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五月看遍长安花

北京青年报 2021-05-28 11:13:53
A+ A-

文猫伺蝶 陈之佛 1952

文猫伺蝶 陈之佛 1952

玉兰赤鹦 陈之佛 1942

玉兰赤鹦 陈之佛 1942

芍药 黄宾虹 1951

芍药 黄宾虹 1951

荷花小鱼 齐白石

荷花小鱼 齐白石

梧桐鸲鹆 王梦白、王雪涛 1931

梧桐鸲鹆 王梦白、王雪涛 1931

芙蓉蜜蜂 齐白石 1920

芙蓉蜜蜂 齐白石 1920

北京城区最美的时节或许是五月。环路中间的隔离带爬满了月季,次第盛开,花团锦簇,赶路的人不用去公园,也能感受到自然界所释放的蓬勃的生命力。凑天然之趣,最近北京的大小画展,多以花鸟画为主题,烂漫出一片“五月的花海”。

 四月中就开展的是中国美术馆的“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展览得名于1941年傅抱石在陈所画《寒梅小鸟图》上的题诗:“既擅后蜀意,复具南唐奇……雪个已矣瓯香死,三百年来或在斯。”傅抱石是治史出身的画家,两句诗就把陈之佛放进了五代以来中国花鸟画史的座次之中,评价他兼擅“黄家富贵,徐熙野逸”,既有章法又具野趣,是清初八大和恽南田以来最值得关注的花鸟画家。而次年沈尹默在他《玉兰鹦鹉》上的题诗又提到了陈之佛学习陈洪绶的因缘:“老莲家法君余事,直逼黄徐与问津。”

三人皆有负笈东瀛的求学经历,此时又都避居抗战的大后方重庆,但傅、沈二位都对陈之佛创作中的东西洋因素避而不谈,或许认为这并不值得表彰,至少是在当时。陈之佛借鉴恽寿平没骨画法和西洋水彩画法而创立的“积水法”令花鸟技法为之一新,而他早年留日学习工艺美术,习得的装饰画用线和构图也对他的创作影响深远,他当然不能只被放入传统的序列中,而是近代中西碰撞结下的硕果。

这种继承与超越,或许在美术馆同时开展的“典藏活化系列展:中国美术馆典藏历代工笔画展”更能窥见端倪,可惜美术馆的展期一向比春花的花期还短。

用工笔花鸟来概括陈之佛也不甚准确,他的设色并不是层层分染,更近乎小写意的直接涂抹。四月的最后一天,小写意花鸟画的大家王雪涛的个展在国家博物馆拉开帷幕。王雪涛早年求学于北平艺专,中西兼修,主要师承齐白石、王梦白等,展厅中也频现他们的合作和他向老师上交的“作业”。1931年王梦白与王雪涛合作的《梧桐鸲鹆》,一反合作作品标明哪部分由何人所作的惯例,“就不告诉你”:“辛未中秋后五十日,偶与雪涛合作,亦不必注谁写何物,鉴者料难辨识也。”师生合作中的不能辨识,就是对学生笔墨的极高称誉了。而1934年齐白石在王雪涛所画册页之前题写的“青出蓝矣”,更是直截了当地自谦和赞美。较之乃师齐白石多画草虫,王雪涛在翎毛写生和技法上更为用力,展厅也环绕着鸟鸣嘤嘤,可说是群鸟毕聚、少长咸集,个个睥睨斜乜的小表情,真是八大以降,“三百年来或在斯”。

王雪涛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供职于北京画院,而北京画院美术馆也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开展了“隔花人远天涯近: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师生做了对台。北京画院作为国内收藏齐白石画作最丰的机构,多年一直创新名目,以各种主题梳理、展出、消化齐白石的“遗产”,就如同之前做齐白石山水画展所言,齐白石山水的声名长期为其花鸟画所掩,黄宾虹则是相反,花鸟画的声名为其山水画掩,任谁第一次看到黄宾虹的花鸟画,都会惊异那娇憨如恽南田的没骨、洒脱如设色后的青藤白阳的花鸟,居然和墨色陈重、浑厚华滋的山水是出自一人之手。而这次把齐黄的花鸟放在一起展出,齐白石的红花墨叶、金石笔意和黄宾虹的淡雅隽秀、含刚健于婀娜,不啻是双重的感官刺激。

上一次黄宾虹花鸟画在北京的集中展出,还是2018年在鲁迅博物馆,这次黄宾虹“去了”画院,鲁博则迎来了湖州博物馆所藏花鸟画的“进京”,其中大家作品以吴昌硕为多,同样是红花墨叶,可与画院展出的白石作品同观。惯用毛笔的朋友大约都听说过湖州的“王一品”斋,创业于乾隆年间的湖笔老店,这次画展汇集了陈半丁的墨梅、蒋兆和的双鸽还有关山月的雏鸡,都是1961年为纪念“王一品”斋创立二百二十周年创作的。传统中国画的奥妙就在笔墨,而笔情墨意,既在画中,也在画外。

齐白石号称自己的花鸟画渊源主要有三,八大、徐渭和吴昌硕,“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五月也是各大拍卖行春拍预展密集的时间,而八大和吴昌硕的花鸟,一直就是拍卖上的常客。这次嘉德春拍预展,古代书画场领衔的则是徐渭的《墨笔花卉八段锦》,为藏家密藏多年,这是首次示人。虽然没有南京博物馆镇馆的《杂花图卷》狂狷恣意,但也灵秀动人。今年是徐渭五百年诞辰,其家乡绍兴的博物馆已经开始办纪念展了,参考他在中国文学史、书画史上的地位,大概已经有一波纪念展在来的路上了。

 有了青藤,自然不能忘了白阳。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为纪念学校的百廿诞辰,推出了“水木湛清华:中国绘画中的自然”大展,展品以山水、花鸟画为主,不时更换。此时去清华,虽然传为苏轼作品的《偃松图》已被“收拾起”了,但陈淳陈白阳的一幅墨花图卷还在展出中,同样精彩。

 这就是北京的好处,总有高质量的画展密匝匝地向你砸来。马上就是送春的芒种了,即便自然风物已近风飘万点正愁人,仍然可以在画里感受六朝金粉、三楚精神。甚至不拘画展,比如在国博,和王雪涛个展同一层就有“龙门遗粹:山西河津窑考古成果展”正在展出。看了王雪涛学习青藤白阳的“与古为徒”,转身出门就可以看到宋金瓷器匠人或逸笔草草、或圆转如意的“娟娟发屋”了。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