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悬疑网剧高能烧脑,但都难绕开这个问题

北京日报 2020-09-18 11:37:53
A+ A-

近来,腾讯、爱奇艺、优酷三家视频网站分别出品的《摩天大楼》《非常目击》《白色月光》三部悬疑网剧已相继亮相,客观上说,这三部剧和以往作品相比各有优点,不乏创新之处。但是也存在一些共同的问题,那就是精神内涵、文化品质有所缺失,导致低于观众预期,观剧的热度不如以往。

悬疑网剧高能烧脑,但都难绕开这个问题

两大优点:

剧作结构创新和心理悬疑运用

网剧发展到今天,它与电视剧的优势与劣势对比已经比较明显。近期的这三部剧充分体现了这种优劣势的对比,它们最大的优点在于剧作结构的创新和心理悬疑的运用。

剧作结构向高度复杂化、反转化发展。《摩天大楼》在这一点上较为突出。通过主角钟美宝的非自然死亡事件,牵引出她周围的众生百态。每个涉案人都提供了一个不同的叙事口径,构筑了一种叙事迷宫,形成了类似一种“蜂巢”式的剧作结构,然后在故事发展的高潮再进行一次次颠覆性的反转——他们共同对警察实施了障眼法,整体不落俗套,看着非常烧脑。《非常目击》通过长江边小城发生的一起与20年前几乎一模一样的凶杀案,逐步编织出了沿着巫江发生的五起竹筏谋杀案,而主角警察山峰成为了仪式的最后一部分,一环扣一环,通过时间上的纵向、空间上的横向推理,一次次反转,最终推测出幕后真凶,剧作结构也比较有特色。

强化心理悬疑的叙事作用。这三部剧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人物的心理变化成为了剧集的一条隐含的重要叙事线索,不断推动剧情发展。人物的心灵成长与破案几乎同时完成,将网剧对心理悬疑的探索运用拉升了一个层次。《白色月光》是一部女性视角的心理悬疑剧,将最近大热的“她”题材与悬疑手法结合起来,以不断的跳切和空镜头的蒙太奇手法,通过海洋、花朵、猫等隐喻性的意象,用抽丝剥茧式的侦探方式,窥探结婚十年的中产夫妇的婚姻真实内幕。作品最大的特色,是以细腻的影像展现女性面对丈夫出轨时的焦躁、愤怒、压抑的内心,表现当下女性心理蜕变、找寻真实自我、构建女性独立意识的精神主旨。《非常目击》中加入了大量主角山峰的儿时回忆戏份,深入他童年时在案发现场的记忆噩梦,他在破案过程中不断战胜童年恐惧、战胜暴力带来的心理阴影和同学污名化带来的身份自卑,最终靠自我意志实现了对自我的疗愈,也成为破案的关键。

悬疑网剧高能烧脑,但都难绕开这个问题

两大问题:

文化内涵缺失与悬疑类型不到位

技大于艺,文化内涵缺失。最近的网剧发展,有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在技术上不断进步,但是在文化内涵上却有所缺失。这三部剧,表面上看两部破案剧,一部家庭剧,实则三部剧都与家庭紧密相关。在技术上不断向电影质感靠近,比如《摩天大楼》的剧作结构,将这种“罗生门”式的多视角讲述几乎编织得登峰造极,营造了一种巨大的叙事快感,但是有些是为了反转而反转,这样其实更容易造成逻辑漏洞,经不起推敲,而当创作者沉迷于这种叙事迷宫的搭建,就容易忽略对人性的深度表现。《非常目击》中的几场飙车追逐戏,视觉冲击力在国产剧中都是可圈可点,主角山峰在回顾20年前案发现场时,通过镜头的场面调度进行时空穿梭,手法颇具电影质感,但故事却和《摩天大楼》一样,浮于犯罪故事的表层。其实对比同样发生在西南的悬疑电影《寻枪》,后者却拍出了小人物在面对极限压力下自我牺牲的精神,既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又有对人性的深度拷问。《摩天大楼》的创作者没有好好利用起巫江沿线的人文风貌。20年的时间,这个区域发生了什么变化?时代发生了什么变化?人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都没有看到。

对悬疑类型的理解与把握不到位。今年是悬疑剧大热之年,是最惹人注目的类型。但,是否所有题材都适合悬疑类型?这几部剧有一个通病——对悬疑类型的贯彻不彻底,在类型化与作者个人化表达之间游移不定。《白色月光》的剧情有些老套,妻子发现丈夫出轨并离婚,这是否适合用悬疑的类型来表现?退一步说,既然选择了悬疑的类型,就应该遵循悬疑剧的手法,但是剧集中明显沉溺于导演自我的情绪抒怀,冲淡了悬疑感,让人仿佛在看一部冗长的爱情文艺电影,与悬疑网剧的定位不符。《非常目击》也存在这个毛病,尤其是周宇和叶小禾这条支线叙事过于拖沓,在手法上又太偏文艺,大段大段的文学化的台词独白在悬疑剧中略显矫情,与剧情主线几乎没有关系。我们到底是要看配角谈恋爱,还是要看主角破案?对悬疑类型不坚定,注定会成为败笔。

悬疑网剧高能烧脑,但都难绕开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怎样的悬疑剧

首先,悬疑剧需要温暖有爱的价值观打底。以今年豆瓣最高分悬疑剧《隐秘的角落》为例,它的成功首先得益于改编上的成功——将一本充满黑暗的小众的三流推理小说改编成了一部编、导、演俱佳的网剧,就在于它加入了警官老陈这样“麦田守望者”的角色,注入了温情底色。犯罪能不能表现?黑暗能不能书写?当然能,《七宗罪》讲了七桩残忍的犯罪,但它里面也有警察之间的友情,警察与妻子的爱情。悬疑剧可以展示阴暗的角落,但创作者需要对黑暗面进行艺术化处理,暴力与反暴力、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的缠斗,应以终极的爱力驱动,这是悬疑剧最基本的价值基点。

其次,提升悬疑剧的文化内涵。悬疑剧最大特色在于紧张刺激的剧情、扑朔迷离的解谜,追寻凶手的过程是最大看点。但是,所有的谜底终会揭晓,关键是要看追凶过程中体现出来的深刻人文关怀和真实的时代气息。悬疑剧创作者应该将视角放得更宽广一点,仅仅将反派罪恶归结于原生家庭、沉溺于技术编织层面,容易造成审美疲劳。像《东方快车谋杀案》《杀人回忆》作为经典悬疑探案电影,增加了历史背景和时代背景,就显得有深度,有厚重感。悬疑剧不能只是一次简单的探案过程,让观众能对社会存在与个体关系进行反思,既要有时空的宽广度,也要体现人性的深度。

最后,悬疑剧一定要坚守类型化叙事。观众看悬疑剧,怕案件不精彩,但更怕的是突然改变剧集风格,尤其是创作者个人情绪性的抒发和无关紧要的情感纠葛。很多时候只要涉及这两点,剧集节奏必然慢下来,于是变得悬疑不悬疑,文艺不文艺——这都是悬疑剧的大忌。悬疑剧一定要紧紧把握住探案的主线,人物、叙事、场景、节奏,都必须高度符合悬疑剧的叙事规律。这就要求创作者大量的创作积淀,摒弃私人化、情绪性的元素,把悬疑的发条拧得更紧,把悬疑的弓拉得更满,这样的悬疑剧才能击中观众内心,才会有更大的张力和爆发力。

(原标题:请把悬疑的发条拧得更紧些)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