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艺术品中的七夕习俗:从“闺蜜日”到“情人节”

雅昌艺术网 2021-08-05 17:14:58
A+ A-

【编者按】农历七月初七在古代,这是个闺蜜日,可以向织女乞求智慧和巧艺;这也是个情人节,可以向上苍求赐美满姻缘。这种对心灵手巧幸福人生的追求、对姻缘和谐两情相许的期盼,从汉初的画像石,贯穿到唐宋元明清的古画,并蔓延至今。对于这个富有浪漫色彩的节日,七夕是如何从“闺蜜日”演变至“情人节”?艺术家又是如何描述与表达的呢?

高马得 《鹊桥双渡》 镜框 设色纸本 69×45cm

高马得 《鹊桥双渡》 镜框 设色纸本 69×45cm

七夕的演变:从“闺蜜日”到“情人节”

七夕节,又名乞巧节、七巧节、女儿节或七姐诞,发源于中国汉代,在历代文人笔记中多有记载,最早见于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当时的风俗是:“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具习之。”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载:“七夕,妇人结彩缕穿七孔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网于瓜上,则以为得。”这些习俗说明当时七夕节的纪念对象是天上最手巧的人“织女”,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相反,这一天年轻女性们聚在一起比赛女红能力,拜求织女赐予自己一份智慧与心灵手巧。因此,有人又将这个节日定义为“女友节”、“闺友节”、“闺蜜日”。

汉代画像石上的牛郎、织女星宿

汉代画像石上的牛郎、织女星宿

吴友如 《长生殿七夕图》 立轴 设色纸本 60×32cm

吴友如 《长生殿七夕图》 立轴 设色纸本 60×32cm

徐操 《七夕密誓》 立轴 设色纸本 122×47.3cm

徐操 《七夕密誓》 立轴 设色纸本 122×47.3cm

随着历史的发展,历代文人雅士逐渐以牵牛织女星为原型打造出了一个非常美丽的传说,相传天帝可怜贫穷善良的放牛娃牛郎,派织女下凡与他成亲,谁知没过几年,王母就强行将织女带回天宫,牛郎在老牛舍命帮助下,领着一双儿女追到天上。王母划出银河隔开他们,只许七月七日由喜鹊搭桥相会一次。七夕节在这个传说的加持之下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象征爱情的节日。唐宋时期七夕节开始重视其爱情内涵,吴友如 《长生殿七夕图》和徐操 《七夕密誓》描绘的就是唐玄宗李隆基与宠妃杨玉环于七夕在长生殿定情的故事。

傅抱石甲申(1944年)作 《七夕》 立轴 设色纸本 61.3×54cm

傅抱石甲申(1944年)作 《七夕》 立轴 设色纸本 61.3×54cm

马克 2007年作 《鹊桥之恋》 布面油画 195×180cm

马克 2007年作 《鹊桥之恋》 布面油画 195×180cm

自唐以后,关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就成为画家最喜爱的题材之一。傅抱石的《七夕图》中,画面右下角的牛郎骑在牛背上,抬头仰望左上方回眸的织女,中间云雾缭绕,仿佛是将它们分割开来的迢迢银河。马克的油画《鹊桥之恋》则用近乎抽象的浪漫笔法描绘了牛郎织女鹊桥相见的场景。刘旦宅《鹊桥会》、戴敦邦《织女牛郎七夕会》、鲍少游《鹊桥相遇》等作品也是对此情景的直接描绘。

刘旦宅《鹊桥会》 镜心 设色纸本 71×45cm

刘旦宅《鹊桥会》 镜心 设色纸本 71×45cm

戴敦邦 1984年作 《织女牛郎七夕会》 立轴 设色纸本 68.5×53cm

戴敦邦 1984年作 《织女牛郎七夕会》 立轴 设色纸本 68.5×53cm

鲍少游《鹊桥相遇》 扇面 设色纸本 19×47cm

鲍少游《鹊桥相遇》 扇面 设色纸本 19×47cm

时至今日,七夕这个传统节日不少习俗活动已弱化或消失,仅余象征忠贞爱情的牛郎织女传说一直流传民间,故有人称七夕节是“中国的情人节”。2006年5月20日,七夕节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