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戏曲 书画 数藏 教育 非遗 文创 文旅 人物 专题

《五星出东方》上热搜的文化符号接地气的艺术解读

北京青年报 郭佳 陈景超 2022-08-29 10:06:55
A+ A-

 一件来自两千年前的国宝文物,一场直击历史的艺术考古,一部让文物“活”起来的舞剧,《五星出东方》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出品,北京演艺集团联合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和田地委宣传部共同制作,北京歌剧舞剧院、新玉歌舞团演出。全剧的构想和题材来源于在古丝绸之路新疆和田尼雅遗址出土的国家一级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织锦护臂,诠释了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结成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主题。9月2日至4日,该剧将登台河北关汉卿大剧院,代表北京参评第十七届“文华奖”。出征前,《五星出东方》的主创们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的采访,讲述了珍贵文物与艺术创作背后的故事。

《五星出东方》上热搜的文化符号接地气的艺术解读

董宁

成为热搜上的传统文化符号

在北京演艺集团副总经理董宁看来,这部舞剧的创作呈现出三个“独特”。

首先是题材优势,“在两千年之前,我们居然就有‘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样的字样出现在如此遥远的地方,这样的历史意义和当下的现实意义是其他题材没法比拟的。”其次则是创新,据董宁介绍,“这部舞剧非常关注戏剧、舞蹈以及题材的创新,走入剧场后观众会发现,这样一个严肃的题材居然能让我们解读得这么接地气。同时在舞美、音乐、多媒体以及服装的样态上,都有艺术上的创新。”最后则是与当代审美的契合,“这部民族舞剧演出后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前期不论是河南卫视的元宵之夜,还是央视的《国家宝藏》,以及我们在B站的亮相,都让观众看到了我们别致的‘灯舞’‘大汉锦绣舞’等精华,也频繁地成为热搜上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这些都是因为它独特的审美符合了我们当下观众的需求,如果仅仅是一个形式美,是不能触碰人心的。”

黄佳园

编排了那个年代的广场舞

此次冲击“文华奖”,《五星出东方》在原有基础上重新打磨,编舞黄佳园介绍说,“首先是对男主角奉的牺牲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整,目前这个段落称为‘生生不息’,让他的家国情怀、兄弟真情,更符合这个人物的逻辑,更适合这个宏大的主题。”在制作上,任何一套服装都非常考究。“这一次我们在集市上加入了吐蕃人等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在丝绸之路上,为什么有的地方是沙漠?有的地方又是绿洲?又为什么那么繁荣?在人物生活的状态对应的色彩上去做了一个提亮的处理。”在舞段上也增强了可看性,“在这部舞剧里,可以看到西域的、中原的,甚至还可以看到非常符合当下的舞蹈形式。比如,我们在集市的那一场,其实我们经常说用的就是那个年代穿越历史的广场舞,有着一种非常强烈的时代性。而新疆演员的加入,也让这个剧特别符合剧情在人物设定上的这种对应性。主创团队的每一个人对于这个戏的打磨,都倾尽了全力。”

古丽米娜

是我给家乡写的一封情书

《五星出东方》的女主角古丽米娜是从新疆走出的舞者,同时也是一名舞蹈老师。这出戏是她的第一部舞剧,也为她的职业生涯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忆起2020年12月排练演出到现在,古丽米娜直言感受非常多。“这次和舞蹈界最顶尖的主创们合作,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家乡的文化,家乡的文化魅力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现在在舞台上呈现,将来肯定会在我的教学当中体现。”除此之外,古丽米娜认为自己舞蹈的综合能力也有了一个质的提升。“我的硕导、北京舞蹈学院潘志涛教授,看完以后跟我说,‘我根本不敢相信台上的古丽米娜,是我的学生古丽米娜。’导演挖掘了我更多的可能性。不论是人物塑造还是在舞蹈的完成度上,都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在古丽米娜看来,“这部舞剧其实也是我给家乡写的一封情书。无论是独舞还是双人舞,这个人物的塑造各个方面都是自己对家乡表达的一种情感。我也希望以最佳的状态、最饱满的热情,跟北京的舞者们一起把这份厚重的礼物、把大美新疆带到更远的地方。”

罗昱文

从边塞电影寻找与角色默契度

罗昱文在剧中饰演男主角、汉朝戍边将领奉。他认为这个角色是有矛盾感的。“奉这个角色是一个戍边将军,有着保家卫国的责任感。春君救了他一命,又让他有了一种不一样的生命体验。戍边面对的除了战场就是战争,但在经历了一种美好之后,对这种美好的情感十分向往。所以他对首领之子建特会产生怀疑和质疑,然后才放下所谓的私人恩怨,互相和解,最后真正实现民族融合。”他认为,“加上‘生生不息’的片段之后,整个舞剧已经非常完整了。”

对罗昱文而言,比较有挑战的是奉的年龄,“我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演员,饰演的这个角色比较有年龄感和责任感,对我而言压力很大。我要怎样才能让大家信服呢?为此看了一些边塞题材的电影,从里面找到一些场景感,从电影的角色里再去寻找一个贴合度以及与角色的默契度。”

索朗群旦

最大的难度是跳进跳出

索朗群旦在剧中饰演的是北人首领之子建特,“其实刚开始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还是压力蛮大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饰演反派角色。”

对索朗群旦而言,最大的难度是在戏里人物中跳进跳出。“如果是在一个故事线上,我能够很好地去演绎这个角色。但是如果从这个角色跳出去,用很夸张的一种方式演绎,再回到这个角色当中,就会很难。这一点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

责任编辑:陈蕊 zx01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