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追忆恩师︱弟子奇彤:我的恩师妈妈

中华网文化 2021-07-23 18:12:58
A+ A-

2021年6月28 日,我的师父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今日想起与师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依然心潮难平,热泪盈眶。

提起恩师,就要从我的名字说起,奇彤这个名字是我的师父刘秀荣老师和师爹张春孝老师给我起的艺名,“奇”的含义就是惊奇、惊艳,“彤”是红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大红大紫。

我记得那是2008年11月,我第一次走进师父家,虽然上大学时曾经看过师父给研究生班代课说戏,但是这样近距离接触师父还是第一次。那时候我受了伤,很长时间都没有登台演出,真的是有些心灰意冷了,不时萌生出放弃舞台的想法。恰巧这时,有了这样一个契机,让我走进了师父的家里。那天,师父正在给黑龙江省京剧院的马佳和天津京剧院的王艳排《游龙戏凤》。当时马佳和王艳师姐都已经是各团的当家旦角,但是师父在给她们说戏时依然要求十分严格。看着师父一招一式地亲身示范,这勾起了我对舞台的眷恋之心。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去师父家看她给学生们说戏、排练,我的心也随着师父的教学慢慢地回到了舞台,然而我的伤病依然未能痊愈,心里的这份担忧让我不敢去想舞台。

2010年4月的一天,师父推心置腹地对我说:“孩子,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也知道你现在的这种状态,你总担心自己还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但是你有很好的嗓音条件,我希望你能抛去一切杂念和顾虑,咱们先从你擅长的方面着手,躲开伤病,放心,我帮你,咱们一点点向前推进,你一定能重新站到舞台上。”正是师父的这一番话,重新点燃了我重返舞台的信心。从那一天起,师父就像妈妈领着孩子一样,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把我重新拉回了京剧舞台。

纪念我的恩师妈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纪念我的恩师妈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2011年5月,在山西省京剧院,我终于重新站到了舞台上,而更幸运的是在这一年的6月8日,我如愿以偿地拜在了刘秀荣老师的门下,正式成为恩师的一名弟子。在拜师会上,师父嘱咐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珍惜现在的时间,珍惜现在的一切”,而最令我感动的是师父那句“不要担心,我会陪着你一路走下去的”,正是这句话伴随着我不惧艰险,一路前行。

纪念我的恩师妈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师父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更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经她培养出来的演员,都会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师父不仅是名师,更是“明”师,她明白每一个学生的特点,明白怎样让学生去扬长补短,师父常说不是扬长避短,而是补短,不仅要发挥学生的长处,还要帮助学生把短板补上,成为一名功夫全面的演员。

2011年9月,中央电视台第七届青京赛开始报名,我心里非常犹豫,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参赛,是否能有实力过关斩将。而师父却毫不犹豫地鼓励我参赛,她告诉我名次不重要,这是一个锻炼、展示的机会,更是一个重树自信的机会。于是,我果断地报了名。在排练的过程中,师父默默地为我解决了一切困难,无论是乐队,还是服装,师父都亲自去协调。在我录像的时候,师父挤出时间陪我回山西,并亲自给我化妆,在侧幕为我把场,为我的参赛保驾护航。我就这样在师父的陪伴下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复赛。我清晰地记得公布决赛名单的那天晚上,师父特意把我叫到了她家里,因为她知道我内心的忐忑与不安,当时师父和师爹看着电视,等决赛名单,我紧张得躲进了卫生间,不敢看电视。忽然,我听到师父在门外叫我出来,我战战兢兢地打开门,师父笑嘻嘻地告诉我,我进入决赛了。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扑在师父怀里哇哇大哭。从我受伤,到重回舞台,再到站在青京赛决赛的舞台上,是师父的鼓励、关爱,与一路的陪伴,创造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奇迹。

那时候,师父的五个徒弟都进入了决赛,师父每天都要分别给五个徒弟说戏,从早晨到深夜,很少有休息的时候,就连吃饭也是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说着戏。由于劳累过度,师父患上了耳石症,眩晕不止,只好趁每天中午的时间去医院输液,即使如此,师父也从未停止过教学,特别是对我更是格外关照,每天晚上都要从七点说到夜里十一点,一字一句细抠,一招一式示范。在师父和我的共同努力下,我摘取了第七届青京赛的银奖,我也成为了唯一一个第一次参赛就获得银奖的演员。而这一切都是师父赐给我的。

纪念我的恩师妈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在我心目中,师父就是我的另一个妈妈,她给了我生存的能力,给了我重回舞台的自信,给了我站在京剧舞台上的第二次生命。在我每一次面临抉择的时候,师父都给了我信心和力量。青京赛决赛结束后,正赶上天津市青年京剧团面向全国选拔人才,我有幸被选中。那时的我不知道该不该从山西调到天津,就跟师父商量。师父说天津是戏曲大码头,到天津对我的发展更有利,在师父的鼓励下,我来到了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师父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要如何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在我来到天津的首场演出的时候,师父和师爹一直陪在我身边,为我说戏、把场,演出结束谢幕时,师父和师爹来到舞台上,向天津观众致谢,那场景令我终生难忘。

我调入天津的第二年,我的母亲得了血液病,那时候我每天往返医院照顾母亲,根本无暇再学戏。师父了解我焦急的心情,劝我不要着急,一切都由她来安排。她一方面要我全力照顾好母亲,另一方面要我利用碎片的时间来学戏。师父每天给我传视频、音频,特别是把她给学生上课的视频发给我,让我利用空闲的时间看,这样就如同我跟师父一起上课一样。几年下来,我既照顾了母亲,也没耽误演出、学戏,而且还有了很大的进步。2020年春节过后,母亲病危,我的心情再度跌入谷底,师父知道后,每天早晨七点准时给我打电话,要我不要伤心,振作起来,好好陪母亲走完这最后一程。母亲病逝后,师父知道我悲伤过度,难以自拔,她不仅照例每天早晨七点给我打电话,而且还不断督促我练功,要我陪她出席各种活动,让我重新有勇气面对今后的生活,是师父的关爱渐渐把我从悲伤的状态中拉了出来,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奇彤:纪念我的恩师妈妈——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2018年2月,我的师爹张春孝先生去世,这对师父的打击可以说是巨大的,而那时又正好是青年团的第二次百日集训,师父强忍着悲痛,每天给我说戏,而且还安慰我说,是我陪她度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时间,其实我知道师父是怎样咽下眼泪,藏起悲伤,全身心地为我说戏。2019年1月我的这出全部《王宝钏》正式上演,当师父再度上台答谢观众时,观众看到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就在师爹去世不到一年的时间,师父的头发全白了。

2021年开箱大戏,我选择了《王宝钏》,因为这是师父为我倾尽心血的一出戏,是我能够回报师恩的最好的一出戏。剧场内观众的掌声是对我的肯定,更是对师父的感恩。

纪念我的恩师妈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

师父对我不仅有老师的提携之恩,更有妈妈的疼爱之情。师父是为艺术而生,她把她全部的热情都奉献给了京剧。当她离开人世时,又把她的全部艺术都留给了学生们。她的学生们遍布全国,已成为各个京剧院团的佼佼者。我想,师父定会含笑九泉的。

作者:奇彤。王派(王瑶卿)青衣、花衫演员。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京剧演员。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