中秋夜色堪比水晶宫殿,此情此景,惹人“欲跨彩云飞起”;“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偏鬓洁,知他多少,阴晴圆缺。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明代徐有贞的《中秋月》渲染出一幅中秋佳节,世人皆好团圆的洋洋喜气。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中秋之夜,诗圣杜甫独自遥居长安,老杜是个心肠柔软的居家型“暖男”,他最为牵挂的还是远在故乡的妻儿,一首《月夜》成了中秋诗歌中最具亲情最温馨的经典之作。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清代才子黄景仁少年时曾与表妹情投意合,惜乎,这段爱情只有美丽的开始,没有圆满的结局。多年后的一个月圆中秋之夜,伊人近在咫尺,却遥若天边星辰,怎不令人肝肠寸断?全诗弥漫着一股“月圆人不圆”的哀伤凄婉。

一代名相张九龄遭奸臣排斥,贬谪异乡,中秋之夜,他独自望着苍茫大海,一轮明月缓缓升起,不由脱口而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画面,令人只读一遍便终生难忘。诗人虽身处逆境,心里却常殷切思念着远方的亲友,末联“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结得真挚动情、余韵袅袅,既然相思不能相见,那么,就期待我们梦中相会吧。这种豁达的心态也真真称得上宰相胸襟了。这首《望月怀远》一扫初唐绮靡诗风,开拓了中秋诗词境界,他笔下之月不再是“山高月小”,亦非当空皓月,而是海上之月,扑面而来乃是宏阔的意境,可谓前无古人。

中秋良辰,南宋词人张孝祥乘一叶扁舟,途经洞庭,看到“玉鉴琼田三万顷”“素月分辉,明河共影”,心境大开,突发奇想以江水为酒,用北斗当杯,邀请星辰万象做客入席,陪伴我纵情豪饮,一边敲舷打拍,一边长啸狂歌,浑然忘却今天是什么日子。于是,挥毫写下了堪称史上最为壮阔最具豪情的中秋词《念奴娇·过洞庭》“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英雄词人辛弃疾一首《太常引》更是浪漫瑰丽、飘然出尘,“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辛弃疾幻想着自己乘着秋风翱翔于万里长空,直奔嫦娥居住的广寒宫,他更想砍掉月宫里的桂花树,让清澈的月光普照大地,洒满人间,老英雄一生都以抗金恢复中原为己任,可现实的残酷使他白头无功业,摧心裂肝问道:“被白发欺人奈何?”面对中秋皎月,他展开了幻想的翅膀,希冀扫荡黑暗,将光明和太平带给人间。这是一首独特具有浪漫主义和神华色彩的中秋辞章。

最后说一下中秋诗词的压轴大戏《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它的影响力之大,传唱范围之广,从古至今,在所有中秋诗词中,无出其右。宋神宗熙宁九年,苏东坡贬谪密州,时值中秋,他思念七年没有见过面的胞弟,醉酒挥毫,一首千古绝唱横空出世:“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首词,写得太好,传得太快,一不小心传到皇帝耳朵里,当皇帝读到“高处不胜寒”,大为感动,叹道:苏轼心里有君父!心一软,就把苏东坡从苦寒之地调任到京都附近。此词之所以传诵不衰、独擅胜场,除了奇拔的构思、浪漫的色彩、空灵的意境,难能可贵的是虽身处逆境,贯穿始终的却是一种超然豁达、积极阳光正能量的乐观精神。故后人评:“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