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中华网文化 2019-09-04 15:45:45
A+ A-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常言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这句话放在中国诸多传统技艺的传承上再合适不过了。传统技艺的传承自古有其保守性,“子承父业”被看成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形式。即便是在师徒之间,二者的关系非到达“父子”般的密切那也是得不到真传的。

即便是父子,在外人面前,彼此之间也多半是以师徒相称的,京派内画鼻烟壶的刘守本与刘文海就是这样一对典型的父子。刘文海嘴里提到的“师父”其实就是他的父亲,要不是仔细打听,还真容易被“糊弄”过去。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制作鼻烟壶的材质非常广泛,任何做工艺品的材质都可以制作鼻烟壶,比如金、银、铜、铁、锡、珐琅、竹、木等,甚至稀有的鲨鱼皮、犀角都可以做鼻烟壶;任何工艺都可以做成鼻烟壶,比如玉雕、雕漆、景泰蓝、雕竹等。”与笔者第一次见面,刘文海健谈的风格很快便显露了出来,又或者笔者曾对内画鼻烟壶有些浅薄的认识,他也愿意多谈一些。

当被问及国内多内画鼻烟壶为何会分为几大流派,这样的划分又是参照怎样的标准时,刘文海笑着说:“其实这样的划分是没有太多学术的依据的,你说它是根据地域划分的可以,说是根据内画的风格划分的也对,有时候甚至是依据手艺人居住地来说的。目前大家熟知的有京派、鲁派和冀派。当然还有一些其他说法,这都很难有个准确的界定。有时候,某一派的传承人断了,其他地域又有了新的传承。“

自属京派,刘文海自然对京派的传承有更多的了解,“京派内画用料讲究,京味十足,题材多以描绘历史故事、文学作品及民间传说为主,代表人物有清末民初的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丁二仲等,这时候,内画鼻烟壶达到了顶峰。”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其实就有点曲折了,“1960年,我父亲成为北京工艺美术厂珐琅车间的一名工人。两年后,他转岗到内画壶车间。20世纪50年代,国家为了保护这门将要失传的内画技艺,北京市从工艺美术研究所调来了叶仲三之子叶晓峰和叶菶祺两位老艺人、王习三、叶淑英,在北京工艺美术厂开设内画班,还从厂子里挑选我父亲、丁桂玲学习内画。“

刘守本不仅全面继承了叶派内画的传统技艺,还创立了更完善的内画技法,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的内画作品以传统人物画为主,兼画动物、山水等。刘守本深受京城文化的吸引和熏陶,他喜欢在老北京的文化里汲取营养,作品也表现出浓浓的京味。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刘守本曾说,老北京的文化对我影响很深,应该画一些反映老北京的皇家文化和市井生活的作品,而且内画的发源地在北京,以往老艺人的最高水平的作品都出自北京,我们应该好好地继承。

“鼻烟壶的壶口很小,内画的笔头也很小,画起来非常慢,需要一笔一笔认真的画,容错率非常低,假如画坏了可以用棉花擦一擦,但是经常擦就花了。你看,这是内画用的笔,跟普通笔不一样。作画的时候,也要摆脱掉原来在画布上作画的思维方式。不过其实学起来也不是特别难。学会和精通是两回事。对于一门技艺的追求是没有止境,是一个不断精进的过程。“刘文海坐到工作台前,拿起搁在桌面上的画笔,一边跟笔者介绍着画笔的样子,一边开始继续刚刚中断了的画作。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就在这个空档,一位老人推门走了进来,他说:“我就是进来看看,别看我一把年纪了,我对这个内画鼻烟壶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

听到这里,刘文海放下手里的画笔,抬起头来,把鼻烟壶和内画的前世今生大致向老人介绍了一番,还回答了老人的两个问题。

非遗匠心·京派内画鼻烟壶|刘守本、刘文海:让“形式”大于“意义”

送走老人,刘文海说:“你看,很多上了岁数的人都不清楚内画鼻烟壶是怎么回事儿了,更别提现在都年轻人了。我在这开这个工作室,其实更多的意义还在于向感兴趣的游客来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文并摄/VINCENT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