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魔性舞蹈引发全网模仿,阿朵:大家已经超越了我

新京报 2021-10-18 10:41:55
A+ A-

扭动着大步走,同时大幅度地用力甩手,面无表情绕场一周……半个月前在抖音平台上爆火的一条视频,是阿朵参加陶身体现代舞团无限行走为主题的舞蹈秀。

另外因这场秀而掀起热潮的两个动作,一个是跳跃行走同时高抬手,一个是躺在地上被拖行。这3个另类的舞蹈视频,一发出就点燃了整个网络。“这是在干什么?”、“好搞笑啊”……各种评价层出不穷,更是在短视频平台掀起了“阿朵分朵模仿大赛”,无数网友沉迷模仿。面对网友“不理解”的声音,阿朵接受新京报专访,和我们聊了聊这次意外出圈的行为艺术。

新京报:什么契机参加了这样一个秀呢?

阿朵:我和陶身体的创始人陶冶、段妮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之前我找他们学过舞,但因为太苦了就逃走了。逃走后心里一直觉得不好意思,就想着有什么机会可以再次参与一下。他们的舞蹈其实特别难,我很难去完全掌握,也没时间all in去练。这次这个秀是比较基础、好玩一点的表演,其实还有其他朋友一起来玩,像是洪晃和小河呀,都是他们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也就去了。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表演这三个动作?

阿朵:其实我出场了4趟,是4个动作。这个秀每个人都在用特殊方式去行走和表达,每个人动作都是不一样的,都需要提前特意编排:比如单人行走是以跳为主还是以转为主,双人是以托举为主还是以旋转为主等等,都需要进行排列和搭配。我的4个动作,两个单人两个双人的,是我们共同商议出来的。单人的动作里,有表现行走中的愉悦心情,用心情愉悦感带动步伐让自己处在音乐的节奏里,达到一种协调。双人动作中有被动型和主动型,被动型的就比如说被人拉出来,这就讲究一个配合。这种双人的配合就是一种对抗和平衡、独立又共生的关系。

艺人方供图

艺人方供图

新京报:排练的时候会笑场吗?

阿朵:现场表演时无论是表演者还是欣赏者都没有笑场的,都沉浸在氛围里。排练时也都没有笑场,大家都非常认真。因为这个秀的表演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如果当做玩乐那情绪就不对了。从情绪到肢体到节奏和协调,都需要状态。

新京报:这4个动作想表达什么?

阿朵:视频配的文字是“都给姐闪开”,我觉得这样描述很可爱,因为抖音这种短视频平台也不需要那么严肃。其实我们生活中不可能这么走路的,手都不能摆动太大。但是我们的内心也许想要很多东西闪开,这是一种自我疗愈的方式。包括第二个“锄地”,其实这些动作都不只是表面的肢体动作,它们表达的是你平时不会去吐露,但存在于你心里的情绪。这个秀其实是用现代舞的基础及分解动作来表达的。其实每个人的肢体都有不同情绪的,你的大臂、小臂,你的胃和手,甚至肩膀都是有情绪的,都需要释放。

如果有机会能在现场看整体的表演,你会觉得非常有意思。比如有专业的陶身体的演员,他们整个脸朝下,被拉着腿拖行,这个就非常被动了,失去了选择的权力。还有的演员表演的是一边走一边抽动,看起来像是患了疾病,其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病人,只是你不知道他们可能生病了,也许是心理,也许是情感,也许是肢体,走在路上谁能看出来呢?我们整个秀就是把这种内在隐藏的东西用舞蹈肢体的方式外放出来。

阿朵表演“躺平”。艺人方供图

阿朵表演“躺平”。艺人方供图

新京报:所以每个人看到这些舞蹈,领悟到的东西其实都不一样。

阿朵:没错,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觉得这个解压,有的人觉得很搞笑,有的人觉得是艺术,还有的人甚至觉得这是神经病。有些艺术不是要给所有人都懂的,给所有人都懂的东西那一定是为了所有人都懂而做的。有的东西本来就不是给所有人懂的。比如说我做的声音探索艺术系列的音乐,没有一句歌词。第一首《水知道》和第二首《蝉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其他的,这不是给大众听的,可能是给云听,给蜜蜂与蝴蝶听的。我这是在和万物对歌,我不是为了商业做的这些,也不讨好所有人,总会有人需要,有人获得,最主要的是我获得了我想要的,在我之外只要有人也获得了,那就是特别棒的事情。

新京报:用歌声表达和肢体表达有什么不同?

阿朵:我是舞蹈演员出身,用肢体表达对我并不陌生。我小时候曾经写过一句话,“用舞蹈来表达欢喜快乐,用歌声来表达哀愁”。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其实还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层次,比如愤怒,比如无言的惆怅……当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时,会试着用肢体,当用肢体表达再不足时,会尝试用声音去表达。

新京报:这次的出圈在预料之中吗?

阿朵:那这谁都不知道,这哪会知道呢……抖音平台其实并不是我的舞台,我的助手发了视频后,突然的,我就开始莫名出现在各大排行榜和热搜上。好多朋友看到网友模仿我的视频也会发给我。其实在这次秀里面,我的动作并不是最复杂或奇怪的,但被拆解后拿出来发,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好笑。

抖音上关于阿朵的热门话题,非常出圈

抖音上关于阿朵的热门话题,非常出圈

新京报:很多网友说不理解,你怎么看?

阿朵:这种艺术形态本来就不是一个面向大众的艺术形态,所以大家说不理解,我是理解的。而且大部分网友非常可爱,虽然不太理解,但可能觉得好笑或者疑惑,他们模仿的时候一上来就先说“阿朵老师对不起”,好有礼貌,其实挺开心的。除了少部分网友发表一些带有人格贬低和侮辱性的言论,那看了肯定不开心。毕竟他们看到的本就不是全貌,怎么理解都行,但因为自己不了解或者不明白就恶语相向,我觉得不好。

新京报:后来网上掀起模仿大赛,你有看吗?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

阿朵:我以前不会花很多时间去了解短视频平台,总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这一次的意外出圈,也让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去看手机,刷了那么久,走进了这个世界。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个胖胖的姑娘,我觉得她跳得比我好,虽然她的身材不属于清瘦的,但她表演时很轻盈、很灵活,我觉得她不是在搞笑,而是真的在舞蹈,乐在其中。很多人的模仿都加入了自己的动作和表达,我觉得已经超越了我,他们很开心,所以我看的也很开心。

阿朵模仿大赛的部分作品截图

阿朵模仿大赛的部分作品截图

新京报:对模仿自己的网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阿朵:看到大家的模仿,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欢乐。我的表演,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也欢迎大家各式各样的互动,也许这样的过程中也会给我带来创作的灵感。同时对于有些人善意的不理解,我也表示理解。

责任编辑:陈泉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