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品达诗歌里的古代奥运会

文汇报 2021-07-29 11:14:18
A+ A-

名声自远方/闪耀于珀罗的奥林匹亚/赛道,那里竞争的是足捷、/是在辛苦中勇猛力量的巅峰;/胜者在余生/赖竞赛而享蜜甜的/艳阳晴空,每日都有高贵之事/降临到每一位有死的凡人。

 ——品达《奥林匹亚赞歌之一 庆叙剌古人希厄戎赛马得胜》

表现赛跑的瓶画图案。古希腊赛会中,田径赛含200米短跑、400米双程跑、4800米长跑、着盔甲跑400米等项目。 资料图片

表现赛跑的瓶画图案。古希腊赛会中,田径赛含200米短跑、400米双程跑、4800米长跑、着盔甲跑400米等项目。 资料图片

古希腊诗人品达(约公元前522/518—前442/438),为风靡希腊的竞技赛会作了许多赞歌。这位冠列古希腊九大抒情诗人之首的赞颂者,如今传世的庆胜诗集按照四大赛会分为四卷:奥林匹亚赞歌、匹透赞歌、涅墨亚赞歌和地峡赞歌。赞歌所庆祝的并非全是体育竞赛,其中也包含音乐比赛。

近日,瓦萨学院中日文系与亚洲研究终身教授刘皓明译品达《竞技赛会庆胜赞歌集》 (北京大学出版社,2021)出版, 《文汇学人》请他来谈谈品达诗歌里的古代奥运会、诗人在奥运会上的角色,以及今天我们如何读品达。

古希腊赛会就像中国旧时赛城隍、赛龙王一样

 文汇报: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怎样的?有哪些竞技项目,能看出他们在体育上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吗?

 刘皓明:大家知道,现代奥运会是法国人顾拜旦(Le 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 1863—1937)筹 划、于1896年作为对古希腊奥运会的恢复创建的。今天,奥运会是影响全世界的体育盛会。但是在古希腊,奥林匹亚赛会并非唯一的赛会,只不过它是最著名的、最重要的,也是主要赛会中最早建立的(公元前776年)。

古希腊的奥运会是在夏至后第二个满月月份之十一至十五或十六日举行。比赛项目远少于现代奥运会,主要有田径、搏击、五项全能赛和赛车这几类,部分项目分成年组与少年组。关于奥运会的起源有不同的传说,都涉及神话。其实际起源应远早于前776年。荷马史诗中就曾写过几场丧礼赛会,比赛项目其实就是当时武士们的比武,我们大概可以从中看到奥运会原初的样子。

文汇报:除了全希腊范围的竞技赛会之外,品达诗中还提到众多地方赛会。古希腊人非常热爱赛会,是吗?

刘皓明:全希腊参加的赛会一共有四个,除了奥运会,还有匹透、涅墨亚、地峡三个赛会。地方赛会在品达诗中提到的,更是有数十个之多。汉语中“赛”字本来是指敬神的礼品,用“赛”字表示古希腊人的竞技大会是非常恰当的,因为古希腊赛会的起源和维持,是古希腊宗教的一部分,不同的赛会赛不同的神,奥运会赛的是主神宙斯,匹透赛的是阿波罗,涅墨亚也是赛宙斯,地峡则是赛海神波塞冬。宽泛地说,这些赛会就像中国旧时赛城隍、赛龙王等活动一样,也是规律举办的以尊崇神明为由的大众娱乐活动,只不过古希腊举办的活动不是龙舟竞赛。

文汇报:奥运会在古希腊人的生活中占何地位?据说奥运会还成了纪年的方式,比如说赫拉克利特盛年在第69届奥运会等等?

刘皓明:古希腊是由以城邦为核心的政治单位组成的,既不像中国的西周那样有一个凌驾于诸侯国之上的、众所宾服的王,至少在法统和道义上统辖邦国,更没有后来罗马帝国那样的强大的统一政治实体,而是各自为政,只是在语言上、广义的文化上、种族上构成一个希腊概念,更像春秋乃至战国时期诸侯国之间那样,彼此出于应对战争等原因而订结联盟或陷入敌对甚至战争。奥运会乃至其他全希腊赛会是唯一一种可以在建制上把全希腊长期组织在一起的活动,每四年举办一次的奥运会,连同其他三个规律举办的全希腊竞技赛会,把希腊各城邦定期聚集在一起,故而其意义远超竞技、娱乐等我们今天常常分派给体育比赛的功能。

至于以奥运会纪年,基督教在欧洲广泛建立之前,上古时代不同文明在纪年上各有其办法。比如罗马人以传说中的罗马城建立之年为纪年之元,即公元前753年;希腊人则是用赛会、尤其是奥运会的届数来纪年。比如说品达《第一首匹透竞技赛会庆胜赞歌》所庆祝的西西里的叙剌古城邦僭主希厄戎的赛车胜利发生在奥76,3年,就指从第76届奥运会举办那一年数起的第三年,即该年之后第二年,用算术式表示就是{776-(4×76)}+2,于是我们就得出公元前474年。你提到的赫拉克利特的盛年以第69届奥运会标志,计算的方法也是一样的。用奥运会届数乘以4,再被776减,得出500,则可知赫拉克利特的盛年在公元前500年前后。

庆胜诗是表演性的,要载歌载舞

文汇报:诗人在奥运会上扮演什么角色?

刘皓明:古希腊赛会有的含有音乐竞赛项目,但是并没有诗歌竞赛项目。像品达这样的诗人,是得胜者花钱雇来赋诗庆祝和纪念自己的胜利的,所以其实是比赛之后的一种活动,而非赛程的一部分。但是受雇歌颂得胜者的诗人的角色并非像后世的诗人那样,用笔写一首诗交上去就完事了,因为这种庆胜诗是表演性的,要载歌载舞,是得胜者庆胜游行等庆祝活动的一部分。诗人有时要亲临现场排练、指导。品达的诗中有时向我们透露了他是否亲临抑或派人将写好的诗送去这类信息。

文汇报:近代奥运会的复兴和古代奥运会遗址的发现有关。今天我们还能看到品达赞咏赛会的诗歌中提到的地点或建筑吗?有哪些反映奥运会的文物,品达的诗能否印证?

刘皓明:古代奥运会的原址位于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珀罗之岛)古艾利城附近,自18世纪起为英法旅行家们发现以来,逐渐被揭示出其古代的格局,发现了古时宙斯神庙、赫剌神庙等建筑遗址。而在品达曾踏足并为多位城邦僭主的竞赛胜利赋诗的西西里岛,人们可以登上叙剌古城东被诗人称作“叙剌古的花枝”的俄耳图癸亚岛,游览诗中歌颂的阿惹推撒泉,在卡塔尼亚城远眺《匹透第一首》中曾惊心动魄地描绘过的埃特纳火山等等。

虽然时间湮没了绝大多数与品达直接有关的人文景观,但是能到品达生活过、到访过、他的诗歌歌颂过、提到过的地方走一走,的确会对理解他的作品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我不久前在西西里之行中来到品达所歌颂的数名得胜者所来自的阿克剌迦古城(今日叫做Agrigento)的古希腊遗址,在烈日暴晒下的荒漠般的地面上,走在古希腊神庙遗址中间,对诗人歌颂来自该城的台戎赛马得胜的《奥林匹亚》第三首中提到的“土地不生曼妙的树木”、 “童童的园圃任由日头毒射”这样的地理面貌——虽然说的是希腊本土的珀罗之岛——有了十分切身的感受与理解,对赫剌克勒为了建立奥运会,要到伊斯特洛河畔(今多瑙河)移植橄榄树、乃至荷尔德林后来在此神话基础上写作的品达式咏歌《伊斯特河》,都有了更深的体味。

 我计划写一本西西里乃至更多与希腊有关的游记,记录岛上与品达有关以及其他古代和近代遗留的文物风土,相信会对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位两千五百年前的伟大诗人有帮助。

记者 李纯一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