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荣誉之前不停留 才有梅花次第开

中国艺术报 2021-05-31 10:25:42
A+ A-

中国戏剧梅花奖绽放30届,往届梅花奖演员讲述获奖后艺术道路——

荣誉之前不停留,才有梅花次第开

第8届梅花奖获得者、粤剧表演艺术家丁凡把弟子彭庆华送上第30届梅花奖竞演舞台,彭庆华在台上聚精会神地演,丁凡在侧幕条目不转睛地望:“我比他还紧张。”第27届梅花奖获得者、婺剧演员杨霞云同台陪伴丈夫楼胜,在楼胜主演的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折子戏《断桥》中饰演小青,演出结束,她松了口气:“只要能平安、顺利演下来,就成功了。”

梅花开后还有梅花。今年是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和颁奖,在这个舞台上已绽放了逾700朵“梅花”。历届梅花奖演员为“新梅花”的绽放在台上甘当“绿叶”,在台下甘为人梯,才有“梅花”的常开不败,他们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中国戏剧的“梅花”精神。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婺剧折子戏《断桥》。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楼胜饰演许仙,第27届梅花奖获得者杨霞云饰演小青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婺剧折子戏《断桥》。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楼胜饰演许仙,第27届梅花奖获得者杨霞云饰演小青

直到演不动为止

第24届梅花奖获得者、话剧演员刘晓翠在话剧演员涂松岩主演的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话剧《人间烟火》中饰演开面馆的大娘秋月,这又是一个她以前没有尝试过的角色类型。

“只要我还能记住词、还能演,就一直演下去。老了我就演老太太,直到我演不动的那一天,这是我的目标。”刘晓翠回忆,获得梅花奖后不久,她从部队转业来到中国国家话剧院,至今演了9部戏。“在部队从没演过外国戏,一到国话就演了两部——《特殊病房》《青春禁忌游戏》,塑造了两个复杂的女性形象。那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物形象,以前的表演经验完全用不上,我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又兴奋,又忐忑,走路、睡觉都在琢磨,不知道怎么演,同时又觉得这么复杂的人物正是我想要的。她们激发了我的潜能,打开了我的另一个表演领域,两个角色我都非常喜欢,演不够。”后来,刘晓翠又演了话剧《人民的名义》、抗疫题材话剧《人民至上》,几乎一年一部戏,角色不重复,塑造角色的能力得到了激发,大量的巡演,让艺术生命充分绽放、艺术探索步履不停。她说:“整个社会的审美在不断提高,演员不能止步、不能僵化,需要全方位地不断提升。获得梅花奖以后,我更不敢懈怠。看戏,阅读,体验和提炼生活,从其他艺术门类中汲取营养,要不断提升自己,不然年轻观众很快就会觉得你的表演是过时的。”

第14届、第24届梅花奖获得者、晋剧表演艺术家谢涛欣赏了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京剧《乌龙院》中陈少云的表演,赞叹不已,她感慨地说:“我的岁数不小了,可是还想跟老先生多学几出传统老戏,不是本剧种的也想学,得到口传心授的机会太宝贵了。京剧很多代表剧目值得我们学习,保存下来,在晋剧需要借鉴、丰富表现的时候,可以起到巨大的作用。”

回顾两获梅花奖的感受,谢涛说:“晋剧最广泛的观众在基层,梅花奖在老百姓心目中认可度很高,一个院团、一个剧目有一朵‘梅花’,演出场次、台口一下子就多了。1997年,我获得了第14届梅花奖,有了更多机会磨练技艺,促使我更上一层楼,后来又以《傅山进京》获得了第24届梅花奖。守住这个奖不是停在那里守着,对于演员来说,是守住对艺术的执着、对舞台的敬畏,我不敢停歇,不敢懈怠。”此后,她又塑造了《于成龙》《烂柯山下》《上马街》《起凤街》《迎新街》中的人物,有一些是本色当行的老生戏,有一些是突破行当的探索。比如《上马街》是为新中国成立60年而创作,讲述太原的真实故事,展现太原的人文风貌,表现底层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起凤街》为改革开放40年而创作,剧中谢涛反串出演一位下岗女性、炝锅面馆老板。在为建党百年而创作的新戏《迎新街》中,谢涛反串出演一位归国寻根的老妈妈,在她寻找新婚三天就失踪的爱人的历程中,呈现一位党的地下工作者的生命轨迹。谢涛说:“每一出戏都是在为下一出戏积累、铺垫。突破不是目的,是应观众的欣赏需要和剧种的需要而改变;跨行当、程式不是目的,是要在舞台上塑造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第3届、第23届梅花奖获得者,昆曲表演艺术家林为林欣赏了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他回忆,第一次获得梅花奖是1985年,21岁,“我演的是《界牌关》《石秀探庄》,机会是偶然的。我当时懵懵懂懂,对梅花奖还没有概念,站在领奖台上,身边是李光等仰慕已久的戏曲大家。我诚惶诚恐,练功愈发刻苦。”后来受流行文化冲击,戏曲的影响力一度削弱,为生计,林为林动摇过,甚至学过厨师、篆刻,在最好的年岁,戏曲市场却不景气,但是对梅花奖的敬畏与感恩,让他在艰难岁月中坚守了20年。2001年昆曲申遗成功,国家、地方扶持力度加大。林为林当时是浙江昆剧团团长,借着这阵东风出人出戏,给团里学员、演员发问卷,问他们会多少戏、想学什么戏、想向哪些老师学戏,问老师想录制什么戏的影像资料,由此摸清了剧团家底,三年传承上百出戏,“这是梅花奖的力量。”“2007年我排了《公孙子都》,第二次获得梅花奖。后来又排了《大将军韩信》,韩信的命运跌宕——从漂母赠饭、胯下受辱、萧何荐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到后来功高盖主,不为吕后、刘邦所容,37岁就死了。这个戏在塑造人物上是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戏里我可以从武小生演到文武老生。”林为林说。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京剧《乌龙院》。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熊明霞饰演阎惜娇,第11届梅花奖获得者陈少云饰演宋江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京剧《乌龙院》。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熊明霞饰演阎惜娇,第11届梅花奖获得者陈少云饰演宋江

为“新梅花”把场

第11届梅花奖获得者、京剧表演艺术家陈少云在京剧演员熊明霞的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京剧《乌龙院》中扮演宋江。陈少云回忆,当年他的竞演剧目是《清风亭》,“得到梅花奖以后,对于我来说,是站在一个台阶上,可以向更高的一个台阶攀登。后来又排了《宰相刘罗锅》《成败萧何》《金缕曲》《驼哥与金兰》等,又获得了三次文华奖、两次白玉兰奖。争取这些奖项,是为了磨砺表演技艺、锻造表演手段,满足观众不断提高的审美要求,尤其是争取更多青年观众走进剧场。”陈少云说,这次的探索就在于“宋江”舍弃了许多经典情节和唱段,为的是把熊明霞的新版《乌龙院》集中在阎惜娇这条故事主线上,帮助观众深入理解传统戏《坐楼杀惜》《活捉三郎》的来龙去脉,使他们能够体会阎惜娇的人生、感知她的内心,获得一个和当代有所对照的女性人物形象。“这次‘宋江’是烘托、陪衬。从传统戏侧重于体现宋江的角度,到让阎惜娇成为女主人公,青年演员必然要有许多内心体验和外部表达的调整。青年演员创新了,青年观众更喜欢看。”

第17届、第27届梅花奖获得者、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没有停止舞台的探索突破,一改往日温婉传统女性形象,在献礼建党百年的黄梅戏《最后的骄阳》中扮演新女性杨开慧。同时,作为院团负责人,在院团建设、人才培养方面她更为用心。第30届梅花奖竞演演员吴美莲的竞演剧目《祝福》,是韩再芬悉心为她量身选定的,谈及选戏,韩再芬说:“院团为吴美莲选择《祝福》参加竞演,一方面是了解她的艺术表达所长,选择了她从前没有驾驭过、又能开掘她的潜能的戏,为的是托举她一步步走向更高平台;另一方面,这部剧目也是为院团而选。剧种的发展要靠一部戏、一部戏不断积累,我们追求‘一戏一品格、一戏一样式’。《祝福》是鲁迅的作品,我们在舞美上融入木刻元素,剧种的本体特色一脉相承,但呈现方式是契合主题、适应时代审美变化的。期待它不仅成为吴美莲的代表作,而且成为院团的保留剧目,一直演下去。 ”

第6届梅花奖获得者、歌剧表演艺术家万山红欣赏了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歌剧《沂蒙山》,向竞演演员王丽达传授心得,她对王丽达说:“我必须把接力棒传给你,不是冲你个人,而是为这项事业。”万山红回忆,她从1978年开始从事歌剧表演创作,演过《白毛女》 《洪湖赤卫队》《小二黑结婚》《江姐》等,1988年,她以歌剧《原野》获得了第6届梅花奖。“金子是过去从没有登上过戏剧舞台的形象,在她身上我探索了不同于戏曲、话剧、影视剧的独特表演样式。获得梅花奖之后,我带它走向西方,被西方观众认可,中国歌剧在美国的新闻媒体上第一次被报道。西方以前只知道京剧,看了《原野》,认为这是一部普契尼风格的歌剧,作曲家一定不是中国人,但它恰恰就是全然的中国制造。这部歌剧为中国歌剧在世界舞台的亮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在戏剧领域得到认可后,万山红在音乐领域也得到了专业奖项的肯定和广大观众的喜爱。她选择了回炉,进入中国音乐学院读研究生、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读导演专业研究生,获得两个领域的硕士学位后,又读了东北师范大学的博士。“别人觉得我可以‘坐享其成’,我还是觉得太不够了,这些都是艺术长征路上阶段性的胜利,要不断地学习。”30年的舞台实践之后,万山红开始把舞台实践和回炉所学戏剧、音乐、教育理论结合在一起,专注到教书育人中,培养了很多人才,为舞台送去了新的喜儿、小芹等形象,为各个院团输送表演人才,其中有许多人获得了梅花奖、金钟奖。万山红说:“梅花奖不是一时的荣誉,它会为获奖者照亮此后艺术生涯中一条硕果累累的道路。”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话剧《人间烟火》。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涂松岩饰演苏小鱼,第24届梅花奖获得者刘晓翠饰演秋月

第30届梅花奖竞演剧目、话剧《人间烟火》。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涂松岩饰演苏小鱼,第24届梅花奖获得者刘晓翠饰演秋月

走到人物心里去

获奖后追求什么,怎样探索,万山红叮嘱获奖演员:走向“真”。“歌剧样式是20世纪30年代从西方传入中国生根发芽的,延安时期创作的民族歌剧《白毛女》是西方样式和中国戏曲相结合,歌唱中有很多板腔体,表演有一定的程式化,后来又从民族传统中多方汲取养分,探索民族歌剧的多样化。无论如何,我们追求的还是真听、真看、真感受,万变不离‘真’字。在舞台上真实感受对方、回应对方,共同把真实传递给观众,从内心出发的表演、真切的体验是始终要遵循的。 ”

“年轻的时候在人物的前面——这是我演的,你看我多会演,就怕观众不认识我。当走过这个阶段以后,就只想藏起自己,让观众看不见,只看到扮演的这个人物。”刘晓翠告诉“新梅花”,好演员永远让观众看到的是角色,“他藏在角色身后、藏在角色心里”。从人物前面,到人物身后,中间的距离是演员的艺术造诣、生活阅历、表演能力。“目前,我实现了藏在角色的身后,但是能不能走到角色的心里去,我还在努力的过程中。”刘晓翠以此和“新梅花”共勉。

谢涛说,积累至关重要。“演炝锅面馆老板可以去体验生活,但是历史人物没有办法亲身体验,这个时候要想有足够的积累,就需要从史料中生发丰满的想象,把人物塑造得生动可信,让观众容易接受。”积累是漫长的,时间、阅历、养分缺一不可。除了其他剧种,其他艺术门类也需要关注,“我喜欢惠特妮·休斯顿的声音,我很难说清能借鉴什么,她的声音表现方式、声音的爆发力,我吸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角色、哪种情绪,也许就会以晋剧的方式化用进去。”

“舞台上表现人物应该有两个自我,一个是演员的自我,一个是人物的自我,在规定情境里,人物的自我要‘附体’,演员的自我要进入人物里,这样才能把唱念做打运用在人物的表达中,人物才能生动鲜明,打动观众。”林为林鼓励“新梅花”在舞台上驾驭好“两个自我”,“我演公孙子都、韩信,戏演完了有半个多小时缓不过来。演公孙子都就愧疚自责,演韩信就委屈不平,一时不能走出人物心里,这种境界是演员要追求的。”林为林寄语第30届梅花奖获得者,不能停留在完成人物外部表达的阶段,要走进人物内心,获得梅花奖之后,要把它作为起点,踏踏实实为各自剧种进一步探索。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