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一群“奔六”演员的川剧复兴之路

广安日报 2021-07-06 12:38:25
A+ A-

图为大型革命历史川剧《信仰》剧照。本报记者刘秦君摄

邻水记者站刘伟本报记者王林

6月23日,成都市金牛区新声剧场,邻水县文化馆、省川剧院出品的大型革命历史川剧《信仰》连续两晚在此上演。这是两场“叫好又叫座”的演出,剧场内座无虚席,其中超半数是青年观众。

看至动情处,成都某高校历史系大二学生杨浩然热泪盈眶,《信仰》让他对川剧有了新的认识。“主创人员对服装、道具、舞美、唱腔进行了创新,赋予了川剧新的时代特征。”杨浩然说。

邻水县是川东人口大县,也是上世纪90年代初川剧兴盛之时的“高光地”。高光黯然褪去,邻水川剧一度濒临失传。如今,那批“高光”之下的演员临近60岁、即将退休,但他们不甘心川剧在他们这一代衰败,欲以《信仰》为起点,找回信仰,扛起广安川剧复兴大旗。

一次演出:找回了30多年前的那种成就感

长篇小说《红岩》里有一个响当当的角色叫许云峰,川剧《信仰》就是根据许云峰的原型之一,广安邻水人许建业的故事改编而成。该剧讲述许建业冒着生命危险在隐秘战线上进行革命工作,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最后英勇就义的故事。

去成都演出之前,6月15日,《信仰》在广安大剧院举行了首演。57岁的丑角演员温益怀做好了“出丑”的准备。因为自己已经快40年没登过这样的大舞台了,他对这场演出的上座率不报太大希望。

演出前一个小时,温益怀还找到师兄蒋晓明,“我这么久没演了,心里没底呀。”“这个剧是我们把传统和创新相结合的重大转型突破之作,观众一定能看懂,而且评价一定高,你放心大胆地演,演出自己的最高水平就行。”蒋晓明的一席话,让温益怀充满信心。

不出所料,演出十分顺利,整场演出,近千名观众鼓掌20多次。特别是蒋晓明饰演的许建业登上高台,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新中国万岁!”时,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

革命历史题材的川剧如何更加吸引观众?蒋晓明表示,《信仰》既注重传统川剧表现形式,又加入了新的元素。比如许建业与同志间的对话和其受刑都运用了传统的表现技巧。而许建业发展党员和最后就义时,则用川剧的唱词配上了《国际歌》的旋律,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另外,这部剧打破川剧传统固化的表演形式,将音乐剧、话剧、地方民歌、民间舞蹈融入其中进行再创作,并用一些地道方言和网络语言拉近了川剧和观众的距离。同时,配以现代先进的声、光、电技术,以歌舞演故事。

演出结束,温益怀告诉蒋晓明:“30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一次危机:最美好的年华没有干成最想干的事

30多年前,啥感觉?

温益怀清楚地记得,1979年,他15岁,通过层层选拔进入邻水县川剧团,成为一名丑角。三年学艺,正式出道,时值川剧黄金年代,一个月至少20场演出,场场爆满。

“每天就在重庆、成都等地的大剧场演,上午排练中午演,下午排练晚上演。”温益怀觉得,那是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那时的邻水县川剧团在全省都排得上名号,他走到哪里,就像现在的明星一样,特别自豪。

同样感觉自豪的,还有蒋晓明。那时的他,已经是邻水县川剧团的当红小生,他演的许仙、秦少游等角色深得观众喜爱,观众亲切地称他为“蒋秀才”。

演出多,自然收入高。蒋晓明记得,他们那时的月薪比副县级领导还高,这让他们更加具有成就感。

然而,变化总是来得太快,甚至没有给蒋晓明和温益怀任何准备时间。

1987年前后,川剧同其他地方戏曲一样,出现了生存危机。当时,大街上开始播放流行歌曲,不少人迷上了看电视、听收音机。蒋晓明发现,他们的日常演出,观众越来越少,票越来越难卖。

蒋晓明才意识到,属于他们的时代,即将结束了。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演出场次从每月20场减少到两三场,川剧团的运转出现困难,到手的工资越来越少,不少人家庭日常开支难以为继。

改行、转型、离开舞台,大家纷纷选择停薪留职,另谋出路。

1987年,温益怀远赴福建,从一名川剧演员转型成为架子鼓鼓手;蒋晓明自学普通话和流行歌曲,当起了主持人,还成为广安小有名气的本土歌手;大师兄罗建明则选择继续留在舞台表演,不过演的不再是川剧,而是话剧和小品。

人走、剧散,邻水川剧陷入断代。

“在最好的年华,没有干成最想干的事情,这才是终身遗憾。”温益怀觉得,20岁到40岁,本是一个川剧演员的黄金时间,而大家却离开了舞台,与梦想失之交臂。

各散五方之后,蒋晓明和温益怀都在等待自己被“召回”的那一天。因为,在他们心里,川剧这个魂还在,他们的梦想还在。

一次复兴:“传统+创新”让川剧代代传承

历史证明,优秀传统文化并不会被时代抛弃,反而会在与时俱进的演变中愈发有用。

川剧具有巴蜀文化、艺术、历史、民俗等方面的研究和认知价值,在中国戏曲史及巴蜀文化发展史上具有十分独特的地位,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国家也十分重视传统戏曲的保护和传承。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明确指出,对于加强戏曲保护与传承,支持戏曲剧本创作,支持戏曲演出,改善戏曲生产条件,支持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发展,完善戏曲人才培养和保障机制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和资金保障。

复兴邻水川剧,蒋晓明带着温益怀等10多个师兄弟回来了。不过,他们回归后的任务,不再是利用川剧演出赚钱养家。他的单位名称,已经从邻水县川剧团变为邻水县文化馆(邻水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中心),他们的任务是将邻水川剧文化传承发扬下去。

如何传承发扬?离开川剧舞台已经20多年,不少人技艺已经生疏。蒋晓明便带着大家,像40多年前刚刚拜师学艺那样,每天绑腿、扎马步、翻筋斗、练嗓子……经过大半年的训练,恢复到当年六成左右水平。

时过境迁。蒋晓明也意识到,现在演川剧,不能再像40多年前的川剧那样演了。“时代在变,观众的审美在变,我们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把现代文化元素融入川剧,才能让川剧有生命力。”蒋晓明说。

2018年,蒋晓明和大家推出回归后的首场大戏《南海李准》,该剧一炮而红,成为他们回归的正名之作。该剧在表现手法上,大胆融入地域文化元素,促进传统曲艺与现代表演有机融合,使传统曲艺焕发新的活力,拉近年轻观众与曲艺之间的距离。作为李准扮演者的蒋晓明,一个月瘦了20多斤。

除了在剧目上创新外,蒋晓明也在思考如何培养新一代的观众和传承人,让川剧更具群众基础。蒋晓明说,复兴川剧要从教育抓起,从娃娃抓起。邻水县已经在开展“川剧进校园”活动,每个星期开设两节川剧课,中小学生通过欣赏川剧脸谱、服饰、名段和动手绘制脸谱、展示表演等,激发对川剧艺术的兴趣。

文化艺术的传承,最重要的是接班人。今年58岁的蒋晓明表示,目前,该县正在积极争取成立广安市川剧院,招聘一批事业编制人员,尽快补齐断档42年的川剧演员队伍。因为,还有两三年,他们1979年入行的这批10多名川剧老演员就要退休了,接班人必须尽快到位。

责任编辑:梁弈文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