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幸存者”黄克诚作传:九上九下而未悔

2018-01-20 11:08:07   中国新闻周刊

7月23日,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成为庐山会议由纠“左”转向反右的转折点。当晚,在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的执意要求下,周小舟、周惠、李锐等来到老领导黄克诚住所谈话。黄克诚劝他们:“不要激动,事情会弄清楚,要相信主席,主席是不会错的。”

谈完已经是晚上10点半,三人出门时碰到了时任公安部长、负责庐山会议保卫工作的罗瑞卿。十几天后,罗瑞卿在小组发言中说:“我从含鄱口看月亮回来,晚上10点半了,碰着你们,老实说,我是怀疑的。”

7月30日早上,毛泽东通知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四人去他的住处谈话。谈话中,他给黄克诚扣了三顶帽子——彭德怀的“政治参谋长”、“湖南集团”的首要人物、“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并说:“有人说,你对彭德怀是唯命是从,彭德怀对你是言听计从,你们是‘父子关系’。”

1931年冬天,江西苏区开展镇压“AB团”的肃反运动,彭德怀救过黄克诚一命。建国后,两人在国防部共事,黄克诚是整个国防部大楼里唯一一个敢跟彭德怀吵的人。他曾说,他跟彭德怀是相待以诚、争执以理、言不及私的诤友。

黄克诚据理力争。对于“政治参谋长”,他说:“我当彭的参谋长,是毛主席你让我来当的,我那时在湖南工作,并不想来;是你一定要让我来。既然当了参谋长,政治和军事如何分得开?彭德怀的信是在山上写的,我那时没有上山,怎么能在写意见书一事上当他的参谋长?”毛泽东一怔,没有反驳,转移了话题。

刘建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人看完传记中这一段都对毛泽东颇为佩服,因为他并没有发脾气。

会议期间,有人说黄克诚是彭德怀的走狗,他气得发抖,说:“你杀了我,我也不承认!”他对抗的办法是沉默少言,在小组会上作检讨,但没有揭发彭德怀的问题。这没能让他过关。会议领导人软硬兼施,他终于作检讨,首次承认了“右倾机会主义”。

8月18日,从庐山下山后,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这是一次“剩勇追穷寇”的会议,对黄克诚的揭发范围之广,批判之激烈,远超庐山会议。

黄克诚被扣上“九大罪状”。其中,有人指责他是“杀人犯”。黄克诚反驳:“我没有杀人。”

上一页3/10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