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你好!米奇

北京青年报 2021-07-09 10:42:28
A+ A-

正如白手起家创建起迪士尼公司的华特·迪士尼所讲,笑容是超越时间的,想象力没有年纪限制,而梦想永远不会褪色,他的最为经典的形象米老鼠米奇正是这种乐观精神的最佳代表。九十多年过去了,米奇仍然带给我们无穷欢笑和无尽想象力。

当华特·迪士尼上世纪20年代创造出这个由小老鼠变成的卡通形象时,他是否预料到这个角色今天可以变化成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并在中国上海与观众见面。迪士尼联合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旗下UCCA Lab,首次将风靡全球的“Mickey: The True Original Exhibition”艺术展带入国内,第一站来到余德耀美术馆——“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从6月到10月,在上海不仅可以去迪士尼乐园玩耍,还多了一处奇思妙想的米老鼠世界。

迈克尔·博桑科 《再往前走一英里,另一个崭新的微笑》

迈克尔·博桑科 《再往前走一英里,另一个崭新的微笑》

陈杰 《米奇观竹图》

陈杰 《米奇观竹图》

史妮可·史密斯 《捆包变体 No.0026(对我的初恋米老鼠的颂歌)》

史妮可·史密斯 《捆包变体 No.0026(对我的初恋米老鼠的颂歌)》

杰夫·谢利 《模型米奇的个性》

杰夫·谢利 《模型米奇的个性》

陈冠希 《三人行》

陈冠希 《三人行》

添田奈那 《爱》

添田奈那 《爱》

陆平原 《葫芦》

陆平原 《葫芦》

周褐褐 《米奇密码》

周褐褐 《米奇密码》

迈克尔·约翰·凯利 《卡通城镇 1991》

迈克尔·约翰·凯利 《卡通城镇 1991》

世界的米奇

走进展览,我们会分别经过四大板块:“你好米奇!”“源于致真经典”“米奇与/在中国”和“与米奇同行”。需要知道的背景是,这个展览的最初原型来自2018年纽约,为了庆祝米奇诞生90周年,由戴伦·罗曼内利策展,邀请了23位艺术家合作举行的展览,2020年巡展至日本东京,主题升级为“Mickey: The True Original & Beyond”,并邀请了日本艺术家合作创作。这一次来到中国,是再一次的升级版,不仅包含纽约站和东京站的部分艺术作品,也同样邀请了中国20余位艺术家参与创作,其精神与原初展览相同,就是“自由探索米奇,并重新诠释它的意义”。艺术家以米奇为灵感进行创作,不限制形式和手法,但创作中只能出现米奇(最多再加上他的女朋友米妮)。

所以我们在前两大板块中,将主要看到来自纽约和东京的展览作品,而在后两大板块中,则会看到米奇在中国艺术家手下如何被表现,两大板块虽然毫无竞争之意,但是面对世界的艺术同行,估计受邀的中国艺术家也会使出浑身解数,用自己独特的想象力来争夺眼球吧。

带着上面的疑问我开始进行米奇之旅。

展览开始由米奇的经典形象和高饱和度色彩呈现出一片欢乐气氛,霓虹灯装置、拼贴画、现成品雕塑等等带有场景感的作品并不少,纽约展和东京展的艺术家作品混搭在空间里,除了一开始有一个米奇介绍之外,展览并不是从米奇诞生的历史来叙述的,而是通过作品和作品、作品和空间的关系来编排,让大家沉浸在由米奇启发的艺术世界中。

比如在一个角落里的阿曼达·罗斯·霍的《无题 T 恤》,就是一件XXXXXXXXXXXXXXL号码的米奇经典文化衫。杰夫·谢利一个墙面的霓虹灯系列《模型米奇的个性》,成为最佳网红拍照墙。戴伦·罗曼内利(DRx) 用二手米奇和米妮文化衫做出的巨大玩偶《3000%米奇积木熊》和史妮可·史密斯用米奇玩偶做成的雕塑《捆包变体 No.0026(对我的初恋米老鼠的颂歌)》则成为雕塑和装置,占据空间和关注。在这些具有潮流和波普风格的装置面前,自然而然我们想要拍照留影。

中国观众比较熟悉的艺术家还有之前在昊美术馆举办过个展的丹尼尔·阿尔轩,他的作品是《隐藏的米奇》,这是系列“隐藏形象”的一个,尽管缺失了任何颜色,而且半个身体也几乎隐入墙体,米奇仍然如此易于辨认,在花花绿绿的作品中更加引人注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件作品紧跟着日本书道家万美的《禅·米奇》,书法家用毛笔纸墨练习画三个圆,直到画出最为满意的来,也是用黑白两色进行绝妙的致敬。在杰夫·谢利霓虹灯管旁边则是WAKU《无题》,同样用灯管,但非常简略,构成的圆圈暗示出米奇脑袋的局部。在史妮可·史密斯饱含对米奇的爱的作品旁边,是日本艺术家添田奈那的《爱》,从画中长出的两只玩偶胳膊互相拥抱,更是一次突破二次元的拥抱。

中国的米奇

在满满波普风和二次元风格作品之后,进入到后两个板块,也是中国艺术家合作的区域。一下子进入美术馆的开阔空间,好像进入一个大广场,整体而言沉浸感似乎弱了很多,但同时也适合小孩或者家人在其中休息放松一下。

最早经过陈冠希三只眼的米奇《三人行》,我马上被中国90后艺术家陈粉丸的《米奇能量图》吸引住了。最早看到陈粉丸的作品《不息》和《转运花园》,就被她运用纸的能力和对中国传统民间文化的关注所吸引。这一件用特种纸、模型卡纸、丙烯和镜面不锈钢制作的作品,冷暖交替的彩色圆环遍布米奇的身体,这是独特的米奇穴位经络地图,陈粉丸也在现场跟观众介绍经络名称的玄妙,比如鼻尖的叫做迎香,而这是中文语言的魅力。陈粉丸还为展览带来了另一件作品《想象力散播计划》。

在现场可以看到不少人戴着“三维”立体的米奇耳朵,走到这里才发现这就是李维真的作品《真》,欢迎大家取戴。

摄影师陈漫受邀创作了一组雕塑《泡脚米奇》,是否透露这是她喜爱的养生模式?冯翰婷《长耳朵的自行车轮》一看便知是致敬杜尚的《自行车轮》,陆平原的《葫芦》则把米奇头和中国独特的葫芦联系在一起,张心一的油画《梦网》则非常不同,没有用到米奇的耳朵形象,而是用米奇四个手指戴手套的手和胳膊组成了一个网络。

除了陈粉丸的作品让人一开始遭遇了惊喜,珠宝设计师宁晓莉的作品在所有作品中也非常不同,她用陶瓷和树脂等材料做成的《奇·迹——之大》,用陶瓷形式模拟出米奇形象;在前面玻璃柜中,则放着艺术家的彩蛋:使用古瓷和金缮工艺做成的《奇·迹》系列胸针,更见工艺的精美和设计的巧思——无论是正面的瓷片和纹路,还是背面的细密的玻璃珠,都让人忍不住细细观看,太想拥有。大小作品互为映照,彼此有联系又不同。

邓乃瑄的《平行世界》也让人难忘,这两件中国老土布重新改造的沙发,用传统材料技艺,沉淀了人对物的珍惜之情。邓乃瑄与合作的手工艺人黃天贤,分別绘制了心中的米奇形象,再由郑乃瑄把拼布画制作出來,由黄天贤老师父包覆在沙发上,让椅子变得妙趣横生,而且充满人的温度。

连接了强烈的个人情感的作品还包括温一沛与纪烨的《米奇与我》,艺术家纪烨小时候就一直看米老鼠杂志,在这幅装置绘画里,有艺术家7岁时画的一张小画,里面是米奇和米妮在一个海边的故事,是从她小时候画的两箱子米老鼠唐老鸭的画里选出来的。在画面的主要部分,艺术家好像化身为米奇本人,对着镜子微笑着打招呼,艺术家组合分享他们接到邀约时的快乐,因为自己喜欢,最后的作品像是完成了一次与童年的对话。

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还包括李钢的《蜜蜂》、杨牧石的《拼接—片》、陈杰的《米奇观竹图》、贺天琪的《魔幻米奇》、黄启覃的《三个米奇》等,新媒体互动作品包括刘佳玉的《踏浪逐梦》、曹雨西的《二进制图案米奇版》、Noise Temple的《跳舞的米奇》等,以及五位艺术家诠释的艺术家合作版Snow Angel Mickey。上海站的特别策划单元“米奇与/在中国”可谓是形式丰富。

观展差不多结束时,这场想象力的比拼最后有无胜负呢?其实我已经迷倒在艺术家畅想的米奇世界里,虽然每个部分可见不同的文化符号,但是正如我们碰见的艺术家都提到的,这是一次非常好玩的经历,这正是这个展览的艺术合作有趣之处。

 迪士尼的米奇

1928年,世界首部有声动画电影《威利号汽船》(Steamboat Willie)于纽约上映,一只随音乐起舞的小老鼠——米奇诞生了。

在展览的最后,我们看到了约翰·奎因领衔的合作作品《重现威利号汽船》,这部重新诠释原版动画的作品最早于2018年纽约首展首映,也来到了上海站,我们在一个暗房里,看到并列的两组动画同时播放,一个是1928年的原版,一个是不同艺术家重新诠释的新版。由黑白线条构成的原版,和今天艺术家用不同的方式做出的动画,有相似也有不同,非常精彩。

其实米奇最早出现在另一部短片中——1928年华特·迪士尼创作的《疯狂的飞机》。米奇在其中模仿查尔斯·林德伯格——历史上第一位成功完成单人不着陆飞行横跨大西洋的美国飞行员,进行了一段飞机冒险。不过因为这部放映没有获得成功反响,并没有找到发行商,所以没有给世人留下印象。在最早亮相的《疯狂的飞机》里,今天看来,米奇更像一只真正的老鼠,眼睛留白非常多,鼻子尖尖,也没有穿上鞋子,形象看上去坏坏的,表现出来的也更像一个暴躁的捣蛋鬼。但在《重现威利号汽船》中,米奇已经稍微变了样,他穿上了皮鞋,虽然在剧情里他被丢下船,脖子拧成麻花,苦苦求爱而不得,是个世俗的失败者,但是通过漫画般的夸张,他的冒失乐天可爱幽默的精神也开始呈现出来。

在创作出米奇形象的时候,正是华特·迪士尼几乎穷途末路之时。他经历了两次创业失败,第二次还遇到骗取版权的老千,但是具备冒险精神的华特·迪士尼,决定到好莱坞再拼一把,米奇就是在此时出现的。

“对我来说,米奇是自由的象征。”华特·迪士尼谈到这段故事,“我和哥哥罗伊坐在好莱坞去曼哈顿的火车上,我们一穷二白。突然一个小家伙跳了出来,他让我暂时忘记了忧愁。”

米奇不如说是另一个华特·迪士尼,一个不停失败但是可以找到乐子和动力的人。

米奇诞生的时代正是一战和二战之间,这段时间美国和西欧经济出现了短暂的持续繁荣,在欧洲被称为“黄金20年代”,美国被称为“咆哮的20年代”,工业化浪潮兴起,爵士乐流行,现代主义思潮喷发。时代浪潮也是推动华特·迪士尼创业成功的很大原因,就在《重现威利号汽船》上映的第二年,经济危机到来,美国经济大萧条并没有摧毁米奇的形象,反而让这个乐观的失败者形象变成了大众的宠儿,并在迪士尼兄弟的经营下,变成最早的商业大IP,通过漫画的刊登、动画的持续推出和联名产品的增加,米奇的粉丝越来越多,形象也越来越拟人化,越来越绅士。

米奇与中国的缘分其实比大家想象的要早,在1932年第72期《良友》杂志就刊登了《以鼠成名之画家》一文,详细向中国读者介绍了迪士尼创作米奇的经过,分析了动画片在市场上的成功,米奇在文中被翻译成米鼠,此时米奇连环画也开始被引入中国。

这个活泼家伙在中国家喻户晓则要通过电视的传播:1980年代央视《米老鼠与唐老鸭》节目的引进和热播。2015年,迪士尼乐园在上海开园,也意味着迪士尼集团在中国的全面发展。这个有两个黑圆大耳朵,黄色大鞋,白色手套的角色,真正从迪士尼变成了全世界的文化符号。

华特·迪士尼本人曾说:“我只希望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件事:那就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一只老鼠开始。”这一句话也在“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最开始的地方出现,了解了以上所有的故事,印象里那个活泼好动的米老鼠还是一点都不像有90多岁的样子,而是始终鲜活,带给人欢乐。

文 剀弟 供图/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