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宝松:用绘画讲述中国故事

今日中国 2021-06-15 18:04:45
A+ A-

走进画家宝松的画室,就仿佛走进了一座奇妙的绘画艺术馆:色彩斑斓的油画、气势恢宏的工笔重彩、潇洒不羁的大写意以及中西合璧的创新中国绘画作品……宝松以独到的视角、极具个人特色的画风以及精湛深厚的功力讲述着华夏文明的璀璨和中国绘画的神韵。 

宝松

宝松

对传统绘画心怀敬畏

宝松,生于1950年。11岁时他曾拜著名画家马晋为师。从7岁开始接触绘画至今,宝松始终心怀着对中国传统绘画的敬畏之心,无论是传统的工笔重彩、大写意,还是风格独具的绘画作品中,都深刻展现出对传统绘画技艺的传承、探索和创新。 

在宝松看来,不能很好地继承千百年来的华夏文明的“灵魂”,是无法领略和理解华夏文明中的“美”和“意”的。不能精湛地掌握中国画技法的“精妙”和“神韵”是无法将中国画提高到“品”的层级的。 

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贯穿着宝松的绘画与创作,“竭其诚、探其道,契其神、会其妙”,这是著名佛学家、诗人、书法家赵朴初先生对宝松艺术造诣的深刻肯定。而宝松所摹绘的《法海寺壁画》就是很好地体现。 

说起《法海寺壁画》的摹画过程,宝松可谓记忆犹新:“从1978年到1982年,我用了整整四年工作之余的全部时间完成了这幅作品。”甚至在完成《法海寺壁画》后,因过度用眼,宝松32岁就带上了花镜。 

 “法海寺壁画是明代的先人们为中国留下的辉煌作品,他们是用心在画,所以我也要用心去画。”宝松的“用心”,不仅得到已故老一代革命家王任重“十万狮子吼,千古仍峥嵘”的题词,更让原日中友好协会名誉会长、日本著名画家平山郁夫赞不绝口,邀请他到日本东京艺术大学任教。 

这让宝松深刻意识到,华夏文明博大精深,历数千年而不朽,经万劫而不灭,自有其深层之道理,自有其广阔之伟力。更让他坚定了以自己独特的绘画作品讲述中国故事的愿望。 

彩墨:《回娘家》1993年,104x102cm

彩墨:《回娘家》1993年,104x102cm

耳目一新的中西合璧

1993年,为继续探索绘画的更高境界,宝松开始了在美国及多个西方国家的游历。 

“当我用油画与西方艺术家交流时,他们并无太大反应。当我用中国绘画同他们交流时,他们赞不绝口。”这样的中西方文化的碰撞,让宝松对中国传统绘画的魅力与成就有了更加独到的领悟和研究,更坚定了弘扬中国传统绘画的决心。 

从《法海寺壁画》,到《梅妃》《黛玉葬花》,再到《十八罗汉组画》《观世音鬼域度厄图》《老子悟道图》《康熙收复准噶尔》《钟馗嫁妹》……宝松对中国传统绘画技艺的传承,逐渐演变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展现,

最终真正地探索出了独树一帜的画风。

而西方的光影与东方的线条,也带给了宝松东西合璧的灵感源泉。在《回娘家》《乔丹时代》《光》等画作中,他在生宣纸上以传统工笔重彩技艺营造的色彩明艳的色块和神秘的线条勾勒出的灵动的人物,成为东西方艺术交融最美好的体现。 

近年来,宝松越发喜爱创新中国绘画作品。2020年3月,宝松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创作了《源》《灵》等作品。这是疫情带给宝松的思考:“病毒本源是什么呢?或许它本就是一直存在于自然并且还会与我们人类共处很长时间的东西。” 

从绘画技法、表现形式、笔墨运用再到精神境界,宝松在发扬和探索中国绘画之路上,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工笔重彩绢地:宝松临摹北京《法海寺壁画长卷》之一(1978-1982年)

工笔重彩绢地:宝松临摹北京《法海寺壁画长卷》之一(1978-1982年)

画韵难得是清纯

已故著名散文作家金马先生评价宝松的画说:画韵难得是清纯。 

清纯始于心灵回归自我的宁静,受惠于自然大道的启悟。于是,自然的灵境纳入了画家的意境。在以《山鬼》为代表的一批以中国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为题材的彩墨画中,宝松不只在绘画,更是在与世人进行心灵深层的对话。他笔下的那些只能在摆脱了世俗功利的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形象,与其说是一个个生动的艺术造型,不如说是一团团荡涤凡尘污垢的心灵之火。 

在他的大写意人物画中,时而婉转舞蹈、时而豪放蹴鞠的“自己”,更是“笔笔写意象,线线出墨魂”,作画者随心天然的心境与浑厚的运笔功力,真正体现出了中国画“写意”的精髓。“我不会跳舞,也不会踢球,但是我想象中自己跳舞、踢球应该是这样的。”虽已年过七旬,但宝松依然活得“纯真”。 

似心绘画创作的宝松还有将中国传统绘画技艺传承、弘扬的迫切愿望。 

 “大家都在讲要在传统中创新,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唯有先继承传统才能做到。”宝松始终认为,扎扎实实地打基础、兢兢业业地练功夫、透透彻彻地领悟,才有提高和探索“新路”的可能:“没有中国绘画传统基础的所谓‘创新’和没有理解中国画精髓的所谓‘创新’是无本之木的标新立异,是经不住历史检验的。” 

在宝松看来,中国传统绘画技术为东方绘画历史奠定了基础,是中国文化发展的重要载体,同时也体现了东方绘画艺术的重要特点。在上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绘画技法不断完善并自成体系。其中有很多画家为此付出了不断的努力,也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如今,宝松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这些伟大的艺术家中的一员,为华夏文明的传承、提高及发扬贡献才华和力量。 

写意人物画:《挑灯夜读书》2009年,68x48cm

写意人物画:《挑灯夜读书》2009年,68x48cm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