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中国艺术收藏网 2020-02-19 22:00:34
A+ A-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朱法鹏,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国际现代水墨画联盟副会长等。被中国文联评为建国六十年中国画六十强画家,2010-2011年雅昌当代国画价格指数名家百强,2016胡润艺术榜排名46位,2019年胡润榜排名68位。作品分别在多家拍卖行拍卖,其中作品被保利/荣宝/瀚海春秋大拍中多次拍出佳绩。

不一样的“法”式优雅

法鹏先生的画具有写意性、表现性艺术的特征。他惯于将自身的气质禀赋、人生阅历、文化修养倾注、渗透在作品之中,转化为一种写意状态的真实性情。作为艺术家真性情的体现,朱法鹏的画具有显而易见的主观性表征。无论是应物象形,还是随类赋彩,艺术家鲜活的书写性笔触总是会脱离形与色的章法窠臼,获得一种表现性的自由度。

法鹏先生的花鸟代表作中,游鱼与丹顶鹤最受藏家喜爱和推崇。他通过运用手腕的力量,来控制笔锋落纸的速度和色彩的分布,色泽浓淡相宜,色块层次分明、画面流畅、立体感强、极富生命力,其造型之美、神态之灵,令众多的法鹏画迷叹为观止。今天我们分享的便是这“只应天上有”的“法鹏鹤”。

终日无群伴,溪边吊影孤。

——杜牧《鹤》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溪间鹤》

鹤作为中国传统高贵精神的象征,赋予了鹤的典雅修长、气宇轩昂的形象,机敏、灵气、忠贞的品性,也造就了鹤在文化意义上的高贵与圣洁的象征意义,因此,鹤入诗又入画,是文艺的不竭题材和灵感源泉。中国绘画史上,赵佶画鹤之雍容华贵,边景昭画鹤之高雅自然,沈铨画鹤之高蹈优雅,各得其妙,而法鹏先生的鹤自带一股“仙气”,有一种鹤“魂”。

法鹏先生的对鹤的描绘基于对其细致的观察,并添加自己对鹤的“情”于其中,加以结合和创造。他笔下的鹤与杜牧诗中“溪边吊影孤”截然不同,三五只出现,在溪边觅食、耳语,“傲”但不“孤”。它们有的婉动长颈,有的侧耳谛听,有的正悠闲栖息,构图完整、大气,尽显传统的笔墨功力、立体的空间画面、大方的生动色彩。

丹顶西施颊,霜毛四皓须。

——杜牧《鹤》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溪边弄影》

《溪边弄影》中,共绘有四只仙鹤,立于溪间山石上,姿态各不相同,无一重复,仿佛相伴于溪间小憩,偶有交流。法鹏先生笔下的仙鹤静雅高洁,尤以清新、傲洁的神韵著称。他用笔率意,用墨洒脱,寥寥数笔勾勒出主体,用线多以中锋、长线、曲线为主,极具抑扬顿挫之势。他不仅用了国画中的“线”,也用到油画的笔触,加以色彩的融合,其笔力与墨色交相呼应,水墨与色彩互渗,以大块鲜红点染丹顶,一如那诗中的“西施颊”,极少墨线绘出喙、腿、爪,再用两三块重墨随意赋形鹤尾,鹤之灵韵栩栩如生。

画中从左下方和右上方插入几支柳条,柳枝温柔,横趣错落,增加了画面的层次,柳枝在鹤的掩映下虚实相间,充满了张力与韵律。其湛蓝色描绘的背景小溪,意境雅致、浪漫,予人更强烈的想象空间。也映衬出灵鹤更加高贵与娴静。

鹤闲临水久,蜂懒采花疏。

——林逋《小隐自题》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羽毛似雪无瑕点,顾影秋池舞白云。

——李绅《忆放鹤》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鹤影》中,背景也许是一弯池塘,也许是一道溪流。法鹏先生用抽象的手法加以油彩涂抹,描绘出鹤与鹤的倒影,看似分布的错综复杂,却又不失井然有序,每一个鹤位置都经过法鹏老师的精心构图。画面中一只只优雅高洁,引吭高歌的仙鹤,红、白、黑、黄的笔触点缀其间。虽然看似纷乱,却各有各的存在、各有各的活力,溪水波澜不惊的“蓝”隔开了一个个小小的生命,却使得画面更有秩序感。动与静的结合在法鹏老师的画笔下,更显得清雅,别致。法鹏先生将中国水墨的渲染方式及空间观念中带入西方抽象油画中,将画以色彩和空间来分配,带领观者进入一个似无形又有形的抽象世界中。

云间有数鹤,抚翼意无违。

——张九龄《羡鹤》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法鹏先生在绘画之余热爱收藏,他曾与多地政府、企业合作设立法鹏博物馆,展出了他私人收藏的青铜器、玉器、金器以及瓷器等藏品。对这些藏品的研究与赏玩,也带给他绘画上很多不一样的启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能从法鹏先生的作品中欣赏到与众不同的文化底蕴与视觉冲击,一种特有的和中国内涵与中国气度。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融》

画家永远在生活中选材、提炼、再创造。造型艺术中的“抽象”不同于哲学的抽象概念,而是指在客观世界芜杂的表面现象中抽出其形象特征,抽出其构成美感的形式要素,如此,则“抽象”与“高度概括与夸张”实质上是近乎同义语了。我们竭力要“抽”隐匿于自然形态中的形式美之“象”,可惜抽不出或抽不好,要抽这种象,比之描摹自然的外貌困难得多多了。

像这幅《融》,它是抽象的、无形像的,虽有形、光、色、线、点等形式组合,却不具体表现某一客观物象。还原客观物象,不仅有像不像的问题,还有美不美的问题,“像”它不一定是“美”,这幅《融》便是在作画时,法鹏先生脑海中将他感知到的客观物象所有的“美”的提炼、结合而成。不同的观者有不同的观感,这幅作品是发散性的、无边界的。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寒露》

寒露时节,秋意渐浓。法鹏先生看似随意的挥洒,构建出了一个江南小镇的早晨,房屋、绿水、柳叶,一个都没有少。一轮红日,给渐凉的秋日早晨,带来一丝温暖。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惊蛰》

不同于寒露的秋意浓,惊蛰一扫冬日的阴冷,南方春雷滚滚,天气回暖,北方依旧还在下雪。《惊蛰》中法鹏先生以印象派式的细碎笔触点染色点,特别描绘了棕绿林木枝干及树叶的外观肌理,细碎、斑驳、层层迭迭的点染色彩,油彩特别的繁密原重,色调趋于饱满浑厚。形象模拟了林荫春始发芽的景象,老叶衬托着新叶。

与前景浓郁、稠密色感不同,画面背景为一片黑白交错的房屋,房屋逐层铺开,在绿林和点点雪花的掩映下更显静谧祥和。房屋的窗边偶有一两点红色灯火,给画面带来了一丝生机。

纵观法鹏先生绘画作品在拍卖会中的拍卖纪录,作品价格上涨速度之快令人侧目。2015年法鹏先生抽象花鸟画《山中一夜雨》便以276万元的价格成交,几年之间,价格飙涨,体现了其书画作品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升值潜力,与大家对法鹏先生作品的认可和喜爱程度。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2020协爱同行——当代画家朱法鹏艺术鉴赏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