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追忆恩师︱弟子宋奕萱:师父 您的“小徒弟”想您

中国国家京剧院 2021-08-06 11:58:29
A+ A-

师父走了一个月了,28号上午在院里和您见了最后一面,没想到下午就接到了噩耗!一直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直到7月4号,我们徒弟们一直把您送到师爹的陵园,才感到这真的是永别了!

追忆恩师︱弟子宋奕萱:师父,您的“小徒弟”想您!

我和师父的缘分可以说开始得很早很早!在我三四岁时就经常在军艺大院(原中国京剧院的旧址)的练功棚里和人民剧场上场门儿的边幕旁观看刘秀荣先生和张春孝先生的排练和演出!那时候我很小,因为父母都是京剧院的演员,又住在京剧院的宿舍楼,所以我从小就是在练功棚和剧场里长大的!当时京剧院里的孩子们对单位里的大人们都是称呼某某妈妈,某某大大,我那时对刘秀荣先生的称呼就是“刘妈妈”。

师父那可真的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在老的人民剧场里,我在上场门儿的边幕旁、二楼的灯光楼里看过无数场师父和师爹的《拾玉镯》《豆汁记》《香罗带》《虹霓关》《大英杰烈》《侠女十三妹》《沉海记》等等太多的好戏!

师父真的是太美了,小小的我看得入了迷!

后来我考入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1994年,当时师父受邀到日本演出《西游记》,师父在剧中“一赶二”扮演“蜘蛛精”和“观音菩萨”,前武后文。附中当时集中了表演科三个班的力量作为班底,特别有幸我也在其中,作为一个附中三年级的学生可以在秀荣老师这样的艺术家身边学习演出,对我来说简直是做梦一样!当时师父已经年近六十了,这么大的艺术家,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每次排练从来都是提前到排练场,一身练功服,把子,翻身,打出手,唱念表演一点不含糊,圆场比年轻人还快还稳!当时师父见到我也很激动,说:“哎呀,小宋怡你都这么大了,都学什么戏了?来跑个圆场我看看!听听你嗓子怎么样!”我超级兴奋,给刘老师汇报了我都学演了什么戏,念了几句,唱了一段《拾玉镯》的“南梆子”。老师看了后,对我说:“不错不错,孩子好好练,一定要练圆场!”还问了我多大的脚。到了日本,在剧场走台对光,刘老师看我在舞台边上跑圆场,把我叫到身边,说:“小宋怡,我这有双新的垫底儿,你可以试试!”于是我有了我的第一双“私房”彩鞋!

也许是因为从小看着我长大,师父对我有种特殊的宠爱!我是2006年正式拜在师父门下的,不是师父最小的徒弟,但师父每次见到我,不管在家还是到剧院排练指导总是宠溺的叫我:“哎呦,我的小徒弟!”之前我和胜素师姐一直在一个团,师父每次到剧团剧场看排练演出总是会说:“我看看我的大徒弟,我的小徒弟!”我在2005年底开始和师父学习《大英杰烈》这出戏,当时正赶上师爹(张春孝先生)心脏查出问题,刚刚才出院。师父为了给我说戏,怕家里地方小亲自到当时居住的小区物业那里,借了社区活动室,又把三舅舅(刘长生老师)给请到家里和师爹三个人一起给我说戏、搭词。每一句的念白劲头儿,身段把子都细细雕琢。改扮男装后的一段娃娃调,师父说:“这段儿得让你张老师给说!”然后对着师爹抱拳拱了拱手,我们仨人都噗嗤笑了起来!演出前师父特意叫我去家里,拿出了自己当年演出此剧时用的小茶壶和小茶碗说:“这见石文和见匡忠的茶壶茶碗区别一定要大,这样舞台效果才好,更能帮助你的表演,两次出场,观众一看这茶壶茶碗就有效果,你这就好演了!”师父还特意准备了花,说,“你呀也是个小脸儿,这两边儿的花可不能带太大了,太欺你了。好好演!”后来听师父说,“你三舅舅(刘长生老师)给我说,姐,你别看这小宋怡私下不怎么显眼,这一扮上还真像您年轻时候!”师父说,“根据你的条件,学我的‘三小戏’最合适,包括《十三妹》都适合你!”后来师父给我说了《拾玉镯》《游龙戏凤》《穆天王》《悦来店》《樊江关》,《白蛇传》的小青,《龙凤呈祥》还特意给我说了师父私房的“跑车”。

追忆恩师︱弟子宋奕萱:师父,您的“小徒弟”想您!

拜师时师父送了我一套红色的裙袄,也是当年师父自己穿过的服装!再后来我演出《大英杰烈》(待嫁、长亭)时穿的就是师父送我的这套红裙袄!也是借了师父的仙气儿!

师父的艺术是那么的美,全面,真的是文武昆乱不挡!每出戏每个人物,都是那么的完美!可以说是没有短板!您无论在台上还是台下留给我们都是最美好的!您总是会说我太瘦了,每次都让我多吃!想念您每次我演出前您到后台看我,亲自给我贴片子,想念您每次见到我喊我小徒弟!师父,您的小徒弟想您!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