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壁画还原魏晋少女的一天

博物馆丨看展览 2021-07-13 10:07:41
A+ A-

清谈、自适

风流、旷达

纵情山水......

抚琴画像砖 酒泉市博物馆藏

魏晋朝代的人

怎么解决吃饭问题?

穿什么样的衣服?

怎么出行?

他们有快递吗?

让我们一起探寻

魏晋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01

清晨,在一阵阵鸡鸣声中醒来,窗外鸟鸣清脆。这么安宁的日子,自从一家迁徙至河西,已度过七八载。回想小时候在中原,都是在战乱惊惶中度过。

拿好箩筐,唤上隔壁阿兰,一起采桑去。

田地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土地肥沃,耧铧翻飞。阿牛哥一家在耕地,阿爷、阿婆和小宝也下田地了。这般景象,就像小时候在中原。

撒种耱地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阿父说,一年的希望,仓禀实而心安。这要感谢原西晋凉州刺史张轨招抚流民,“课农桑,拔贤才”,我们才得以在河西安顿下来,在绿洲上耕种。

回想小时候,阿父在中原为官,家中有良田数亩。迫于战乱,阿父带我们一家避难于河西,经过大漠、戈壁,漫长的颠沛,才来到这绿洲之上。

传说武陵郡有人发现一个叫做“桃花源”的地方,那里的人生活的怡然自得,可是世人终是久久寻不得。阿父也曾从友人处多方探寻消息,终未果。于是河西变成了我们的第二个家园。

再往前走,就到桑树林了。远远望去,已经有好几个伙伴开始劳作了。

采桑画像砖

载阳,有鸣仓庚。

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迟迟,采蘩祁祁。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

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

行与子逝兮。

唱着《诗经》流传的歌谣,几个女孩子边采桑,边想着各自的心事。“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养蚕、采桑、织布、做衣,大抵是寻常女子的日常。

伙伴们时常谈起北魏女子花木兰,扮作男儿,替父出征,无比佩服。生逢乱世,我等女子能在河西采桑耕作也是难得的一种幸福。

望了望日头,该回家了。阿娘嘱托今日全家要去阿舅家探亲,该回家准备了。

走在村头,瞧见李翁家的阿春哥正在坞堡外射鸟。我嘲笑他像我家小弟一样顽皮,那两只鸟儿被他射中会多可怜。

他一脸认真的告知我,这是为了驱赶桑树上的鸟,也是为开春气、通万物的礼仪性射鸟行为。笑话我不通农事。

坞堡射鸟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回到家中,阿娘正在取衣服。她已经梳妆完毕,穿上精美的衣服。自从来到河西,阿娘很少穿得这么华丽,只有赴宴、探亲才会拿出之前的好衣服。

仕女开箱画像砖 高台县画像砖

服装图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穿上漂亮的衣服,跟阿父、阿娘,唤上小弟,坐上马车,一起出行了。

车马出行画像砖

牛车出行画像砖

02

马车驶过村庄,日头渐高,李三家一片忙碌的样子,杀猪宰羊,听说不久前家里添了一个儿子,很多村民们来帮忙,庆祝喜事。

宰牛画像砖

途径李姑家的院子,又是晾着满满的衣服,真是一个勤劳的人家。院内有客人来访,说笑声传来,一片安宁祥和。

晾衣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小时候阿父教我们乐府诗,我甚是向往江南。不禁向外望去,这戈壁绿洲上没有鱼塘、翠竹与莲花。远处草原上,牧人们正在牧马,还有成群的小鹿,羊群,骆驼和牛儿。

牧牛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天苍苍,野茫茫

水草丰美,牧歌悠扬

“凉州之畜为天下饶”

这才是河西呀......这里曾是游牧民族生活的地方,这里有身材健硕、善骑射的男儿。

只听得身后快马疾驰的声音,几个男士驰马疾驰而过,他们带着弓箭,赶着去狩猎。这里的男儿在马背上猎鹰、猎狼,是寻常事,刚到河西时,看到男儿们猎鹰甚是好奇,鹰飞之急速,弓箭怎能比得?可是雄鹰也比不过男儿们的弓箭。

出行射猎画像砖

鹰猎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路上行人络绎不绝,有商贾车队路过,经过前面的村庄,走到集市的西郊,前面就到阿舅家了。

阿舅在此地经商,像在中原一样,喜交友,好宴宾朋。阿父,也曾是这样的。少时,阿父教我们背三曹的诗,向我们讲竹林七贤的逸事。在地方为官,也是关心家国大事。而阿父现在却变得如此寡淡,不问世事。

刚下马车,见门口有两位风度翩翩的男子,相互问候,彬彬有礼,一男子正持长剑,赠予对方。想起在中原时阿父也常持长剑在身,家中有几把友人赠送的剑藏于箱中。

赠剑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到阿舅家,我最想见到的就是阿舅家的阿姊了。在中原时,我俩儿年龄相仿,阿姊也格外照顾我。数月不见,听说阿姊许配给了城中商贾人家的儿子,我禁不住跑向她的闺房。

只见阿姊身着华美的衣服,手持扇子,摇曳生姿,我不禁赞叹她像极了《洛神赋》中的女子。她笑话我来到河西都不好好穿衣服了,并说舅母要赠我衣服,正吩咐隔壁的女子挑选布匹。

执扇仕女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剪布画像砖 高台县博物馆藏

阿姊唤我同去探望兄长,兄长喜琴棋诗赋,其妻善舞。未至其室,便望见两人相伴而舞,如此琴瑟之好,令人羡慕。

双人歌舞画像砖

远处传来丝竹声,宴饮开始了。群贤毕至,少长贤集,清谈自适,阿舅就是这般风流。虽然很多故友还在中原,这宴饮宾客的喜好还是随着他来了河西。途经厅堂,我悄悄从门口望去,好像回到了儿时家中的光景。

图1、2、3分别为:宴居画像砖、宴饮画像砖、宴乐画像砖

03

归途中,马车缓慢行着,看到一羌女与男子离别。

胡马依北风

越鸟巢南枝

中原男儿还是要回乡的。那女子一脸愁容与不舍,此去经年,生逢乱世,真不知何时能相见呀。

河西有好多羌族人,羌族女子高大美丽,中原男子与羌女相爱,这般场景,听阿父讲过好多。多情自古伤离别,不知这有情人是否还能相见。

羌女送行画像砖 酒泉市肃州区博物馆藏

马车慢慢前行,路上行人不绝,一信使疾驰而过。不知千里之外的阿翁、阿婆过的可好,家乡的乡亲可好。我望向阿父,他沉默不语。

驿使图画像砖 甘肃省博物馆藏

归家,信使送来中原的书信。阿父赶忙阅信,告知我们家园情况,亲人的问候。虽言此心安处是吾乡,阿父到底还是想念中原的。

月色升起,隔壁李叔又唤阿父去读经写字,清谈消遣,王家小夫妻又传来了歌舞声。

远离故土,这寻常娱乐,填充了平凡的日子。

夜深寂静,闻得几声犬吠,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责任编辑:梁弈文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