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童话大王”郑渊洁:守护“舒克贝塔”的喜与盼

新华网 2021-04-27 11:39:31
A+ A-

“舒克与贝塔”“皮皮鲁与鲁西西”……曾创作多个经典故事陪伴许多人童年的“童话大王”郑渊洁今年66岁。将作品视为孩子的他,从1986年便开始走上打击盗版、维护知识产权的道路,转眼间已走过30多个春秋。

30多年的时间里,有哪些令郑渊洁难以忘怀的维权经历?折射了中国知识产权怎样的发展历程?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记者对郑渊洁进行了专访。

“从跑书摊到足不出户维权,我作品的盗版书几乎被打没了”

被人抄袭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被伤害,不想再写了。”郑渊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上世纪80年代,创作出《舒克与贝塔》、创刊《童话大王》的郑渊洁无意中发现自己作品的盗版书,从此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辛的维权路。“作品是作家的孩子。我不允许我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凌晨两点半起床写作两小时至四点半,或是凌晨四点半写作到六点半,这样的习惯郑渊洁已坚持多年。从事文学创作40余年来,大量畅销作品问世,盗版书也随之而来。  

一生童话,半生维权。写作、维权几乎成了郑渊洁每天的必答题。刚开始,读者来信来电提供线索,他自己则一个书摊一个书摊地跑,看见盗版书就给监管部门打电话。后来,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重视和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多部门形成合力,共同助力维权,郑渊洁反盗版维权成效越来越好。

“有三起反盗版书案件,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深刻印记。”郑渊洁告诉记者,2006年,盗印《皮皮鲁总动员》案告破,相关部门收缴盗版书320万本,盗版金额超2000万元,8人获刑。“这起案件是我开始维权后,首次入刑的盗版书案件。对我而言是一种鼓励,坚定了我打击盗版的信心和决心。”

2011年,郑渊洁发现盗版书线索后报警维权。尽管涉案金额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最终只进行了行政处罚。但对郑渊洁而言,维权经验再下一城。

2020年,郑渊洁实名举报、多部门联合挂牌督办的一起涉及21家出版社、75种图书、总计100余万册、涉案金额近亿元的特大侵犯著作权案件宣判。主犯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案件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这起案件是我通过电商平台购买书籍发现线索,向相关部门通过电话、网络渠道举报完成,可以说是一次‘足不出户’的成功维权。”郑渊洁笑着说。

“每次维权成功,都会极大激发我的创作动力。现在,跟我作品有关的盗版书几乎被打没了。”郑渊洁告诉记者,从跑书摊到足不出户维权,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越来越大,作家的信心也越来越足。

新难题:“童话大王”再遇商品化权维权之痛

打击盗版书令人振奋,作品数量众多、影响力颇大的郑渊洁又遭遇文学作品角色的维权难题。

“当时的感觉是,怎么还能这样,让人防不胜防。”郑渊洁说。

1981年,郑渊洁创作童话《皮皮鲁与鲁西西》,在广大读者中引发强烈反响。2004年,我国中部省份一省会城市出现了一家名为“皮皮鲁”的餐厅。有读者来电询问郑渊洁“您开餐厅了”,问得他一头雾水。详细了解情况后,郑渊洁不得不开辟“第二战场”——向侵犯商品化权的行为宣战。

多方联系餐厅负责人主张权利未果后,郑渊洁又想了许多办法均未奏效。直到后来有关部门出台司法解释明确文学作品角色在先权益,此后,郑渊洁向国家相关部门递交了对该餐厅抢注商标无效宣告的申请终获支持,一场十余年的维权马拉松结束。

此后,郑渊洁又遭遇多起侵犯文学作品角色权益案件。经过长期维权,他渐渐熟悉了相关法律法规,对重点法条熟记于心,甚至能脱口而出。

2018年,郑渊洁收到一张判决书,在郑渊洁心里,这张判决书具有“里程碑式”意义、发挥了“定海神针”作用——判决对相关行政机关宣告某公司注册“舒克”商标无效予以支持。

判决书中这样写道:“诉争商标注册侵犯了皮皮鲁公司童话作品中角色名称所享有的在先权益,构成了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之情形。”

“判决明确了在先权利,为其他类案的判决做出良好示范,保护了作家的知识产权和创作积极性。”郑渊洁说。

对于这样的在先权益维权,郑渊洁坦言难度不小。但是郑渊洁对于在商标领域保护知识产权非常有信心。他认为,随着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越来越大,商标领域将会成为尊重知识产权的净土。

筑牢知识产权保护法治屏障

“作为知名作家,郑渊洁的维权经历无疑具有典型意义。同时,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事业的发展历程。”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会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曲三强认为,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民众对知产保护的意识不断增强,更多作家将会迎来更好的创作环境。

曲三强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一整套知识产权法制度,建立并完善了行政、司法、律师等一整套制度的组织建构和机构建设,培养了一大批从事知识产权事业的人才和队伍,这些举措对未来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但同时也要看到,随着科学技术、网络平台的不断发展,知识产权保护面临更多挑战。”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杨华权认为,例如与纸质书相比,电子书侵权所需时间和成本更低,通过网购渠道传播盗版书籍损害更大,这些都对监管提出更高要求。

业内人士表示,维权成本居高不下,知识产权专业性强所带来的举证难度大。此外,行政机关裁决与法院判决意见不同而产生的程序空转现象也值得关注。

杨华权等业内专家表示,对权利人个体而言,充分运用知识产权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多重法律体系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也可以采用商标注册、授权使用等形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除司法机关外,相关行政机关、行业协会、调解部门等,也可充分发挥自身作用,提升权利人维权效率,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良好环境。

责任编辑:陈玲玲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