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追忆恩师︱弟子张淑景:怀念恩师刘秀荣先生

中国国家京剧院 2021-08-06 11:16:13
A+ A-

惊闻恩师离世的消息,真是难以置信,顿时悲伤、惋惜涌上心头。

6月28日下午3:25分,接到了包飞师哥的电话,问我,“你听说了吗?看到有个群里说师娘没了”,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又问了一遍,脑子在飞快地想着:“哪一个师娘?应该是跟我有关,不然干嘛给我打电话”,忽然转过弯来,他的师娘不就是我的恩师吗?这时心脏跳的厉害!怎么会?昨天还发信息,好好的呢。师哥说:“也没人会拿这事乱讲啊”。放了电话,刚要往恩师家里打,师妹小白就打了过来,看到师妹的电话我更加害怕和紧张,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是师妹告知的结果让我很震惊!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更不希望这是真的!挂断电话,马上赶往恩师家。没有见到恩师抢救的过程,所以脑子里储存的都是恩师精神饱满、面带微笑、亲切和蔼的画面。感觉恩师只是出去做事,还会再回来的。

当天,很晚才从恩师家离开。回到家躺在床上,满脑子蹦出的都是与恩师过去一起的画面。几乎整晚都没睡着,头脑一直都是恍惚的。恩师怎么会走的那么突然,感觉这不是真的!5月25日,还和恩师一起去办事,路上还在教我唱段,回到家我们一起吃的饺子、小米粥。还说,今天时间紧,哪天再给我做肉饼吃。没想到那天竟然是最后一面!

追忆恩师︱弟子张淑景:怀念恩师刘秀荣先生

恩师一生都在为京剧事业做着贡献。恩师常年给徒弟、学生们教戏、授课,每次教课时,都是那么投入,一招一式地为我们做示范,一字一腔地为我们打磨、雕琢。平时只要听说师父上课,我都会到家里去学习,来充实、提高自己,有时即便是旁听,也感觉非常的享受!被恩师精湛的艺术深深的吸引着,陶醉在其中!有时5、6个徒弟一起跟恩师学戏,气氛非常融洽、欢乐,其乐融融。看着满屋子的徒弟,恩师打趣道:“京剧艺术的继承从咱们家体现”。

我于2003年拜在恩师的门下,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单纯对恩师的崇拜!崇拜恩师的一身本事。真不知恩师是怎么做到的,唱念做打舞都能那么精通!不仅可以唱青衣、花衫、花旦、刀马,还能唱武旦戏《八仙过海》,在打对剑、快枪时,脚下没有一点废步,转身比我们还溜嗖。就连武旦的特技“打出手”都能掌握得那么稳、准、帅。还有师父的一些花衫、刀马戏《战洪州》《白蛇传》《穆桂英》《十三妹》《大英杰烈》等,都是文武并重的剧目。当时想,我能拜在恩师门下学上一出《大英杰烈》就知足了。拜师后,每次跟恩师学戏时,都会被恩师生动的示范所感染,在塑造《大英杰烈》中可爱活泼的陈秀英时,不由自主地跟着恩师的表演乐出了声。在塑造《三击掌》中,王宝钏与父亲击掌断绝父女之情时,又跟着流出了眼泪。恩师把程式动作与人物内心活动结合的是那么的巧妙!既有程式,又有生活。恩师常跟我们讲,“艺术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还要与时俱进、守正创新。现在的生活节奏快了,有些拖沓的场次,就要删减。使整台戏一直都能抓着观众的视线走。”从恩师那里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听说恩师会一百多出戏,我想能记住这些剧名,已经是不易了。真不知道恩师是怎么学会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可想而知,恩师下了多少功夫,有着什么样的悟性和灵气,才能达到如此高的艺术造诣!

追忆恩师︱弟子张淑景:怀念恩师刘秀荣先生

恩师在大家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和优雅!不仅在艺术上追求完美,生活中也是处处讲究品味。恩师常常被邀请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在不同的场合,衣着搭配非常的得体、优雅!师爹在世时,二老还常常穿“对披”(就是现在的情侣装)。讲话发言,思维清晰。家中一尘不染,东西摆放得整洁规矩。方方面面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

有恩师在真好!与恩师相处这么多年,早已超出了师徒的情义,那份关爱,感觉更像一位母亲对待女儿!直到7月4日追悼会,见到恩师的遗体,才意识到,恩师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今日一别,真的就再也见不到恩师了!若非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心中是那么地不舍,满满的感恩与美好回忆!您为京剧艺术的传播、继承与发展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能作为您的徒弟,我感到非常的荣幸与自豪!今后我会继续努力感悟、研究您的艺术。愿您早日与师爹团聚,在那边一切都好!徒弟永远怀念您!

供稿:张淑景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