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河南暴雨里,图书行业的抢险历程

新京报 2021-07-27 10:19:34
A+ A-

7月16日以来的河南暴雨,给河南全省造成了极大损失,河南也成为全国人民驰援的目标。这次河南暴雨又对出版业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从一家出版社和一家民营图书公司经历暴雨后的讲述中,一窥暴雨对出版业所造成的影响。

从7月16日开始,河南省西部、中西部地区连续出现大范围降水天气。截至目前为止,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全省757.9万人受灾,33人遇难,8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819.73亿元。此场暴雨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河南也成为了全国人民救援的直接目标。

此次河南暴雨对出版业造成了很大影响。因为书是纸做,对水非常敏感。在暴雨中,出版从业人员是如何为保书籍而抗洪抢险的?出版从业人员又如何在抢险中挽救损失?为此,我们采访了河南大学出版社营销发行部经理时海和河南益佳图书有限公司经理王志军。他们给我们讲述了暴雨期间的受灾情况,以及他们是如何抢险的。我们能从中一瞥此次暴雨对河南出版业的影响,也希望暴雨能早日过去。

工作人员晾晒受潮图书,时海供图。

工作人员晾晒受潮图书,时海供图。

等大家的安全得到保障后,再考虑恢复正常工作

新京报:现在你们出版社的情况如何?请问你刚刚是在抢险吗?

时海:对的,我们的样书展厅进了一米多的水。现在水退去了,留下一层淤泥。我们清理淤泥一天才算清理完。

工作人员在清理淤泥,时海供图。

工作人员在清理淤泥,时海供图。

新京报:那出版社仓库的书籍有没有受到洪水影响?

时海:我们的样书展厅里面的书、设备、书架全都泡水里了。仓库也有不同程度的水浸。不过仓库还好,因为仓库建在比较高的地方,而且晚上有人值夜班。虽然仓库进水了,但并不怎么湿,因为有人在不断往外排水。仓库是防汛防火的重点区域,平时各种设施也比较齐全。虽然雨比较大,但我们处理得很及时,所以仓库也还好。

新京报:仓库具体在哪?

时海:河南大学在开封。我们河南大学出版社的三个仓库都在开封。开封的雨比郑州要小一点。

被淹过的柜子,时海供图。

新京报:那么,样书展厅在哪?

时海:在郑州。样书展厅的问题就很严重。我们样书展厅在周二上午已经做过防范了,我们垒起了防汛沙袋,但还是挡不住雨水。那天下午有一个小时的雨量特别大,全程都在倒灌,洪水根本挡不住。

新京报:下雨时你在哪儿?你在现场吗?

时海:下雨时我没在现场,12点我们的办公楼就停电了。从我们的办公楼到样书展厅,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能过得去,全都被水淹了。

新京报:所以你今天才有机会去展厅那收拾一下。

时海:对,22号下午去样书展厅的路给打通了。这条路还不是正常会走的路,我们要绕好远才能到展厅。郑州市有涵洞隧道的地方都还在排水。若非地势非常高的地下车库,水都还没有排完。

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时海供图。

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时海供图。

新京报:现在有多少同事在进行整理收拾的工作?

时海:我们23号投入了9个同事进行抢险救灾,仓库那边有12个同事在救灾。因为仓库不能够有积水,有积水书容易受潮。所以,我们要把地面的积水和淤泥全部清理干净。

新京报:现在能否估计下你们遭受的损失大概有多少?

时海:大家还没有来得及统计这事。样书展厅那边大概损失有十万元左右。但是,加上受破坏的家具、书架和相关设备以及装修,样书展厅的损失可能高达一百多万。现在我们还没有具体统计几个仓库的损失。大家先要进行排水去淤。

新京报:这样的话你们的正常工作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水电都通了吗?

时海:办公楼的水电通了,但网络信号不太好。有一大半同事家里的水电还没有通。我们很多同事回不了家,一天都住在办公楼里。

新京报:对于接下来恢复工作和展厅修复,你现在有什么统一的安排?

时海:我们现在要把仓库的水和潮气排掉。有一些同事在外出差,全国出版社图书博览会在济南于19号结束。19号当天,雨已经开始下了。有很多同事到目前为止都没回河南。因为河南的铁路运输都暂时中断了。我们先要确保每个员工的安全。还有一些家住泄洪区的同事就不要在家里待着了。等大家的安全得到保障后,我们再考虑恢复正常工作。

新京报:大概有多少同事家是需要撤离的?

时海:现在在外地出差没回来的同事有三个。家里需要撤离的同事可能有三四个吧。有一个同事的老家是属于泄洪区,这次洪灾不单单发生在郑州。对于这位同事我们首先是给予关怀。

能挽救多少挽救多少

新京报:你们那边受灾情况如何?仓库有进水吗?

王志军:我们的仓库20多年都没进过水。这是不可能进水的。但是,今年的雨实在太大了,挡都挡不住。这座从来不进水的房子的一楼都被淹了,水深将近一米。

新京报:很多书都泡在水里面了吗?

王志军:有一部分库存和秋季开学用的教材浸水了。另外,电脑、还有一些像打包机这样的设备都给淹了。所以,我们这几天都很忙。从今天开始,水退下去后我们就赶紧自救。我们不能怨天尤人。

受淹的墙面,时海供图。

受淹的墙面,时海供图。

新京报:你们的损失大概有多少?有统计吗?

王志军:我们损失大概一百多万到两百多万。我们现在很积极,突击让所有人员到库房里,把没有浸过水的书赶紧转移到楼上。有水的地方先把水排出来,然后处理地上的淤泥。

现在还不是教材需求高峰期,这个月底到下个月初才是高峰期。有的学校的报单比较早。因为怕到时供不上货,现在只要给我们报单子,我们就进货。

我们把书转移到楼上,对于半浸水的书,我们就开包。开包后,我们能挑出多少本书来就挑出多少本书。今天,我们已经把完全浸过水的书包全部打开了,因为我们要点清楚有多少书浸水。如果再不打开,我估计明天这些书都胀化了。湿的书都要拿出来晾,因为纸一发霉后续问题就更大了。

新京报:那你们那边大概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工作?

王志军:大概要一个礼拜。我们今天把书都拿出来用风扇吹走湿气。有些书的包膜包得好,就没进水,包得不好的书,就进水了。我必须要拆开这些包膜。所以,今天的工作量很大,我们能挽救多少就挽救多少。

新京报:那你们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准备做些什么呢?

王志军:现在,新闻出版局要求各书店报受灾情况,税务局也让各书店报受灾情况。各个出版社都在打电话关心慰问情况。这个难关不算啥,去年疫情那么严重,我们一样挺过去了。现在,我们要保证学校的开学用书。今天我们跟学校协商,稍微湿了一点边的教师用书也是尽量可以用的,避免浪费。另外,我们和出版社风雨同舟,我相信出版业也会给我们一些支持。下一步,我们要准备防疫。屋里太湿了,浸水后老鼠都出来了。所以,这几天还要赶紧进行清洁消毒。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