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中国艺术收藏网 2020-05-21 16:18:08
A+ A-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艺术简历】

郭东生,字东戈,号雪峰山人。自幼习画,历经四十余年,专攻写意花鸟、山水。郭东生先生曾任湖南省第六、七届政协委员、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国礼艺术家、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理事、原湖南当代中国画创作院常务副院长。

郭东生先生多次举办个展。2013年6月16日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七彩之韵——郭东生中国画作品展》,书画频道、美术报、财经时报网、人民视频网、搜狐视频网、优酷视频网等争相报道。其作品收录于《七彩之韵——郭东生中国画作品集》、《郭东生画集》、《当代中国艺术名人录》、《当代中国百年艺术珍藏——花鸟篇》等。《紫霞芳菲》入选庆祝加拿大建国150周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加拿大建交47周年纪念活动;还连续参加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2014年至2019年六届的《百花迎春》春晚联谊会和作品展播。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气盛言宜——观郭东生的花鸟画

文/王鲁湘

离开家乡久了,虽时有故乡音问,但毕竟只是些一鳞半爪的信息,冷不丁冒出一个人来,操着浓重的娄邵口音,请你看他的书画作品,你就会吓一跳:怎么故乡还有这等人物?!

郭东生就是把我吓一跳的故乡人物。

此前我对郭东生一无所知。

现在我对他的了解也仅止于一本湖南美术出版社的薄薄的画册。

但已经足够吓我一跳了。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娄邵地区也就是所谓的湘中,过去是一个统一的行署,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分开,变成了邵阳和娄底两个地级市。这两个地方的名字远不如她们的子弟的名字响亮,至今还有许多中国人对她们很陌生。但如果说出一串她们子弟的名字来,恐怕也会吓一个跟头:曾国藩、魏源、蔡锷、陈天华、蔡和森,都是娄邵人。连鉴湖女侠秋瑾,都是这里的儿媳妇。

说一个画家郭东生,为何扯出这么些历史人物来呢?

因为他们确实有一种地域性的相似气质。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气是什么?照中国古代哲学的说法,它首先是一种天地之气,是特殊的天气、地理所生成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必然生长出与之相适应的生物,而且也必然生长出与之相适应的人类社会。其中的个人感天地之气,同时又受其社会组织的训练和文化的熏染,也就有了某些类似的气质,它既是先天的,也是后天的。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湘中这片天地,气很盛。它是丘陵与山地的结合,生存环境算不上恶劣,但也绝不平和,气候极端,冬夏都很难过。汉人进入这里开垦家园的历史并不长,在几百年的垦拓过程中,与当地土著的生存权之争斗,可谓血腥野蛮,故民风极其剽悍,好勇斗狠,至今蛮性犹存,意志力刚毅果决,勇于任事。故湘军中坚,多出于娄邵,同盟、护国、共产先驱,娄邵人亦不遑多让。

我在郭东生的花鸟作品中,感受最强烈的,首先是这股湘中盛气。

在这本画册中,多数篇什是画藤萝。这应该是一个老题材了,画史上画者极多,代有高手,同属于湘中的齐白石和王憨山两位花鸟画大师,亦喜画藤萝。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为什么藤萝会成为中国写意花鸟画家特别钟爱的绘画对象呢?我想首先是它旺盛的生命力,一股茁壮生长的气。它是藤本植物,其生命周期不但高于所有草本植物,亦远远长于许多木本植物,是长寿植物,有寿者相。我就在中国各地见过几百岁的藤萝,仍然生机勃勃。故古人有“万岁枯藤”之谓。其次,在木本和草本之间,藤本刚柔相济,能屈能伸,其虬曲生长的姿态让人联想到生命经磨历劫的艰难过程,有韧者相。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第三,藤萝在春天开花早,花期也较长,一嘟噜一嘟噜挂在架上,其旺盛热烈几不亚于日本樱花,可谓花中最轰轰烈烈的了。一旦落尽,又满架绿荫,给夏天撑起一片荫凉。秋风乍起之时,绿叶脱尽,露出黑色的藤条,在深秋和冬天的晴空下,如一架草书铺满庭院的上空,笔走龙蛇的缝隙中,筛下斑斑点点的日光。可谓春夏秋冬四季出彩,四季有景,亦有情,也有意,有文者相。更何况,藤之于线,花之于点,有骨有韵,有墨有色,有画者相。综此四美,合此四相,焉有不成为中国花鸟画家笔下之宠、纸上尤物之理呢?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喜画藤萝,盖因为藤萝生于天地之间,有这样坚韧、顽强、热烈、美好的生命力量,引以为知己,故寄笔墨于藤萝,借藤萝以自况而已,此亦香草美人之楚辞美学传统于今之流绪也。

然吾独于郭东生之画藤萝中读出湘中盛气,是吾亦湘中人也。此盛气有霸气,有蛮气,有野气,有狂气,有悍气,有雄气,有灵气,有重气,有厚气,以此盛气贯笔墨写藤萝,便有卷舒风骚之意,慷慨浩歌之情,纵横捭阖之势,力拔山岳之力,勘破鸿濛之笔墨,追光蹑影之色彩。这样的藤萝,这样的笔墨,被此湘中盛气灌注,便成生命之夭矫,美术之灵均,天地间之精粹焉!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亦常移此气于牡丹、芍药、山茶、芙蓉,弱质之姿,遂无不生气勃勃,生机盎然,韩愈所云“气盛言宜”,正此谓也。

2013年2月13日于潮白河畔

王鲁湘:原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北京凤凰岭书院院长、著名美学家、评论家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真情至性和真风格——读郭东生的花鸟画

文/邵大箴

精诚所至妙笔生花

写意花鸟画的出现和文人画的兴起有很大的关系。宋代文同、苏轼主张“不专与形似,而独得于象外”,崇尚笔墨语言的意趣,强调寓意和抒情的形式,正好契合了士大夫精神世界的理想境界。因此主张以书入画、“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写胸中逸气”的水墨为主的写意花鸟画,得到文人雅士的推崇。水墨花鸟从代表中国上流社会知识精英的艺术趣味,逐渐为广大群众所欣赏和喜爱。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当然,它的审美追求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清末民初,海上画派崛起,改变了文人水墨花鸟画一统天下的局面。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从现实生活中吸收营养,借鉴民间艺术、古代碑文篆刻和西洋艺术,创造出造型大胆、色彩华美、雅俗共赏的大写意花鸟,给画坛带来了新的活力。建国后,这种符合当代社会审美需求的写意花鸟画,在很多前辈艺术家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成为普及程度很高,为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1946年出生的郭东生,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开始习画,历经40余年的勤奋实践和研究,在写意花鸟领域逐渐形成了具有个人特色的艺术面貌,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重要展览,并被业界和广大观众广泛认可和赞赏。

郭东生的写意花鸟画给人鲜明的印象是感情纯朴、率真,写真性情,努力表现自己的内心感受和传达新的感觉,艺术语言不落俗套,有新意。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既由于他有较为坚实的造型功力,更得力于他的文化修养。他曾师从名家晏济元、王子武等先生,在山水、花鸟领域颇有心得体会和实践成果。郭东生十分尊重传统,虚心学习前人的经验,但不迷信古人,有可贵的创新精神。因为他从实践中逐渐体会到,艺术创造中除了普遍性和共同性的规则外,个性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他一直在自觉地进行个性化的探索,寻找不同于他人的艺术风格。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花鸟画语言的新意,首先表现在他善于在写生的基础上发挥想象力和创造性,不拘泥于客观物象在画面上的移植,不满足于花鸟的形似,在保持来自客观物象生动性的同时,努力创造出有艺术感染力的画面。他注重研究花卉和鸟类的造型特点,写形传神,如刻画小鸟寥寥几笔,趣味盎然。他重视中国画中“以书入画”的传统,讲究章法、结构,构图饱满,笔线洗练,留白恰到好处。如在《生命系列》中,老藤新枝重新组合,准确地表现出树杆苍劲与细枝柔韧的不同,功力不凡。他通过枝条的交叉、枝干的造型穿插,赋予构图以现代意味,再通过点苔、点花、点叶的分布,使画面点线面各要素合理搭配,相互呼应,产生韵味。郭东生的这种经营方法,接近现代设计的构成,与“六法”中的“经营位置”不谋而合。这说明他的创作能衔接传统和现代的表现方法,自立一格。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花鸟画语言的新意,还表现在对水分得心应手的控制上。他敢于和善于用水,用“撞水法”、“撞墨法”、“撞色法”等技法,使水和墨在相互融合、渗透和“破坏”中产生偶然性的效果,与未干透的墨色和枯笔留下的痕迹在若隐若现中交织,浑然又清新。与枝干呼应的花卉或树苔,则以色彩为主,色块和墨块在冲撞中交融,对比强烈,艳而不俗。他利用笔锋提按顿挫的变化,让观者感受到行笔的速度和节奏,挥洒出的气韵贯通的畅快感。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对紫藤偏爱有加,《紫光系列》构图颇有张力,笔墨酣畅淋漓,藤萝丰茂水灵,描写藤枝的线条徐疾、舒缓的节奏把握得当,用笔泼辣豪放,用墨厚重凝练,墨色的浓淡、干湿、枯润互生变化,水墨淋漓,潇洒痛快。

郭东生花鸟画的语言的新意,更表现于用色的大胆。浓墨重彩,不求淡雅,在一幅作品中巧妙地运用多种颜色的撞色,仿佛万花筒中的花花世界,缤纷斑斓,变幻莫测。紫色、蓝色、绿色的紫藤花和藤叶藤条攀枝交错,黄绿、橙色的花蕊穿插其中,点点滴滴、重重叠叠,色彩与色彩之间相互碰撞融会。趁湿用浓墨勾出的叶柄、花串、叶脉及藤蔓“亮点”部分,由于水分的作用,被紫藤中充足的水和色将墨线冲破,不可控的部分色墨互相渗透,流光溢彩,呈现出令人玩味的神韵。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郭东生是性情中人,他兴趣广泛,除钟情书画之外,摄影、种花、培养盆景,都投以热情。熟悉他的朋友说他作画是“兴之所至,任兴而为”。他创造的个性鲜明的花鸟画,正印证了潘天寿先生说的一句话:“有真情至性,而后有真风格。”(潘天寿:《绘画残稿》)

如果说传统的文人水墨花鸟画如一曲古琴,高山流水,悠远绵长。那么,郭东生这种色彩强烈的大写意花鸟,更像合奏的《百鸟朝凤》,既大方、热情、豪放,又轻松、明快、随意。这是这个时代的一种声音,适应了人民大众的一种审美需求。

天赋加勤奋,郭东生的艺术前程不会辜负人们的期待!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院长。)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点线与墨彩交汇成的表现主义

——郭东生作品观赏

观看郭东生的绘画作品,总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想把他的画归为那一派那一门,并不可能,因为他的画法融合了非常多的门派精华,又有自我的面目,有一种师而不拘的冲劲,让他的画成为借古开今的范例。但是无论如何,对于这些作品的评价,应该有这样一种共识:这些画儿,是传统画法与当代表现主义相互碰撞和谐相融的实验成果。郭东生对传统有着非常深的眷恋,对西方绘画形式与内容的解析,又有足够的热情,一心而能两用,对绘画文化有长久博观的修行积淀,所以他的画法就有文化融合的主动性,不愿意单独地站在中国画的一端尽然师古法,也不愿意单独地站在西画这一端去随意表现,最快意的事情就是在中国画里带入油画的光影质感,在中国画不失东方审美身份的前提下,融入让画面显意饱满、表现体积感、拥有空间透视感的操作手法,让中国还是中国画,有点线的本质,却又把点线拓展为块面的新动向。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画里有墨彩的交融,也有类油画的层层复沓,这种复沓的效果,既有积墨式的层次分明,也有油彩式的掩盖效果,对于表现物象,特别是表现山岩的体积质感有突出的效果,所以看他的山水作品,都有触之可攀的立体视觉效果,把中国画从平面的意象推陈到了立体形象的另一个方向,让点线与墨彩的交汇,生成了山水的表现主义新动感。如果说山水画还是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的气韵,那么郭东生的山水画则是有着钢打铁铸精神的立骨之画,是大漠孤烟直的磅礴雄诗,打破了小文人画象牙塔里的小雅自悦,走进了山水抒情,可写乾坤万里眼,可畅时序百年心的大气象!传承与创新,是当代画家都需要郑重面对的问题。只有传承不能创新者是痛苦的,谓之画奴。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只有创新不能传承者也是痛苦的,谓之江湖。郭东生行走画坛,不存在这两方面的痛苦体验。因为他拥有既能传承也能创新的两只翅膀,又有热爱自然心化自然的情怀,在创作过程中艺术理想总是峥嵘而立,左右逢源,收获着艺术创作的激情感受与美好塑造结果。世界是多彩多姿的,郭东生的画要与世界的多彩多姿互成镜像,寻找到和谐美的路径,用绚丽表现宁静他非常拿手。画画不是为摆设,也不是妖俗刺激感官。这样的画境,总是会让随波于俗世的人们,在这里找到心灵的泊驻空间。用画作寄托让人得歇息,这是画家成为人文学者的责任使之然。郭东生醉心水墨油彩式的表现,始终进行着中国画向表现主义迈进的艺术探索,以山水与花鸟为主要题材,进行精神与画面一贯性的磨砺,心修明朗色调明朗,情感丰富点线结组,一幅画是经由现实生存的实感触动,转而成为人文哲学的情境式解析,水墨和彩墨更像是器的作用,成为画道心生的载体,让所有激越的表现最后转释成遐思宁静。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这就是当代中国画可以进行丰富多彩“抒写”的表现特征。在这种表现的舞台上,郭东生是一位优秀的舞者,期望有更多的舞台加入到中国画表现主义的大舞台,让中国画挣脱掉范式枷索,以更加艳丽热烈的姿态介入国际艺术这个更为宏观的空间!要对郭东生的作品作一个整体性的概括,也不太容易。因为他的绘画作品“向前走”的进程始终不停,各种尝试仍旧非常活跃,他不愿意让所谓的风格成为自己进阶的障碍,作品的表现力总是有着四面八方的触及:明快的、平淡的、深幽的、寂寞的、活泼的,凡是心头能有的情绪与情感,都是他画里的特点与表现,心不可预知,画不可定论。实在要为他的画找一个风格定语,就用“每作一幅必是新风”来描述吧,因为他的探索精神表现的非常强劲,一往无前,点线与墨彩交汇成的表现主义总是有无限种可能,妙中增妙,新中更新!

孔子美术馆馆长:江继良

2020全国百位书画艺术传播大使专题报道:郭东生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