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刘震云新作《一日三秋》被赞“又一创作高峰”

华西都市报 2021-07-23 13:35:54
A+ A-

刘震云创作30余年来,作品被归为三大系列:“故乡”系列(《故乡面和花朵》《故乡天下黄花》《故乡相处流传》)、“我”系列(《我叫刘跃进》《我不是潘金莲》)和“一”系列(《一地鸡毛》《一腔废话》《一句顶一万句》)。2021年7月,刘震云的“一”系列再出新章,作为“一”系列新篇,《一日三秋》由北京长江新世纪旗下品牌“文化有意思”与花城出版社合作出版。在付印前,出版方制作出100本试读本,随机邀请了一些读者和评论家试读,获得广泛好评。多位读者认为其传递了中国神怪传奇的韵味,情理之妙自明清小说以来所未见,称之为刘震云“继茅奖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之后的又一创作高峰”。

冷幽默+世俗生活哲理

熟悉刘震云的读者都知道,他的小说幽默而智慧,善于从百家姓里打捞出无名之辈的故事。《一日三秋》引用民间“花二娘”的传说,以想象的故事描述“我”记忆中的六叔生前所画的画作,探讨延津(刘震云的河南老家)人幽默的本质。六叔的画,以延津人事为题,既有日常也有神鬼,既写实又后现代,深得“我”这个作家的喜爱。六叔死后,六婶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画,出于纪念,“我”以记忆中六叔的画为母本,写下了这部小说。画里画外、戏里戏外、梦里梦外、故乡他乡、历史当下等多重矛盾,诠释了“一日三秋”的多重意义。一如既往,这部小说像以往刘震云小说一样,充满了冷幽默,世俗生活所包含的哲理,道破生活严肃与轻松,瞬间与永恒。刘震云让读者意识到,无须舶来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概念,他的故乡延津的现实即为魔幻的存在。

沉浸式首发式体验特别

7月17日,出版方为《一日三秋》在北京鼓楼西剧场举办了一场沉浸式首发式。读者步入发布会现场即沉浸在刘震云作品的视觉情境中,朗诵、舞蹈、微话剧等艺术形式将小说中的人物立体呈现在读者面前,为新书亮相提供更具代入感、观赏感的剧场体验。之后由史航主持、作者刘震云与评论家李敬泽进行了一场深度文学对谈。

在鼓楼西剧场,读者似在剧场里穿越了刘震云的三部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中的意大利神父老詹(边玉洁饰)以独白诉说无奈,《一地鸡毛》中的小林(舞者刘尚,朗诵者姜力豪)以舞蹈表达迷茫;《一日三秋》更是以微话剧演绎出小说中以附录存在的一段完整情节。话剧导演何雨繁饰一位见多识广的客人。编剧、策划人史航客串古董商人老景,鼓楼西剧场邀请到著名演员郭涛友情出演木匠老晋,作者刘震云也以朗读人的角色登台。专业的灯光、舞美、服化道,不啻一场完整话剧版《一日三秋》的预演片段。

评论家:写出“真正的中国人故事”  

在李敬泽看来,《一日三秋》是刘震云的秋天写作,像秋天一样包容、成熟。“刘震云的小说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故事,小说里有中国人最具根性、最深的经验和情感。题旨繁复,但百炼钢化绕指柔,特别深入,也特别从容自然。在中国人生命的底部,情感的底部,真正恒常运行的无声的经验和处境,中国现代以来的文学始终没有处理好、没有充分命名,刘震云处理得幽微阔大,急管繁弦,一笛凉月。”李敬泽透露,他是一口气看完了《一日三秋》,看到夜里三点,“人老泪多,我以前看震云老师的书,有很多乐趣。结果昨天晚上看这本书的时候,夜深人静,外面时不时下着雨,老泪有那么一行两行就下来了。”

李敬泽还仔细分析了这部新作,“在这部小说里面,它涉及大量的作为中国人的内心最基本、最深的经验,比如说惦念。本身就不仅仅是我在想某人,而我本身在过着自己有意义的生活。在西方文学当中好像没有‘惦念’这个词。”

在纽约大学东亚系教授张旭东看来,“《一日三秋》不愧为《一句顶一万句》之后又一高峰。它体量比《一句顶一万句》小,但形式更纯净、叙事更灵动,因而文学想象和表现空间反倒更大。”

作家、评论家邱华栋也认为,刘震云的小说《一日三秋》是一部杰作,“在他的这部新作里,精彩的故事有着最日常的起点。在最为家常的书写中,呈现了人的生活的丰富生动和无尽的可能,保持了小说的伟大叙事能力的尊严,呈现出丰富的人生经验和人生价值。”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