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去博物馆 不要错过了这些“小明星”

收藏快报 2021-08-18 10:57:09
A+ A-

只要是中国人都知道,“鱼”因谐音“余”,所以寓意吉祥。那么大家又是否了解,有哪些用小鱼做造型的铜器文物呢?这里就给读者介绍此类题材的博物馆藏“明星”。

1978年,威宁中水西汉墓出土了一件鲵鱼形铜带钩。器背面刻有五字吉祥铭文:“日利八千万”,也就是说这位古人在皮带扣上写着“每天赚八千万”。据资料显示,八千万是指八千万枚五铢钱。在汉武帝时期,一枚五铢钱可买一斤大米,可以想见,当时的人们“每天赚八千万”是一种怎样的眼界了。“鲵鱼”就是现在俗称的“娃娃鱼”,在贵州的山溪河流中时有发现,因叫声很像婴儿啼哭而得名,和大熊猫一样是我国的国宝之一。

图1 西汉鲵鱼形铜带钩

图1 西汉鲵鱼形铜带钩

国宝造型再加上“日利八千万”的吉祥话,这就是现藏贵州省博物馆里的西汉鲵鱼形铜带钩(图1)了。这条铜带钩长10、宽3.5厘米,整体造型作鲵鱼游动状。这条青铜做的鲵鱼,尾部逐渐细长并向上弯翘回钩,由此判断,它是一个“铜带钩”,作用相当于现在的皮带扣。这样的皮带扣在古代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用的,一般只有古代贵族和文人武士才用得起。如果仔细观看,这条铜带钩做工十分精美,鲵鱼的四鳍正反面都有细密的阴刻条纹,再加上定制的铭文,说明这一定不是件普通的“小商品”,而是件精致讲究的高级定制款,是铜带钩主人当年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且铜带钩的主人很有可能没有在吹牛,两汉时期,在偏远的西南地区,控制和垄断着该地区商贸经济的只有少数商人,“每天赚八千万”很可能是一个经过测算后可以达到的结果,而不仅仅是个愿望。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不少游客都曾见过一件奇怪的铜器:它的形状似鱼且整体鎏金,鱼嘴与鱼身平直,鱼尾直立向上,造型十分逼真可人。该鎏金铜鱼长度约为20厘米,与其配套的还有一件木匣与三枚锦囊(图2)。木匣长56、宽23.5、高9厘米,锦囊长153厘米。凡是看到它的游客,都不禁对其驻足观看,并以其华丽的外貌断定,该器物应是古人的装饰品,象征着自己高贵的身份与地位。而每当到了这个时候,博物馆内的馆员就会前来讲解,并告知游客该器物并非装饰品,而是一件烘药器,它的全名为“嵌珠锦囊鱼式烘药器”,为乾隆皇帝过70大寿时番僧所献。

图2 清乾隆嵌珠锦囊鱼式烘药器

图2 清乾隆嵌珠锦囊鱼式烘药器

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如今的药厂已经开始使用高新技术,对中药进行全方位的脱水处理。然而在生产力落后的古代,郎中所用到的中药脱水方法只有烘焙。烘焙指的是利用对加热器皿的加工方式,以大量的热能将中药内部的水分蒸发掉的方法,其操作简单易于大批量操作。“嵌珠锦囊鱼式烘药器”正是烘焙中药的器皿之一。“鱼腹”内部可放置中药,通过靠近火焰的加热方式,便可以让中药内部的水分变成蒸汽,然后从鱼嘴流出。除此之外,此烘药器还有一个作用,便是驱散成药中的潮气。成药指的是中医理论中已经配置完毕的药品,由于各种中药相互混合,故其吸水性大增,一旦中药受潮,大量的细菌、霉菌等迅速繁殖形成中药霉变,患者误食后轻则中毒,重则会危及生命。所以无论是中药的“丸”“散”“膏”“丹”,还是各类已经成型的锭子药品,通通需要用“烘药器”驱潮,用以保持药性稳定。谁能想到,一件小小的器物,居然还蕴藏着如此多的药用理论,可见古人的非凡智慧的确令现代人难以想象。它展示的不仅是古代先进的铸造技巧,同时还揭示了中华医药文明的发展历程。

图3 延边博物馆收藏的“铜鱼锁”

图3 延边博物馆收藏的“铜鱼锁”

图3所示为延边博物馆收藏的黄铜质铜鱼锁(图3)。簪形锁形似鲤鱼,手工制作,正面做纹饰加工外,其余部分是素面。它长18.6、宽8、厚3.88厘米,是吉林省和龙县文化街的征集品。此锁呈鲤鱼弯身跳跃状,嘴向上,首尾高、中间低,头部和尾部各有三角形背鳍,五锯齿状腹鳍。正面赋予立体效果。整体施凹形小圈击纹,以圈线施头部纹饰、以小圈团纹示鳞片、以圈条纹示鱼鳍、鱼尾筋脉。左侧面有长方形穿孔、背鳍内侧各有对应的圆孔,可贯串锁簪;尾鳍和腹鳍间有一横向条状锁孔。

大家是否了解?我国朝鲜族喜欢用鲤鱼形态制衣柜锁,因鱼目始终睁开,可以日夜睁着眼看守门户,所以寓意家产安全。此鱼锁制造精细、美观、大方,具有很强的装饰效果。而且这件文物对研究和核实朝鲜族铜制品的加工工艺、审美观、风俗习惯等方面,具有比较重要的价值。

图4 20世纪初铸铜鲤鱼水盛

图4 20世纪初铸铜鲤鱼水盛

另外,延边博物馆还藏有一件20世纪初铸铜鲤鱼水盛(图4),兼用铸造和錾刻工艺制作。这件铜质水盛长22、宽5、通高8.7厘米,是朝鲜族文房用具之一。它整体呈鲤鱼状,鱼肚的4片鱼鳍成支撑足,是研墨时盛水的容器。其游状鲤鱼形,内空,张口,跃鳍,摆尾,腹鳍和近尾部起支撑作用。背部背鳍前有一椭圆形口,似注水口。表面上,按照造型錾刻眼、鳞、鳍等每个部位,刻工精致,筋脉清晰,栩栩如生,富有动态美,呈现铸造工艺和錾刻工艺的完美结合,不失为朝鲜族铜类物品中的佳品。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